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34.html


英租界王亚樵的公馆里,今天来了很多重要客人,身份最为重要的,便是此时坐在客厅沙发中央的一个脸略瘦,鼻梁上架着个黑框眼镜的男子,他叫陈铭枢,时行政院副院长兼京沪卫戍总司令,在旁边依次坐开的则是主人王亚樵、19路军将领蒋光鼎、蔡廷锴、天下会帮主安贝。


几个军政社会界的大佬聚在一处议事,实则因近日日方的一个决定,要在天长节(也就是日本天皇生日)在虹口公园举办‘中日淞沪战争胜利庆祝大会’,这个出自日本外相重光葵的主意,无疑刺痛了上海的华人,陈铭枢正是因为这事而动怒,秘密到了上海召集19路军的将领和王亚樵、安贝这样在上海颇有势力的大佬来商讨一下怎么让日本的这个节日不得安宁。


“他小日本并没战胜啊,也有脸面开这样的庆典”蔡廷锴发话道。


“但在老蒋的妥协下,我们的结局是失败的,签订的停战条约竟让中国守军撤出上海,而让日军进驻进来,所以,这个重光葵要搞这样的庆祝,也说得过去”安贝淡淡地道。


“哼,早知道蒋介石是如此的人,当初我便不当率19路军拥立他”陈铭枢愤愤道。“如今各位看看,有个什么法子,可以让日本人不愉快的”。


“这件事,便交给我,让我在庆典会那天去炸了那个虹口公园,不过还得19路军提供我威力巨大的定时炸弹”王亚樵道。


“恩,九光办这事我放心,这事就这么定了吧,有什么需要尽管向我和众位将军提”陈铭枢道。


“那天我也助王兄一臂之力”安贝说道。


“哦,安老弟,你也要参与此次行动?!”陈铭枢听了高兴地看着这个上海黑道的后起之秀,他既然能炸日本军舰,想必炸公园也有办法。


“虹口公园有九光兄操持便足够了,我只是在旁煽风点火而已”安贝笑道。


“安老弟,别卖关子了,你到底要在上海又要搞出什么名堂来?”蔡廷锴笑问道“是不是看哪艘军舰不顺眼又要去炸?”。


“嗨,上次是侥幸,日军现在防守的很严,,不过我倒有个办法,能把虹口公园庆典周围的防守的日本特务引开些”安贝道,现在他既无那样大威力的炸药,日海军吸取教训竟在军舰的周围安排有若干小船,自己要靠近军舰安炸药已不是那么容易。“我决定在南市召开对日军森田大队森田大队长的民众公审大会”。


“安老弟这主意好,我们是要好好审讯一下猖狂的侵略者,好好打压下他们嚣张的气焰”陈铭枢激动地道。


“也给我那边安全地混进虹口公园减轻了不少压力”王亚樵道。

…….分割线…………

“打倒刽子手森田!”,

“还我血债!”,

“坚决严惩日本侵略者”。

上海南市的街心广场,围满了数万民众,他们早在一周前就得知安贝故意放出来的消息,要在今天对生俘的日军一个大队长进行公审。


森田刚被几个士兵用枪架着出来,下面的人群就爆发出震耳欲隆的口号声,把森田脸惊得惨白。


也难怪,国人是如此痛恨日本,若不是下面早早有19路军的士兵围成一圈,维持秩序,那些民众学生早就打将了上来。


安贝事先就对这天的公审做了强密的部署,除外围有一个连的士兵手执枪支守卫外,人群中还混有100名携带驳克手枪和月形匕首的天下会人,他们都是第一期机枪队出来的老根底,无论枪法格杀都是一流。


而这茫茫的人海中,也早就混进日本特务。


一边日军在公园举行盛大的庆典,一边自己的军官又在这一头被中国人公审,这实则让日本方面很是难堪,想向中方政府抗议,但自己的庆典活动又申办在先,只能是牙打碎了往肚里吞。


不过日本对上海由川岛芳子组建的樱花特侦机构很有信心,上海的一二八事变的前奏就是这个川岛芳子策划和樱花机构干的。


川岛芳子?你不知道?鄙视你,日本著名的间谍之花,不知窃取了中国军方多少情报和干了多少破坏,那张大帅就是她派人炸的。


她的老师土肥原贤二告诉她,虹口公园的庆典,出席人物很重要,也是一个激励日军士气的庆典,因为刚结束的战争日军损失不可谓不惨重,正是要借助这样一个庆典,来抹平日军心中的阴影。


南市这边的公审大会,更重要,如果说放任中国人搞这样侮辱日本军人的公审会,那么同在上海另一处举行的庆典就一点意义也没有。


所以,川岛芳子一方面要费尽脑汁的做好虹口公园的保卫工作,一方面又要抽调人手来南市搞破坏,日本军方的意思,如能救出森田,最好,救不出,当场让他玉碎,以免给皇军丢人现眼。


“森田,你认罪吗?!”广场中央,由民众和学生间选出的“法官”在历数了森田的罪状后,对森田问道。


森田苍白着脸不置可否,昔日大日本皇军长官的辉煌,在这生死之际竟显得那样脆弱。


下面的日本特务可着急死了,本来一开场他们就要动手的,但现场的守卫实在太严,士兵们把前来围观的人支在远远地观看,混在里面的特务在这种距离外根本就没有一枪打准让森田玉碎的把握,更何况是冲上审判台救人了。


而且,颇有经验的他们,还发现不少安贝安插在人群里的“便衣”,他们明白,只要自己一动手,这些人身上藏着的枪就会抽出来把他们毙掉。


但这时已顾不得这么多了,因为这是审判大会的最后一项,如果森田在此时说出“认罪”,那么整个大日本帝国武士的脸面将不复存在,就算他宁死不屈,那么审判结束,森田被处决掉,公审大会顺利结束,对于日本的脸面来说,同样是一团灰。


“八嘎”人群中一个男子突然掏出手枪,对准了台上脚开始发抖的森田。


与此同时,人群里几乎有十几个人同时举起了手枪,枪口一致对准森田。


“砰砰砰”十几把枪同时开火,虽然距离有百米远,但这些樱花机构的特务精湛的枪-技,并且是这么多人同时朝一个目标开火,森田还是身中数弹倒下。


“砰砰砰”却是人群中另一伙人反应过来,朝那些举枪要玉碎森田的人开枪。


这些人正是安贝安插在人群里各个角落里的那100老根底机枪队员,枪法是不用说的,煞时把那些特务统统击毙。


“不要慌,不要慌”这时安贝却从台下走上,摆手势止住下面慌乱奔逃的人群道。“森田,你没事吧?”,他用日语对着倒在地上的森田问道,两个士兵上去扶起了他。


“我认罪,我认罪,我愿得到贵国的保护!”经历生死后的森田彻底软了下来,崔头丧气地道。


是下面日本特务的手枪威力太小?远距离不能把森田射死??当然不是,这些特务拿着的都不是本国产的王八盒子,而是德国强大的20响盒子炮。


森田身中数弹未死的原因是安贝事先给他换上了自己的那套穿越过来的防弹衣。二战时期的枪支岂会对这种穿甲弹都能防住的防弹衣有效果。


森田被抓后,一方面被安贝洗脑,一方面被他用各种不伤身体但足够折磨人儿的方法侍候森田,这些方法对后世那些久经训练的间谍都管用,何况只是个日本普通军官,不怕死和不怕被折磨是两回事。森田原本强大、固执、还有他那日本武士道精神在安贝用来对付间谍都管用的手段上,开始慢慢变得软弱,意志松垮,在审判台上被自己人开枪射击的一瞬间,彻底崩溃来了下来。


“轰”就在这时,虹口方向传来阵爆炸声,“王亚樵得手了”安贝听了兴奋得搓了搓手,明日全国的报纸上会有两则新闻,一是大日本军官服软投降,另一件事~~据历史上说,好像好多日本高官都死于非命了吧。

………..分割线………..

“芳子,我对你的特侦工作很失望,陆军大臣百川义则大将被当场炸死,外相重光葵重伤,摔死日租界商会会长岗村洋勇,共死伤了13位日本重要人物;而在同一时间,南市的公审大会顺利进行,并让我军军官森田当众认罪投降,这是丢尽了我们大日本的脸…..”樱花机构所在的公馆内,一男子在川岛芳子面前咆哮着。


“老师,是我失职,对不起”川岛芳子鞠躬道。


“算了,这杀手王亚樵在民国是有名的杀手,而那个安贝又是炸沉我军舰的上海著名黑帮天下会头子,对付这两个厉害的人物,还让你分兵两面作战,却是难为你了”男子道。“对了,那个叫安贝的,我早就叫你对他下手,怎么还让他活到现在”。


“老师,我已单独组织过对于安贝不下于十次暗杀,可他实在太厉害,有一次竟然边和我~~”说到这里川岛芳子突然脸色绯红一片,随即道“他身手很厉害,反应也很机警,芳子目前还杀不了他”。


“可不可以进行拉拢”男子突然问道“据说他很垂涎你的美色~~”。


“这工作我一开始就做了,他初来上海时我还帮了他很多忙,就在大日本海军要向上海用兵时,我欲跟之言明身份,将之拉拢过来,却不想得到了个情报”川岛芳子说到这眼含恨色“这个人平日里一副荒淫无度,也毫无什么爱国热情的样子,却被我调查到,他初来上海时毫无理由的当街杀了我们两个浪人,其动机竟是对我大日本的仇恨!再加上他接连巧用计谋连环除掉上海很多帮派这种与其纵跨子弟的表象不符的表现,令我想到这人是个很会伪装的人,这样的人很难对付,因此便电告军方上海战事一起便除掉这个日后会给我大日本帝国带来很大麻烦的人。”。


“恩,紧紧盯住这人,一有机会,立即除掉,并时刻小心,他会对我大日本进行哪些破坏”男子言道。


“这个放心,安贝并未对我起疑心,还很相信我,所以我也能从他身上获得一些情报如上海的19路军将要被调到福建去剿共,同时去的还有安贝手底下那支天下军,目前已被收编为19路军中的独立旅”川岛芳子道。


“恩,蒋介石真会帮忙,把上海这两个最大的麻烦给支走了,以后我们日本在上海更可以方便的做我们的事”男子道“好了,这次军部专门派我到上海来斥责你的这次失职,现在目的达到,我该回日本了”。


这男子是日本间谍界的教父,土肥原贤二,也是亲手栽培出川岛芳子这个二战著名间谍之花的老师。


“找机会一定得除掉安贝”老师走后,川岛芳子耳中回响着他临行前的嘱咐,心里不禁浮现出咖啡馆里安贝跟他一边圈圈叉叉一边把她黑龙会调来的一百多精锐杀手干掉的画面…….


每每想到此,除了下身自发的润湿冲动,更是一阵凉意,她那天贴在安贝身边,只能拼命地给力地让安贝爽以达到使他分心的目的,却不敢亲自下手,这是她执行行动时头一次感到害怕,尽管安贝处处都露出破绽,但这种种破绽又仿佛处处是杀机,并在无数黑龙会杀手在这种破绽中被除掉性命而得以验证。


所以整个行动,她除了尽心尽力地“卖肉”分安贝的神外,没敢有半丝异动,而安贝确实把主要的精力都用在和她圈叉上,偶尔空出来对付那些黑龙会杀手的一招一式是那么的随意和漫不经心。


这个安贝,若是杀手,一定很好很强大;在床上,也是个对女人很好很强大的“杀手”。川岛芳子心里对他作出这样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