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叫江淮 外传 第一百章

骆马湖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size][/URL] 十二月十三日,戴之奇的整编六十九师和胡琏的整编十一师同时从宿迁城向北进攻,两军裹在一起,给我军歼敌带来困难。整编十一师进占来龙庵后,胡琏命令部队止步。戴之奇贪功冒进,命令部队继续北进,于当日下午进占人和圩、昭店,嶂山、峰山、晓店地区,渐渐与整十一师拉开了距离。整十一师师长胡琏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


十二月十三日,戴之奇的整编六十九师和胡琏的整编十一师同时从宿迁城向北进攻,两军裹在一起,给我军歼敌带来困难。整编十一师进占来龙庵后,胡琏命令部队止步。戴之奇贪功冒进,命令部队继续北进,于当日下午进占人和圩、昭店,嶂山、峰山、晓店地区,渐渐与整十一师拉开了距离。整十一师师长胡琏抢先给徐州绥署主任陈诚报功,陈诚在电话中说:“向你表示祝贺,胡师长,但暂时不要报告委座,等战役打完再报不迟。请你老兄守住阵地配合六十九师作战,明白吗胡师长?”

胡琏正在听陈诚的讲话,说:“明白,我领会陈长官的意图。”他放下电话,问随身副官:“戴师长那边情况如何?”副官说:“戴师长现正向北继续进攻。”胡琏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奸笑。他命令副官:“命令部队坚守阵地,不得随意进攻。”

陈诚是胡琏的老长官,同属陈诚的土木系。整编十一师即是原陈诚的十八军改编而来。因此胡琏要先给老长官报告。戴之奇在军中素无渊源,只因得到蒋介石的赏识,才得到整编六十九师师长的位置。他的六十九师进占人和圩、邵店之后继续向峰山等宿北腹地进攻。他不与陈诚、胡琏是一系,所以只有给徐州绥署副主任吴奇伟打电话,他为什么不先给蒋介石打电话表功呢?因为在战场上越级报告是兵之大忌,这一点戴之奇还是知道的。吴奇伟接到戴的表功电话,打起官腔说:“戴师长,祝贺你成为宿北战场上第一个为党国立功的将领,希兄一鼓作气。我定在委座面前为你请功。”戴之奇在电话中感谢:“是,吴主任,兄弟决不负重望。”给吴奇伟打完电话,他在宿北人和圩的师部指挥所里徘徊。他的副师长饶少伟明白戴之奇的心思,上前献计道:“师座,您看要不要给校长打个电话,或干脆直接发个电报。”戴之奇正愁这事,但他怕得罪吴奇伟,就对副师长饶少伟说:“这不太合适吧,我已向吴奇伟报告过了。再越级报告给老头子,别到头来弄得我里外不是人。”饶少伟不以为然:“明天南京就要召开国民党大会了,我想委座是不会生气的,您和委座是师生关系,在老头子面前,他吴奇伟怎么能和你相比呢?”

戴之奇一听在理,他命令副官:“给委座发报,现正向峰山进攻,特告知,并遥祝国民大会顺利,学生戴之奇敬呈。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十三日九时。”蒋介石接到此电报,恰巧陈诚就在身边,他高兴地对陈诚说:“之奇不愧为我的黄埔学生。”一旁的陈诚察言观色说;“委座,戴之奇的确是党国难得的人才,其实胡琏的十一师中午就打到了指定位置,给我打过电话,请我向委座转告。我劝他说,这只是宿北战役的开始,等战役胜利结束后,我会在委座面前为你请功的。”蒋介石听完愈加眉飞色舞;“好,打完这一仗,我亲自给他俩受勋。”

在宿北司吾山内的一处山洞内,华野最高指挥部即设在这里,陈毅粟裕二位首长正伏在军用地图前研究敌情。粟裕指着地图给陈毅看。粟裕说:“老总你看,我军当面之敌整编六十九师急速冒进,戴之奇这家伙抽疯了。其师部随六十旅进占人和圩后,命令其四十一旅进攻苗庄,命令预三旅正向我指挥部方向展开进攻,我山野(原山东野战军简称)八师正在峰山与敌预三旅激战。其它部队也在接敌并与敌激战中。

“敌整编六十九师向北突入我军纵深,已与十一师拉开几公里的距离,我军包围消灭六十九师的时机到了。”陈毅听完粟裕的讲话,笑呵呵地说:“明天,也就是十五日,是蒋介石召开伪国民大会的日子。戴之奇疯狂北进,是想给其主子蒋介石的伪国民大会献礼。我看戴之奇此番在宿北之战不是献礼。是给蒋介石抢孝帽子吧!”陈老总幽默的话逗得在场粟裕等一些我军将领、参谋们哈哈大笑。笑声中,陈毅对粟裕说:“粟副司令,下命令吧?围歼六十九师活捉戴之奇这个龟儿子。”粟裕下令:“一纵叶飞部、八师何以祥部于十五日拂晓前进至新安镇以南、新店镇以北完成结集;七师谭希林、曾希圣部拂晓前进至西鲍圩渡过沭河,控制宿新公路及司吾山地区;二纵韦国清部于十五日拂晓前进至韩集保安圩、泰山地区完成结集,警戒敌十一师东犯沭阳;九纵张震部在叶海子、来龙庵一线构设阵地,割裂敌六十九师与整十一师联系,并迟滞敌十一进攻,掩护宿北战场侧翼;命令一师从苏中兼程北上到宿北参战……”

在宿北战场上直接参战的我华野主力达二十四个团,这还不算地方部队和担任战场警戒的掩护部队。

十五日,在我各部的勇猛打击大,敌六十九师全线溃退。戴之奇命令收缩阵地,整个六十九师已被我军分割包围。

华野一纵的阵地设在宿北新店镇一带。纵队司令员叶飞正等待指挥部的命令。一纵作为这次宿北战役我军的一个铁拳,随时准备出击,给六十九师一个猛砸。命令一直没有下来,叶飞心急火燎,他离开指挥部,到附近的阵地转转。等待命令的战士们也急了,问叶飞:“司令员,什么时候开始打?”有的说:“首长下命令吧!”叶飞还得安慰战士们:“同志们不要急,现在的任务是吃好睡好,养好精神。”战士们回答:“是,首长。”叶飞问战士们:“同志们都吃过饭了吗?”一个战士老实回答:“我们一天没吃饭了。”“怎么不让吃饭?”叶飞问。那战士回答:“因为我们一直在等待命令,怕饭做好后,命令下来了我们来不及吃。”叶飞看着这些可爱的战士说:“这怎么能行,要是三天不来命令,我们就得饿三天肚子吗?”他对身边的参谋说:“通知下去埋锅造饭。”做饭的命令下达,阵地上冒出一股股炊烟,饭香、菜香也在阵地上来回地飘,各旅团营连饭都做好了。一万多人准备开饭,这时粟裕的电话打来了,命令叶飞:“北犯的六十九师在我军的打击下正向南全线溃退,司令部决心全线追击,命令一纵即刻向井儿头、曹家集一线穿插出击,并与该线以东的二纵韦国清部会合把撤退的敌人封死消灭。”叶飞接到命令即命令一纵各部:“第一旅抢占井儿头,第二旅进攻晓店镇,第三旅直插曹家集,纵队司令部随二旅行动。”饿了一天的纵队官兵抓起饭团边吃、边集合、边开拔。菜太热炊事员只能忍痛倒掉,收拾炊具随部队行动。

一纵的一旅到达井儿头,没有发现敌人有溃逃的迹象,二旅到晓店镇遭敌阻击,三旅沿骆马湖进至曹家集以西位置。三旅来电报告:“叶司令,经查明曹家集发现敌整编十一师部队,附近敌人没有撤退征兆。”叶飞命令与韦国清联络,二纵回电言称:二纵攻击前进,至来龙庵西南时,没有发现敌人溃逃或败退,故二纵已撤回原来阵地。叶飞得知异常恼火:命令围堵六十九师却遭遇到敌十一师强敌。叶飞命令“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