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强的“姐弟念”71岁老翁迎娶96岁老太 自称是第一个老婆

昨日,永川区,钟陈氏(左)和潘自才老人在自己的新房合影留念。 记者唐浩 摄


华龙网讯(记者 王松南 实习生罗婧)今年96岁的孤寡老妪钟陈氏,是永川区陈食镇敬老院年纪最大的老人。本月5日,她终于在迟暮之年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敬老院里71岁的潘自才老人带着她办理了结婚手续。昨日,记者来到该敬老院,听二老讲述了他们的故事。


敬老院里有间10平方米婚房


陈食镇敬老院成立29年了,陈旧的底楼有一间屋子特别醒目:门上贴着一个大喜字,门窗比别的房间都要干净。这就是潘自才老人和钟陈氏老人的新房。


新房10平米左右,显得干净整洁。床上有红色床单、红色被子和印着喜字的大红枕头。潘大爷笑呵呵地把记者迎进屋里,笑容一直出现在他沟壑纵横的脸上。“你看,这就是我们的结婚证。”老人激动地拿出结婚证,证上显示他们结婚日期是2011年1月5日。潘大爷把钟老太太扶到椅子上坐好后,将暖手器塞进她的怀里,对记者说:“这是我的第一个老婆,我要照顾她一辈子。”老太太由于听力下降厉害,听不见潘大爷的话,但从她眼眶里含着的眼泪可以看出,她很激动。


结婚酒席办了十二桌


“办酒那天好热闹的,我们一共办了12桌。”潘大爷说,1月10日那天,敬老院里的老人以及镇上闻讯赶来的街坊,都来为他们的新婚道喜。敬老院出钱在院子里摆了12桌喜宴,潘大爷也拿出了自己省吃俭用挣来的400元钱,买了酒、香烟、瓜子招待客人。


中午12点,两位老人站在大红喜字底下,院长和特意赶来的村委书记为两位老人证婚。从当天拍的照片上看,潘大爷牵着钟老太太的手特别激动。钟老太太由于年纪太大,虽然意识不太清晰,但是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微笑。“那天我都快喝醉了,好久没那么喝酒了。”潘大爷回忆说,当天自己买的12瓶白酒和7斤散装老白干都喝完了,自己至少喝了不下半斤。


两个老人经历都坎坷


为什么要娶比自己大25岁的老太太?对此,潘大爷只说了一句话:“只是想照顾她。”


据了解,潘大爷3岁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也没有别的亲人。由于穷,没有姑娘肯嫁给他。10年之前,他摔断了右手,失去了劳动能力。后来,生产队安排他住进了敬老院。潘大爷表示,如果不是遇见钟老太,自己可能会孤单地走完一辈子。


“其实,老太太的身世也悲惨。”据敬老院的罗院长介绍,钟老太小时候流浪到陈食镇,被当地一户姓钟的人家收养,后来她嫁给了同村一个姓陈的男子,自此才有了一个不算名字的名字——钟陈氏。


由于不能生育,老太太20岁的时候被夫家赶出了家门。之后的几十年,钟老太太一直在钟家当佣人,没有再嫁。直到1982年敬老院成立,她才被送到了敬老院。在敬老院里,钟老太认识了她的第二位丈夫杨益辉,两人在1996年成为夫妻。罗院长称,杨大爷对钟老太太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但不幸的是杨大爷在2007年离开了人世。


办结婚证 更方便照顾她


2007年杨大爷去世后,年过九旬的钟老太无法承受丧夫之痛,经常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和情绪,不时伤人或自残。为此,敬老院的管理人员伤透了脑筋。后来,隔壁房间的潘大爷见其可怜,开始照顾起她。说也奇怪,老太太只听潘大爷的话,她一有需要就大呼:“老子儿(潘大爷的外号)。”慢慢的,潘大爷开始照顾起老太太的饮食起居,为她洗衣服,牵她逛街……从2008年至今,3年时间过去了,现在的两位老人谁也离不开谁。


“要是不扯结婚证,我这样照顾她不得体啊。”潘大爷说,要名正言顺地照顾她,陪她走完余生。


老太逐渐爱吃“醋”了


现在,两个老人已经住在了一起。潘大爷告诉记者,钟老太脾气特别犟,敬老院里谁都拿她没办法。老太太已经96岁高龄,但一直喜欢逛街,谁也劝不住。只要天气好,潘大爷都会牵着钟老太上街,陪她走走。


钟老太平日几乎不说话,但她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潘大爷不在她身边,而且大家还发现,老太太最近逐渐爱吃“醋”了。潘大爷一直是个热心人,只要他有空,常常帮院里手脚不便的老太太们提东西、洗衣服。结婚后,老太太们要找潘大爷帮忙就很困难了。有一次,潘大爷帮一个老太太晾衣服,钟老太太不高兴了,拉着潘大爷就往屋里拖,弄得大家当时十分尴尬。


老太卖废品给他买糖


钟老太一直有外出捡垃圾卖钱的习惯,这也是她唯一的收入。罗院长很担心,害怕老太太出去摔伤,多次要求她不再出去捡垃圾,可老太太根本不听,常常趁大家不注意偷偷跑上街。


和潘大爷在一起后,潘大爷曾将自己的钱塞给她,让她不再出门。然而,她还是会不时偷偷出门捡垃圾。每次回到敬老院,她都会将卖废品换得的钱塞进潘大爷手里,用不太清晰的话语说:“拿去称糖。”说到这里,潘大爷含着眼泪对记者说:“不管她怎样,我要让她感受到九十多年来从未感受过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