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国护士与日本战犯的故事

kamkwomgho 收藏 2 1133
导读:我一直在收集中国民众对日本侵略者宽容的事实依据,看到中国护士焦桂珍护理日本战犯武部六藏的故事,十分感动,因此推荐给大家一起阅读。 武部六藏于1940年7月至1945年8月任伪满洲国国务院总务长官,是日本制造的伪满洲国的“太上皇”。 武部六藏1893年生于日本石川县,1918年东京帝国大学法学部毕业,被日本当局看重提升为秋田县知事,可以说身居高位。侵华战争期更官运亨通,1935年任日本统治我旅大地区机构“关东局"司政部长,次年升“关东局"总长。1939年任阿部内阁企划院代理总裁,1940年到中

我一直在收集中国民众对日本侵略者宽容的事实依据,看到中国护士焦桂珍护理日本战犯武部六藏的故事,十分感动,因此推荐给大家一起阅读。

武部六藏于1940年7月至1945年8月任伪满洲国国务院总务长官,是日本制造的伪满洲国的“太上皇”。

武部六藏1893年生于日本石川县,1918年东京帝国大学法学部毕业,被日本当局看重提升为秋田县知事,可以说身居高位。侵华战争期更官运亨通,1935年任日本统治我旅大地区机构“关东局"司政部长,次年升“关东局"总长。1939年任阿部内阁企划院代理总裁,1940年到中国更一步登天,担任伪满洲国国务院总务长官,名义上辅佐伪满洲国总理行使职权,实际上他的权力在伪满洲国政府中超越一切,被称为伪满洲国的头号“太上皇”。

1945年苏联红军对日宣战后,关东军被苏联红军打得溃不成军,武部六藏和吉冈安直先带溥仪逃往通化,又乘小飞机飞往沈阳,尚未来得及换大型飞机,苏联飞机神速赶到,他和溥仪被苏军扣留,作为战俘押往赤塔,转押伯力关进第45特别收容所。

武部六藏在伯力重病不起,1950年7月苏联向中国在绥芬河移交战犯时,他是用担架抬来的唯一重病号,那时面色苍白,奄奄一息,中国战犯管理人员本着高度人道主义精神,对他精心治疗,终于从死亡线上把他抢救了过来,保住一条性命。

那时候,武部六藏顽固异常,不但不向中国医护人员称恩答谢,反而在军国主义思想驱使下自吹他当伪满洲国太上皇,是“帮助满洲国建设”,“不但无罪,反而有功”,直着脖颈叫嚷什么“我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满洲国的利益,为建设王道乐土”,还亲笔起草了一部共130条的日本战后新宪法,野心勃勃准备回国与岸信介竞争日本首相,妄图卷土重来侵略中国。

岂知天有不测风云,仿佛是对武部六藏死不改悔的报应,1952年的一天,武部六藏突发脑血栓,突然间跌在监房床上,一下子昏迷过去,病情危笃。抚顺战犯管理所医务室对其全力抢救,任何贵重药都可以用,硬是把武部六藏从死亡线上抢救了过来,但却半身瘫痪,嘴歪眼斜,只能在床上休养,成了管理所的大包袱。

日常护理武部六藏的任务交给了年轻护士焦桂珍。她一日三餐,细心喂养,武部有时把饭菜像水箭一样全喷出来,喷焦桂珍一身一脸。她忍受着呕吐和痛苦擦把脸,怀着强烈的责任感,重新用毛巾把武部六藏吐的东西收拾干净,再慢慢给武部喂饭。

武部长期大小便失禁,焦桂珍从不嫌弃,还经常给他做床上浴,坚持天天用酒精、滑石粉擦拭全身,竟使四年一直卧床的人没有生褥疮。

武部六藏看自己一天天胖起来,焦桂珍却一天瘦下去,他感动得哭了,拽住焦桂珍的手连声说:“你大大的好,我的女儿的一样!谢谢!谢谢!”

武部六藏是日本对中国东北实行殖民统治的首要战犯,但鉴于他健康状况对其进行了与众不同的审判。武部的律师关梦觉、赵敬文于1956年6月28日向特别军事法庭审判长贾潜提出申请:“我们于本月25日接到特别军事法庭通知,指定我们为武部六藏的辩护人。我们于接到通知书后,除查阅了有关案卷材料外,于6月27日会见了被告人武部六藏,在会见时被告人提出他长期患有严重的瘫痪症,不能坐立,到庭候审有很大困难等。鉴于被告人的身体健康情况,本着我国一贯对于日本战争罪犯的人道主义精神,我们特请求法庭考虑,对被告人武部六藏进行就地审判,免予到庭候审。是否可行,敬请裁定。”

第二天,贾潜审判长即做出裁定:“因被告人武部六藏身体有病,到庭确有困难,申请予以就地讯问,本庭认为申请人的申请有理由,准予就地讯问,特此裁定。”中国特别军事法庭派法官杨显之到武部六藏病床前进行审理,此前派辩护律师与他谈话为其辩护,这一切都使武部深受感动,承认他1940年7月到1945年8月,担任伪满洲国国务院总务长官,名义上辅佐伪满洲国国务总理行使职权,实际上他的权力在伪满洲国政府中超越一切,通过“火曜会”统治东北,是伪满洲国的头号“太上皇”。

武部六藏供认在任伪满洲国总务长官期间,先后主持、策划、决定、领导推行《治安维持法》、《思想矫正法》、《保安矫正法》、《时局特别刑法》等罪恶法令,对东北人民血腥屠杀,还多次实施"治安肃正",制造了许多血腥惨案,又在热河地区制造无人区,毁灭和平村镇,驱逐无辜百姓,仅1943年春季到秋季,就在热河地区驱逐我国和平居民18万户,建立了3000余个"集团部落"即变相集中营。

武部六藏供认他作为伪满洲国“太上皇”,为大肆掠夺我东北物资财富,策划并推行《日满华经济建设联系要纲》、《战时紧急经济方策要纲》等一系列法令,确定伪满洲国按照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意图进行生产,把东北建成日本侵略战争的物资供应基地,从东北掠夺走钢、铁、煤、石油、轻金属等军事战略物资,又进一步加强物价统制,降低人民生活水平,榨取人民的财富。1943年8月,他主持制定、推行《金属类回收法》,强迫东北人民献铜、献铁,强制征收日用金属制品110余种,连家里的门环、铜匙、铁火盆等日常用具,也被武部六藏命日满伪军搜刮去制造杀人武器,连承德离宫的铜殿等历史文物也被掠夺破坏。

为从东北大量掠夺日本侵略军队急需的粮食,武部六藏供认他以伪满国务院总务长官身分,策划、制定并大力推行《粮谷管理法》、《农产物管理法》等一系列法令。一到收获季节,就四出乱窜,挨户搜查,用拷打、逮捕、囚禁等残暴手段,从农民和城市居民手中抢夺粮食,甚至连种籽和口粮都被抢走,许多人被活活饿死。

为把东北建成侵略中国内地和东南亚并进攻苏联的军事基地,武部六藏供认策划并推行《劳务新体制确立要纲》、《劳动统制法》、《国民勤劳奉公法》、强迫东北人民充当劳工、修筑军事工程,许多人在军事工程完工后以保密为由被全部杀害;他下令把东北18岁至50岁的男子编入“国民勤劳奉公队”,从事看守桥梁及其他军事性劳役,大批人被折磨而死。

从1941年起,武部领导推行《国兵法》,驱使东北地区青年充当日本侵略战争的炮灰。

在沈阳军事法庭上,伪满洲国厚生部大臣金名世揭露武部六藏在东北推行烟毒政策的罪行:武部六藏认为鸦片是巨大财源,又是弱种亡身的工具。他自1940年7月当上伪国务院总务长官后,极力推行鸦片毒化政策,毒害中国东北人民。日本发动太平洋侵略战争后,由于鸦片的用途更为广泛,他同掌管鸦片经济的总务厅次长古海忠之,决定实行扩大栽种罂粟的地域和面积。1943年2月,武部六藏以“中央”政府名义下达的秘密指令,从1943年起,除热河省和兴安两省仍旧继续大量栽种罂粟外,指令吉林省栽种500公顷,1944年增加到1000公顷。武部同时指示实行“集团栽培”方法,就是限制在一个地方种植不许分散,这是武部六藏为便于“满洲国”政府监督、管理和收买而防止鸦片流出所采取的毒辣手段。当时伪满洲国政府当每年在鸦片成熟收割时,由经济部发表强行收卖的“指定价格”,以最低的价钱把农民生产的鸦片全部掠夺到手。一部分由奉天(沈阳)、锦州、绥化等十余处鸦片烟膏制造厂制成烟膏,做成烟形,由禁烟总局发交各市、县、乡“烟管所”,再以更高的价钱卖给已登录的鸦片瘾者,榨取金钱,毒害人民。这种“烟管所”自1940年禁烟总局成立后,由原来的鸦片零卖所演变成官卖,统共1800多个,对东北人民所受的损害是无法估量的,仅就鸦其中毒的人来说,据禁烟总局1940年实行鸦片瘾者登录,当时登录鸦片瘾者近100万人,吗啡瘾者4万余人。据禁烟总局的统计,自1940年实行鸦片瘾者登录后,到1944年共5年,已登录的鸦片瘾者和吗啡瘾者中毒而死的有7万余人。武部六藏承认了其实行鸦片毒害政策,使中国东北人民生命财产遭受严重的损失的事实。

武部六藏还供认在任职期间,还主持策划、决定修改、推行《出版法》《满洲国通讯社法》《新闻社法》等反动法令,加强伪满国务院总务厅弘报处,对东北人民实行恐怖统治,妄图泯灭东北人民的民族意识,以这些法西斯法令把几十万东北人民投入监狱,许多人被残酷折磨而死。

中国特别军事法庭认定武部六藏在日本侵华战争期间,犯有执行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政策,支持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在东北操纵伪满洲国傀儡政府,篡夺中国国土主权,违反国际法准则和人道原则,主持决定和推行镇压、奴役、毒化、奴化中国人民和强征兵役劳役、掠夺我国东北地区物资、搜刮人民财富的各种政策法令,实施“开拓移民”强占农民土地的罪行,因而判处他有期徒刑20年。武部六藏感激涕零说:“我应当判死刑,至少也得判无期,不料只判20年,还将过去的关押抵刑期,这是太宽大了,谢谢!谢谢!”

更使武部六藏高兴的是他马上接到了1956年7月21日由审判长贾潜签发的特别军事法庭“假释”的裁定书,激动得热泪盈眶,双手掩面而泣!并郑重表示:“我回国以后,一定为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事业与和平事业,贡献余生!”

焦桂珍要把武部六藏送到天津,武部六藏几次要起来感谢她的救命之恩,都被焦桂珍拦住婉言谢绝了。

焦桂珍跟着专车把武部六藏送到天津港,久别重逢的武部夫妇在一家医院见面,武部六藏二话不说,首先把焦桂珍介绍给妻子武部歌子说:“这位小姐端屎端尿侍候了我4年,没有她的照顾你我今天是不能见面的。”武部六藏滔滔不绝地讲起焦桂珍精心护理他的动人事迹,讲其他几次病情恶化,都是焦桂珍细心观察他的病情变化,几次及时发现异常,马上与医生联系抢救,才把他从死亡线上挽救了过来,不然,他就上西天了。其他吃喝拉等一切生活细节都不能自理,全靠焦桂珍精心照料,称赞焦桂珍体现了中国人民的传统美好情感,使人永世难忘。

武部歌子听得热泪横流,她抱住焦桂珍放声大哭,感谢她代表中国人民精心照料他的瘫痪丈夫,感动地一遍遍述说:“大大地感谢中国政府!大大地感谢中国人民!大大地感谢焦桂珍小姐!”武部歌子陪丈夫登上“兴安丸”告别中国,武部六藏感慨万千地对新华社记者说:“当我坐上自己国家的船即将回国的时候,我不知道用什么话感激才好。我亲自经历了战争的痛苦,我希望中日两国能迅速恢复邦交,我回国后要为反对战争和维护世界和平而工作。”

回国后,武部六藏一家都成了中日友好的促进者。

这个故事同时也是对日本右翼势力美化侵略和殖民统治,鼓吹“满洲发展”,声称“满洲事件使满洲变得非常稳定,发展速度是中国的好几倍”谬论的用力驳斥!!!

白珉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