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匪事之三千胡子兵 正文 第六章 战斗开始

腰里别小勺 收藏 0 6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7.html


女人还是坐在那没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呆呆的坐着。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子里的煤油灯因为没有了灯油也独自灭了。大双飞在熟睡中翻了下身。正好面对着女人。女人借着炉子里的的光芒,静静的打量着大飞。

大飞在绿林里一直名声很响,女人是绿林中人自然听过大飞的名号。而且曾几何时还把大飞在梦里思念过几回。每一个女人在心中都有着对男人的幻想,正所谓哪个少女不怀春!!

此刻看着眼前这个真实的男人,这个在胡子窝里把自己当成物品赢回来的男人。这个为了救自己而受伤的男人,这个曾经出现在少女时梦里的男人。女人竟有些呆了。似乎回到了梦里,慢慢的挪过去身子。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大飞的络腮胡子。硬硬的胡茬子摸在手里传来刺啦啦的感觉。大飞似乎非常受用这种感觉。竟不自觉的哼了一声,似乎在梦中梦见了母亲正用她的老手抚摸着自己的脸。温暖无比。

女人嘴角微微上扬。感觉自己春心一荡,慢慢的俯下身,在大飞的嘴唇上轻轻地啜啦一下。

大飞被这突然地柔软惊醒。眼前白皙的双颊,此刻却染上了嫣红之色。看着尽在咫尺的花容月貌。不自觉地把嘴唇凑了上去。女人本还沉浸自己勾勒出在美妙之中。竟没发现大飞已醒。直到大飞的嘴唇吻在了自己的嘴唇之上。才有所察觉。女人嘤咛了一声便热烈的回应着大飞的双唇。两只躯体慢慢的纠缠起来。在忽明忽暗的炉火中慢慢的交融。慢慢的走向啦禁区。

再突破所有的一刹那。两个人竟不约而同的说道。慢点。疼。。。。。。。。

榆树屯高家大院。

在墙上望风的胡子突然一声大喝,“什么人?”

一阵枪声便吞没了他的喊叫声。

大双枪向着手下一摆手,带领着众胡子登上院墙,向下一看,雪地上黑压压的一片穿着蓝色制服的皇协军。大双枪抬手两枪,打倒了前边跑近的两个伪军。对着身边的胡子喊道,“是二狗子的队伍,都给我狠狠的打。”

边上的王秃子和孙矬子此时已经架起了重机枪。

哒哒哒。。。。两道火舌喷涌而出。顷刻间雪地上的伪军像割麦子一样被打倒了一排。

远处上岗上鬼子的机枪也几乎在同时响了起来。几个探出身的胡子被机枪子弹打在身上,强劲的冲击力把他们的尸体打下墙头摔在地上。发出几声沉闷的砰砰声。

胡子枪法极准,再加上机枪的扫射,转眼间跑在前面的二十几个伪军就被打倒在地。剩下的伪军一见,急忙转过身子向着山岗之上跑去。

大双枪用望远镜想远处的山坡上一望,心下一凉。道,”岗上都是小鬼子。叫兄弟们准备好。上马突围!!“

正在此时左右两边的枪声大作,守护两边院墙的胡子大声的喊叫着,“大当家的,这边也有大杆子[兵]...”

“这边也是,不行,大杆子太多了。顶不住了”

大双枪把王秃子和孙矬子分别派到两边的院墙之上。一阵急促的机枪响后,局势稍稍稳定下来。伪军暂时被压制在墙外,一时半会攻不进来,水蛇腰来到大双枪身边,道,“大当家的。后院没动静。你带着兄弟们先从后院撤,我带几个兄弟先抵挡会儿!!”

大双枪伸手就是一巴掌,骂道,“你虎咋地,这是山里逮畜生的法子。哪的动静搞得越大,哪的人越少,哪越没动静,那里保不住都是陷坑猎网,就等着你伸着脖子往里头钻那!!叫兄弟们都上马,出门奔正西,我和王秃子孙矬子给你们打掩护。”

水蛇腰一听急忙道“那咋行?大当家的带着兄弟先撤,我们三个打掩护。”

大双枪过来就给水蛇腰一脚,“他妈的我还没死那,说话就不好使了是不,我叫谁撤谁就给我撤,回去告诉大飞兄弟。这个仇不着忙报。点子扎手[对手强]”

水蛇腰不敢再说啥话,带领着小胡子们骑上战马冲出院门直奔西边。。。。

与此同时西院墙上的两挺重机枪发出了愤怒的火舌。。。

嗡。。一声尖叫划破夜空。由远及近。

大双枪大喊,“鬼子的大桑[炮]快趴下…”

轰。轰。。。

还没等大双枪的话喊完,两颗炮弹正落在马队之中,顷刻间人仰马翻。几十个胡子倒在了血泊之中。

被炮弹炸起来的雪面子随风飘散。形成一道道雪雾,雪雾之中十几匹战马冲了出去。直向正西奔跑而去。。。

孙矬子一见地上横七竖八的胡子尸体,双眼冒火,抱起来手里的机枪,站起身子向着小山岗上的鬼子就是一梭子子弹:“小日本。我*操*你祖宗!”

巴沟!!!一颗子弹划破空气,正打在孙矬子的胸口处。猛烈地冲击力把孙矬子打飞下了墙头,大双枪跳下墙头,扑在孙矬子的身上大声的呼喊着。摇晃着。孙矬子没再说话,回答他的只剩下地下的一洼子血!!

嗡嗡又是两声尖叫。两颗炮弹落进高家大院,王秃子飞身把大双枪扑到,压在身下。。。

轰…轰…

有一颗炮弹正落在关着高家老小的那间房子上,轰的一声,房梁被气浪掀起十几米高落了下来,上边还粘着不知道是谁的内脏,看起来令人发呕。

大双枪和王秃子趴在院子之中,双手抱头。感受着一发发炮弹在周围爆炸。气浪掀起冻得绑硬的泥土砸得二人一阵阵嚎叫。。。。

老爷岭大飞房内的战斗也在继续着。。。

在一阵狂风暴雨般的进攻之后,大飞感觉身体一空,慢慢的停在了女人的身上…

一番云雨过后,女人躺在大飞的怀中。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大飞的胸膛,缓缓地讲着自己的身世,

女人姓刘名妮,家在热河省,14岁那年老家受灾。不久之后父亲又得病去世,

母亲带着她和妹妹来投奔黄龙府的叔叔。结果在路上遇见胡子,在奔跑中与母亲失散。自己被胡子绺子抓去。绺子大当家的看她像自己被日本人杀害的女儿。就把她留在了身边当女儿一样的照顾。

后来大当家的在一次砸响窑时意外辞世。二当家的对他有非分之想。欲施暴与她,她便逃了出来。成了单搓的的胡子。一路打听母亲和妹妹的消息来到亮子阵,结果和大飞绺子里的兄弟发生误会,出手打伤了大飞绺子里的兄弟,正巧被路过的大双枪绺子所擒获,送到大飞的绺子里。女人把身世娓娓道来,一会紧皱眉头。一会潸然泪下。

使大飞深深动容。如果说刚才和女人的纠缠。全然是欲望唆使。而现在大飞对眼前的女人却是从心里发出的怜爱。大飞吻吻女人的脸,柔声道,“别怕,以后就让我来照顾你吧。决不让你再受半点委屈。”

女人一听大飞的话。抬头看着大飞。眼泪在眼里强忍啦很久最终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滚而下。

这么多年来,她总是一个人面对雪雨风霜,今天终于有一个人肯为她遮挡风雨,叫她怎么能不高兴。她紧紧地楼主大飞的脖子。害羞的道,“真的吗?”

大飞认真的点了点头。大飞虽一身武艺。侠肝义胆,恶扬善。但刘妮却是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再加上刘妮的身世可怜。此刻大飞心中真真实实的想保护刘妮一辈子。

刘妮注视着眼前的男人。同时大飞也在注视着他。慢慢的二人又开始动情。双唇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交缠在一起。

开始了百般温柔,千般体贴。万般爱抚!大飞正欲再次提枪上马。窗外却传来了一声咳嗽声,吓的大飞一个激励…接着传来了垛子先生的声音。

“大当家的睡了吗?园子里[城里]来人了,有重大情况要和你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