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我们“已经等了40年”,而“这一天终于来到了”

1945年8月11日,悬挂在关东军司令部大门上的菊花纹章忽然不见了。这天清晨,长春至通化的铁路上,火车往返的频率比往日快了好几倍。苏军越过边界的同时,出动飞机轰炸了新京(长春)。关东军司令部放在新京(长春)看来已经不安全了,于是,山田乙三决定将司令部搬到通化,准备到了那里再同苏军较量。

8月14日上午,关东军司令部还在研究日后的作战方针,午后就从“满洲国”通讯社得知,战争似乎要结束了。下午4时,通化关东军司令部接到留守在新京(长春)的第二课原野博起参谋的电话,说东京有重大事情相告,总司令官必须返回新京。到新京后,又接到大本营的电报:“明天15日正午,将有重要广播,请收听。”

重要广播究竟指什么,关东军一帮人并不清楚,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了一夜。8月15日中午12时,房间里的收音机打开了,关东军司令部全体官兵们肃立聆听了天皇的玉音广播。当天下午,大本营给关东军发出了“大陆命”第1381号,要关东军“停止积极进攻行动”。据此,关东军命令空军的飞机不要再起飞,但没有向地面部队发出停止抵抗的命令。

继续作战

日本既已公布投降诏书,但莫斯科仍然命令它的部队不要停止战斗。

事到如今,莫斯科倒真的担心起日本投降了。因为苏军进入东北不过一周时间,奉天(沈阳)、新京(长春)、哈尔滨这些大城市还没有拿到手。此时,蒋介石又在请求华盛顿将其军队运往东北,这就不可避免地加重了斯大林对美国插手东北事务的担忧。莫斯科自然清楚,停战时的位置就是战后谈判的有利砝码。从战后远东的国际地位考虑,斯大林要想夺回沙皇在东北失去的利益,苏军就必须赶在美军进入东北之前占领各要地。

8月16日,苏军第35集团军逼近佳木斯至图们江铁路,截断了关东军独立第4军同牡丹江集团的联系。红旗第1集团军也于当天攻克牡丹江,歼灭关东军4万多人。

当天晚上,关东军司令部召开幕僚会议,这是一次生死攸关的会议,因为它将决定关东军的命运,关东军所有的幕僚都参加了。

作为关东军的最高指挥官,山田乙三、秦彦三郎自然明白,如果拒绝投降,就意味着违背了天皇的旨意,这是他们所不愿做到的。但是,当天皇旨意同将士们的愿望发生冲突时,他们最终还是选择尊重天皇的旨意。

这次会议,对关东军来说是一次非同寻常的会议。在这一天,日俄战争后成立的关东军,在经历了40个春秋之后终于迎来了它的末日。

全面投降

8月17日下午5时,苏联远东军司令部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接到关东军司令山田乙三大将的电报,称关东军“奉天皇之命停止军事行动”,向苏军缴出武器。8月18日下午,关东军司令部终于向所属各部下达了投降命令,并通知了苏联远东军司令部。旋即,华西列夫斯基指示各方面军“立即占领长春、奉天、吉林和哈尔滨这几个城市”。为了达到这一目标,“必须派出专门编组的装备精良的快速支队”。8月19日下午,关东军参谋长秦彦三郎来到苏军远东第一方面军司令部梅列茨科夫元帅的指挥所,同苏军举行会谈。从8月19日这天起,关东军开始有组织地向苏军投降。当天拂晓,后贝加尔方面军的全权代表阿尔乔缅科飞抵关东军司令部。当晚,关东军司令部大楼上的太阳旗换上了画有锤子和镰刀的红旗。

从关东军开始投降之日起,尽管莫斯科大本营最高统帅部命令苏军在日军投降的地段上停止战斗,但实际上苏军并没有这样做,而是继续向预定地域推进。8月22日,苏军到达了他们向往已久的那块神圣土地——旅顺。

苏军自8月9日开战以来,至战争结束,共打了24天,其中大规模战斗只有11天。据苏方统计,苏军共击毙日军8.3万人,俘虏59万多人,其中有148名将领,缴获火炮1565门,迫击炮2139门,坦克600辆,飞机861架。苏军伤亡3.2万人,其中阵亡8000人。

关东军成立于1905年日俄战争之后,到1945年,正好40年。关东军的覆没,印证了斯大林的那句话:我们“已经等了40年”,而“这一天终于来到了”。苏军消灭了当年打败沙俄军队的日本军队,这个“污点”被“洗清”了。

(摘自《苏联出兵东北始末》,人民出版社2005年7月出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