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部门该以怎样的姿态回应舆论质疑

日前,有两则政府部门回应新近舆论热点的新闻不妨可以放在一起观摩:一则是,铁道部回应解决一票难求时间表前后矛盾的问题,相关官员声称,铁道部的说法并没有自相矛盾,并“希望媒体和个别人不要利用一些字眼的区别来大做文章。”(《新闻晨报》1月18日);另一则是,上海市规划与国土资源局对于“土地出让期满无偿收回”的规定,称只针对因公共利益需要未获续期的土地。(《东方早报》1月18日)


应该说,回应本身是一种值得肯定的政府行为。只有回应,才能解惑释疑,才能与民意建立起寻找共识的通道。但回应,也有积极的回应和消极的回应两种形式,只有前者才能使回应具有正面意义,而后者不仅不能消弭歧见,反而可能激化矛盾,使回应异变为回击。


而铁道部和上海市规土局的回应方式,一定程度上,很难被认为是积极的回应。铁道部显然委屈得不行,甚至把自己放在了“阴谋论”受害者的位置上,话里话外驳斥和反击的意味浓厚;而上海市规土局的回应,虽然可算作是“澄清”,但仅仅复述和重申一遍条令以正视听,亦显然是不够的,“无偿收回土地”的民意痛点并没有因此获得抚慰,因为“公共利益需要”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可能降落到任何人头上,焦虑仍在蔓延。


2007年的时候,铁道部说,“2010年,买票难会有改观”,但到了2010年,基本没改观;2009年的时候又说,“2012年,基本解决买票难”,可时至今日,算是基本没解决;2011年,铁道部又撂下掷地有声的说法,“2015年,一票难求成为历史。”真的不能责备网友们“断章取义”,看看几年来铁道部对于解决买票难的说辞,哪个不是在撩拨民意的希冀,说话的时候字字铿锵,实现不了又嗔怪民意死抠字眼,这根本不是抠字眼的问题,而是铁道部能不能对自己说出去的话负责任的问题。


话不能乱说,尤其对于政府部门来说,更是如此。有什么样的底气,说什么样的话。政府之言,民众可都是当成承诺来听的,即使死抠字眼那也是正常的,政府承诺的字字句句,背后都是大写的担当与责任。倘若承诺一再泡汤,政府理应给民众一个说法,要懂得道歉,并在此之后斟酌言辞,不要再满嘴里跑火车了。须知,承诺本身从来就不是一种美德,实现承诺才是。如果说,某些官员说的话只能代表他自己,那请他事先声明,我们只当是浮云,省得我们总是受伤,政府公信力也跟着遭殃。


相比于铁道部充满了感情色彩的回应,上海市规土局的回应显得颇具理论色彩,而且干脆利落,以“公共利益需要”言简意赅地阻挡了“误解”的流播。但坦率地说,如此回应可能比铁道部的回应更糟糕,后者在某种程度上只是不敷民意期待的问题,至少知道民意的热望是什么,而且的确也在做着努力;而上海市规土局却是在无视民意焦虑的真正动因,甚至还拿出一条似是而非的理由完全与民意期待背道而驰,坐实了“无偿收回土地”的合法性。



如果真的是积极回应,上海市规土局就该厘定什么是“公共利益需要”,并拿出证据证明“因公共利益需要无偿收回土地”的合法性来源,毕竟这只是地方性法规,必须拿出来源于上位法的合法性背书。事实上,即使确因公共利益需要,是否就能无偿收回土地,也还是个大大的问号,地方层面不能擅自立法,使“无偿”合法化。


随着政府部门危机公关意识的增强,“政府回应”显见是越来越多了,但大体看去,总难免给人一种越回应争议越多的负效果。从消极回应走向积极回应,政府部门需要摆脱为己回应的窠臼,回归为公回应的应有之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