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人眼中斯大林:他对自己的人民犯下罪行

aqssm 收藏 8 1977

俄罗斯国家杜马日前出台正式决议,承认卡廷惨案是斯大林制造,标志着自去年年底开始的第三次“去斯大林化”运动达到高潮。


迄今,一个缺乏国家象征的俄罗斯,对斯大林的感情相当复杂。


美《外交政策》杂志网站近日刊发文章对此进行了详细解读。作者玛莎·里普曼是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莫斯科中心《正反》杂志编辑,对俄罗斯问题有深入研究。


俄罗斯政府惊人转变


玛莎·里普曼的这篇文章一开头便引用了俄罗斯国家杜马11月26日发表的正式声明:“卡廷惨案是依照斯大林和其他苏联领导人的直接命令执行的。”称这一表态有着非常重要的突破性意义。


1940年,苏联秘密警察在卡廷处决了大约2.2万名波兰人。这一历史事件在许多文献上都有记载,且广为人知,但这是俄国家杜马第一次正式承认斯大林和他的政府制造了卡廷惨案。现如今,俄总统梅德韦杰夫也在帮腔,12月初前往华沙访问之前他曾对波兰媒体表示,“斯大林和他的追随者应对这起惨案负责。”


文章认为,俄罗斯政府近来出现了惊人的转变,这两个官方声明便是最新例证。在本世纪初普京担任总统期间,克里姆林宫尽可能模糊其对斯大林主义所持的立场,这使得斯大林的名声一度有所恢复。但在过去一年里,俄罗斯政府从言辞和行动上开启了新一轮的“去斯大林化”运动,公开承认苏联犯下的、一度“被遗忘”的一些罪行,这些罪行在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主政时期曾被揭露。


自去年年底开始的这轮“去斯大林化”运动有逐渐升温的趋势。去年10月30日,也就是“斯大林大清洗遇难者纪念日”,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在视频博客中毫不含糊地谴责了“斯大林的罪行”,并称这是“俄罗斯历史上最大的悲剧之一”。


今年2月,普京邀请波兰总理图斯克访问卡廷,以纪念卡廷惨案70周年。4月7日,两人来到卡廷,普京在此表示:“我们不能改变过去,但可以保存和还原真相,恢复历史正义。”


仅过了3天,时任波兰总统的卡钦斯基和近100名波兰官员前往卡廷参加纪念活动,未达现场便因飞机失事而丧生。俄罗斯领导人对波兰表现出了深切同情,并全力协助遇难者家属。


过去遭禁的波兰电影《卡廷》在俄罗斯一周内上映了两次,甚至在俄罗斯一家国家电视台进行了播放。俄罗斯国家档案馆也在官网上公布了有关卡廷惨案的档案文件。


在今年5月和12月,俄罗斯先后两次向波兰官方移交了军事检察官调查卡廷惨案的部分文件。


“他对自己的人民犯下罪行”


在今年5月纪念卫国战争胜利65周年之际,克里姆林宫取消了莫斯科市当局在莫斯科街道装饰斯大林肖像的计划。梅德韦杰夫在接受俄《消息报》采访时这样解释:斯大林“对他的人民犯下了诸多罪行。哪怕苏联在他的领导下取得了一些成就,他对自己人民犯下的罪行也不可饶恕”。


就在最近,俄总统人权委员会主席米哈伊尔·费多托夫宣布,“去斯大林化”是该委员会的主要工作之一。明年年初,该委员会有望向总统提交政府该如何摒弃斯大林主义遗留的建议。该建议将从法律和政治上对斯大林主义进行评估,并对极权主义政权下的受害者进行纪念。


前两波浪潮始末


文章追溯了这一波“去斯大林化”浪潮之前,俄罗斯(苏联)历史上曾有过的另外两次浪潮。


在斯大林1956年去世之后,赫鲁晓夫就力图清除斯大林时期的恐怖统治。在这种统治下,包括普通百姓和政治精英在内的每个人都生活在恐怖当中,总是为担心自己以政治罪被逮捕和判刑而感到恐惧。赫鲁晓夫掀起的这场运动主要集中在批判斯大林(斯大林的一些追随者被起诉),谴责非法镇压,并为无辜受害者平反。尽管赫鲁晓夫并没有挑战极权主义的根源,但其反斯大林的巨大热情还是引起了领导层其他成员的担心,担心这样可能会削弱苏联的政治制度。赫鲁晓夫很快就下台,他的“去斯大林化”运动也随之结束。后赫鲁晓夫时代,苏联领导人停止了对斯大林的谴责,但也没有宣布斯大林无罪。斯大林的名字从官方话语中给抹去了,哪怕是艺术、文学和社会思潮涉及对斯大林的讨论,也被禁止。


“去斯大林化”的第二次浪潮是戈尔巴乔夫改革运动的一部分,他旨在借改革重建苏联国家结构。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改革渗透每个角落,最终导致苏联共产党政权垮台和苏联的崩溃。在叶利钦担任俄罗斯总统期间,有关政治和历史的话语完全由反共产主义的论调所主导;对斯大林的谴责也成为理所当然。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完全抛弃了极权制度,并正式采用西方式的民主体制进行治理。



官方对斯大林很纠结


不过,文章分析说,这套体制并没能站稳脚跟。在普京担任总统期间,他成功地重新引入并巩固了传统的集权体制。不受约束的国家权力实现了回归,国内安全机构作为国家支柱也受到重视,这使得斯大林再次回到普京时代的俄罗斯。这一次,斯大林是苏联国力强大的化身,最重要的是他在担任苏联元首期间打败了纳粹德国。由于俄罗斯不再是超级大国,斯大林因此派上了用场。在普京担任总统期间,官方在斯大林恐怖统治的问题上采取模糊和回避策略,对斯大林遗产的讨论也再度边缘化。


虽然“去斯大林化”的话语被边缘化,但并没有被查禁。与苏联时期不同,今天的俄罗斯可以自由表达。描述斯大林恐怖统治的文学作品在书店和图书馆很常见,学术研究也不受限制。在普京担任总统期间,一些非政府组织仍在进行相关的纪念和研究工作。非官方的媒体发表和播出了大量史实,包括长达一年的有关政治犯集中营的纪录片。即使是国家电视台,也在播放根据索尔仁尼琴、萨拉莫夫等人作品制作的节目,这些作品对斯大林的统治有详细记录。


与此同时,颂扬斯大林及其时代的出版物和电视节目也不少;显然,这表明了官方对斯大林感情很矛盾,这实际是普京本人立场矛盾的体现。


文章说,2007年10月30日,普京来到了布托沃。在1937年至1938年斯大林统治达到极致的时候,2万多名苏联人在此被大规模处决。“太疯狂了,”他颤抖着说,“这令人难以置信。他们为什么被杀害……我们不要让这场悲剧被遗忘。几十万、甚至数百万的人被送去劳改、遭到枪击和折磨。”


但不到两个月后,普京隆重庆祝了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成立90周年。对今天的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官员和老员工来说,他们并不讳言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是从全俄肃反委员会发展而来的。在当年,正是肃反委员会无情地处罚了布尔什维克的“阶级敌人”。


文章分析称,如今的俄罗斯缺乏国家象征,斯大林对俄罗斯领导人仍然很重要,即使他们偶尔会谴责他过去的镇压行动。


公众看法也很矛盾


高层对斯大林的感情复杂,公众对斯大林的看法也不尽一致。俄罗斯人普遍对斯大林的恐怖统治有一定了解,多数俄罗斯人也知道无辜受害者的数目多达百万计。2007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当被问及如何评价1937~1938年发生的事件时,72%的俄罗斯人认为这是“不容宽恕的政治罪行”。甚至在公众话语中,“37”这个数字已经与非法和野蛮迫害联系到了一起。


但还是有部分俄罗斯人仍然钦佩斯大林。约三分之一的俄罗斯人倾向于把斯大林看做是一个“引领苏联走向强大和繁荣的英明领袖”。今年早些时候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32%的俄罗斯人认可“斯大林是罪犯”,但大约有一半的人拒绝这样评价他。


与西方和解的一步


究竟是什么原因推动了当前的这一波“去斯大林化”浪潮,玛莎·里普曼认为,首先且最重要的应该是俄罗斯对西方新推行的和解政策,这推动了俄罗斯在某种程度上承认苏联极权主义犯下的罪行。“去斯大林化”浪潮可以被视为更加务实的外交政策的一部分,俄罗斯要想与西方和解,那么在对苏联极权制度及苏联对内对外政策的解读方面,就要向西方的观点靠拢。


当然,外交政策的转变,并不一定意味着俄国内会出现政治自由化的局面,就某些方面而言,目前俄国内的政治秩序与斯大林政权时期相比差别并不大。其统治方式依然承继着数百年以来的传统,最高领导人可以决断,国家对社会具有主导地位。


然而,不管新一轮“去斯大林化”运动的动机如何,正式承认斯大林的罪行无疑是一个积极的行动。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