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滋(AIDS)、非典(SARS)来自实验室大揭秘!

古明浩 收藏 16 8148
导读: 爱滋(AIDS)、非典(SARS)来自实验室大揭秘! 去年(10)底美国洛杉矶、旧金山等地华人社区有一项华裔眼睛调研(CHES:CHINESE AMERICAN EYE STUDY)。 部分参与者却感到纳闷:“说检查眼睛,为何要获取我的血样和DNA?”。 这项广播天天播放的调研是由南加州大学主持、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和美国国家眼科研究所资助,目的在于增进对华裔成人眼睛健康的了解,从而制定项目,帮助全美各地华人。 5000名50岁以上华人参与了此项不限眼睛还包括其他疾病的调


爱滋(AIDS)、非典(SARS)来自实验室大揭秘!

去年(10)底美国洛杉矶、旧金山等地华人社区有一项华裔眼睛调研(CHES:CHINESE AMERICAN EYE STUDY)。 部分参与者却感到纳闷:“说检查眼睛,为何要获取我的血样和DNA?”。

这项广播天天播放的调研是由南加州大学主持、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和美国国家眼科研究所资助,目的在于增进对华裔成人眼睛健康的了解,从而制定项目,帮助全美各地华人。 5000名50岁以上华人参与了此项不限眼睛还包括其他疾病的调研。

期间许多美西城市的华文报纸都刊登了类似的广告:寻求中国或台湾人参与一项医学研究实验。 参与者应符合的条件是:男性或女性、来自中国或台湾、年龄在18—55岁之间、健康、在美国居住少于5年。 参与者可以收到1600—6000美元旅行补偿与研究相关的医疗照顾。 女性必须是停经两年或开刀结扎……

「要求不能生育者参与可能是调查与生育有关,而有些调查还要求注明是否与其他人种通婚。」一名华人医师对此调查感到极不寻常,称来美工作20年第一次看到美国如此频繁地调查华人的身体,特别是血统的调查更让她感到不解。 这些广告都是四分之一的版面刊登,基本每天都有,按照当地的广告报价,一天大概至少要2000美元。 不仅如此,广播电台也经常有这类的广告,还宣传说这些检测体现了美国政府对华人的关心云云。

「这次调查来头不小。」她总结了这些调查的几个共同特点:第一代移民、来美国5年~20年,除了眼科、还有糖尿病专科、高血压专科,调查的范围涉及家族史、既往病史、遗传史、特别是DNA检测。 「招募有华人血统、或从中国和台湾来的第一代移民,但不会调查日本人、韩国人。」她说最近还有一个新广告调查的范围是65岁以上的健康的第一代中国人。 她对一些接受检测的华人作了一番调查,结果发现:很多接受检测的人都作了DNA检测,但结果不会向受测者透露。

她不解的是美国相关法律规定:医生要做什么,必须事前跟客户明白说明和获得客户完全知情的同意,稍有不符,即属医生的违规行为,会受到法律惩罚。 但为何检测DNA事先没有征求被调查者的意见。

看到这些讯息,让人忧心。 那些什么眼睛等检测真的体现了美国政府对华人的关心吗?

怎么遗漏了日本人跟韩国人! 参与者可以收到1600—6000美元旅行补偿与研究相关的医疗照顾,这种仁心仁政为何不去普及于5000万没有健康保险的广大美国民众? 却独厚百年来一直被排斥的「黄祸」呢!

这些蹊跷不禁让人联想起08年底美国记者兼生物伦理学者哈丽雅特·华盛顿于《医学种族主义》一书中所揭发美国公共卫生部(PHS)自1932年起授权阿拉巴马州塔斯基吉研究所启动一项「塔斯基吉梅毒实验」,即「针对未经治疗的男性黑人梅毒患者的实验」。 399名感染梅毒的黑人男子在研究者「记住,这可是你能得到免费治疗的最后机会」的诱惑下成为被实验的白老鼠而不自知。 正如幸存者欧内斯特·亨登回忆说,医生们以免费体检、免费治疗、免费提供丧葬保险等条件,吸引他们加入一项治疗计划。 然而研究人员却隐瞒事实真相,故意不对这些梅毒感染者提供任何治疗。 即使是在1947年青霉素成为对抗梅毒的有效武器后,也没有对参与者提供必要的治疗。

这项原本声称为期6个月的计划一直进行到1972年。 该年7月美联社记者通过一名前公共卫生部官员提供的线索,才揭开“塔斯基吉梅毒实验”的黑幕,旋即在美国各界、特别是黑人等少数族裔群体中引起轩然大波。 一个由医学、法学专家组成的真相调查特别委员会于同年成立。 而此时已至少有28人直接死于梅毒,大约100人死于梅毒并发症,还有40多名患者的妻子和19名婴儿感染了梅毒。 此后,悲剧还在不断上演。 直到1997年美国政府才向几名幸存者道歉,承认这是可耻的种族歧视。

这种利诱隐瞒的鬼魊伎俩是不是要在八十年后故技重施呢? 检测DNA却没有事先取得受检者的同意! 这不是假检查之名行暗取DNA之实吗? 此鬼祟之行让人不禁连系起只感染华人的非典(SARS)。

03年的非典(SARS)一直让人觉得事有蹊跷,为何感染、死亡者几乎都是华人或与华人血缘接近的北越人?

一名遭感染的台湾医师赴日旅游,在观光巴士上他坐在日本司机后面,除该司机出现发烧咳嗽现象外,未闻有任何其他日本人遭感染。

另一名被感染的华裔妇女从香港返回加拿大多伦多后发病死亡,遭波及社区大楼的感染者也以华人居多,总计加拿大15位死亡者中只有2位不是华人。

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数字会说话。 截至03年7月11日,全球非典确诊病人共8437人,中国、香港、澳门、台湾和新加坡合计7960例,加上加拿大华人,占全球非典确诊病例高达96%以上。 世界其余地区合计不足400例。 全球非典死亡人数为813人,中国、香港、澳门、台湾、新加坡合计762人,加算加拿大华人死亡病例,也占全球非典死亡率的96%以上。

其次无论香港或广州,其病源地都集中在特定的一、二栋建筑物中,而且初期感染性特别强,其后很明显降下来;同时最初发病者死亡率奇高,后期感染者则较少死亡,这些征兆都是人为投毒才有的现象。

03年4月13日香港大公报就报导俄罗斯医学科学院院士卡雷辛科夫认为SARS病毒是麻疹

病毒和流行腮腺炎病毒的混合体,在天然环境中不可能发生,只有实验室才有办法培养出来,所以断定SARS是一种生物武器。

中国一位有心人童增先生在2003年10月出了一本《最后一道防线:中国人基因流失忧思录》,透露了近二十年来美国一些医疗研究机构借口合作计画透过抽血取得大量中国人的基因资料。 例如美国健康研究院1996年起在安徽安庆进行<中国人气管感应与肺功能的遗传因素>之研究,另哈佛大学与美国千年制药公司也有类似的研究计画。 这些研究往往打着健康检查的名义透过基层卫生单位诱导民众进行可疑的抽血,例如住安徽岳西县大别山区头陀镇松山村汪坊组的储勉斋、胡祥信夫妻和女儿储召华、储召霞在1996年11月5日和1997年3月10日在卫生单位「体检」抽了二次血,「胳膊从一个小洞伸进布廉里,医生在布廉后面,看不见。」他们完全不知道抽血是作为美国机构研究「中国某些疾病分子遗传流行病学研究」之用。

非典爆发高峰期北京一位91岁的老人发病死亡,而经由他直接、间接被感染者达37人,这位老先生恰巧是几年前一些美国机构进行基因研究的对象。

此外一种类似HIV(爱滋)但又不是HIV的病毒造成的恐爱症(网络搜寻讯息非常多,英国广播公司也报导过),它会破坏神经系统、血液系统、消化系统、免疫系统等。 死亡率高,存活短,国内已有大面积感染,奇怪的是它只感染有华人血统的黄种人,白种人甚至日本人都相安无事!

非典与恐爱的不寻常,让人不得不去检视美国官方的前科,以供后事者鉴。

2004年纽约曼哈顿律师迈克尔·卡洛尔费时七年调阅大量军方机密档案和政府解密文件后,出版了一本《257实验室》《Lab257:The Disturbing Story of the Government's Secret Plum Island Germ Laboratory》 ,揭发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到本世纪在美国本土先后莫名其妙出现的莱姆关节炎、变异口蹄疫、西尼罗河病毒等怪异疾病均源于该位于纽约的绝密生化实验室!

又如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艾滋病毒突然降临人间,美国一些官方机构推说是非洲绿猴惹的祸,真的如此吗? 非洲绿猴存在几万年了,怎么这个时候才把病毒传给人类!

03年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的律师博伊德·格雷维兹(Boyd Graves)经10年调查后,揭露美国政府在1964年到1978年间曾执行一项绝密的“特别病毒计划”,耗资5.5亿美元后最终制造出可怕的艾滋病毒。

他指称该计划旨在实施种族灭绝,消灭世界各地的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

为将事实真相呈现于众,他诉请加州圣迭戈地区法院对危害大众的“特别病毒计划”展开调查。 呈上法庭的是两个令人震惊的证据。

其一是一份“特别病毒生产过程图解”,详细地展示了这一能够完全破坏人的免疫系统的艾滋病病毒的生产流程。

其二是一张拍摄于1971年的人造病毒的照片。 该病毒经分析其内部结构与艾滋病病毒完全吻合。 然而,艾滋病病毒被公开发现还是十多年后的事情。

他出席全美“黑色非洲种族灭绝研讨会”时对记者表示:「我们认为艾滋病病毒是阴谋的产物,它是被人为地制造出来的。」

其实,世界上一些科学家和组织早就对艾滋病毒有所怀疑,如英国反对活体解剖学会就曾指责「艾滋病是在动物实验室制造出来的」;前东柏林大学教授希卡尔博士亦声称「艾滋病是人为制造的」;苏联《真理报》更直接点破「这种人为地制造出免疫缺陷状态的人类,很可能是美军开发的」。

占美国艾滋病感染者近半数的黑人们怎么想呢?

05年1月26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导,美国著名智囊机构兰德公司及俄勒冈大学披露了一项令人震惊的调查结果:

500名受调查的非洲裔美国人中近半认为艾滋病毒是“人为制造”的:超过25%的人相信病毒是政府实验室研制的,12%的人认为中央情报局制造并传播艾滋病毒。 他们大多认为政府有意放任穷人感染艾滋病然后死去。

可笑的是保外就医赴美的所谓民运分子王丹在《王丹看美国的人文与自由》一书中写道:「二十五年了,爱滋病仍然是人类社会的梦魇。」只知称赞「打击爱滋病的流行目前已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目标之一」者,可知人类社会的梦魇是谁一手造成的?

其实美国伸向国外的是脏手,2010年10月2日各媒体就登了一篇华盛顿当局的丑闻:<美曾用危地马拉囚犯作性病试验奥巴马就此道歉>

内容称美国韦尔斯利学院医学史学家苏珊·里维尔比梳理已故医生约翰·卡特勒的资料时发现,美国卫生部门于1946至1948年间在危地马拉的监狱里展开了一项秘密人体实验。 为研究刚开发出的青霉素对性病的疗效,美方研究人员故意唆使数百名危地马拉囚犯与带病的妓女发生性关系以便感染淋病或梅毒,病患数不敷实验用时,就让研究对象接种性病病毒,总共696名男女染上梅毒或淋病病毒。

消息经媒体曝光后,奥巴马随即致电危地马拉总统阿尔瓦罗·科洛姆表达歉意并请求得到宽恕。 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也就此道歉并表示她为美国政府的这一行径感到羞耻,她并且和卫生暨公众服务部长凯瑟琳·西贝利厄斯联合声明:「尽管这些事发生在64年前,但这种实验应受谴责,它得以打着公共健康的名号展开令我们感到愤慨。我们对发生的一切深表遗憾,向受这种可恶研究影响的每个人道歉。」

今年6月2日《全球研究(Global Research)》网站登了一篇对曾任里根政府财政部助理部长、《华尔街日报》准主笔的华盛顿乔治城大学战略和国际研究政治经济中心教授保罗·克雷格·罗伯茨(Dr. Paul Craig Roberts, former Assistant Secretary US Treasury, Associate Editor Wall Street Journal, Professor of Political Economy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Georgetown University Washington DC.)的访问稿。

他最后这么评价自己的国家和人民:

「美国人……几乎没有意识到正是因为他们对其他国家人民的破坏,这个世界正越来越多地仇恨美国人。总之,美国人心里只装着自己。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无知和无人道已给自己和世界所带来的许多灾难。世界上的很多人,看着这样一个显得既愚蠢又无人道的国家,不明白美国人对自己的优秀评价。美国是新保守主义所宣传的品行高尚的“不可或缺的国家”呢,还是危害世界的一个瘟疫?」

(Roberts: The American people…… have little idea of the world's growing hatred of Americans for their destruction of other peoples. In short, Americans are full of themselves. They have no idea of the disasters that their ignorance and inhumanity have brought upon themselves and upon the world.Much of the world, looking at a country that appears both stupid and inhumane, wonders at Americans' fine opinion of themselves. Is America the virtuous “indispensable nation” of neoconservative propaganda, or is America a plague upon the world ?)

既然美国当局不惜先以梅毒荼毒黑人和危地马拉人,后又被自己人指控为害人类的莱姆关节炎、变异口蹄疫、西尼罗河病毒与艾滋病毒都是政府实验室搞出来的,艾滋病甚且已夺去三千多万条性命,则世界瘟疫的称号,舍美利坚其谁任之!


本文内容于 2011/1/20 21:15:40 被古明浩编辑

3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