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氏孤儿》:难以突围的悲剧囹圄!

aqssm 收藏 1 182
导读:对《赵氏孤儿》的看法基本已成定论,和《梅兰芳》一样,陈凯歌只拍了半部好戏。《梅兰芳》有三分之一好戏,戏谑点来看,陈凯歌进步了一些。《赵氏孤儿》的前半部分,人物登场后,从屠岸贾,大开杀戮到程婴弃子救孤,堪称精彩,至少在情节推动上较为合理,能抓住观者的眼球。   而只有半部好戏的作品,无法成为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一经典,被缺点拖累,整体便沦为一部平庸乃至糟糕的作品。从赵孤成长开始起,影片一直处在平缓期,直至结尾再也没有重现开篇时的力量。起→缓→冲,起势过猛,缓冲阶段处理失当,没法再冲起来。赵孤成长阶段,影

对《赵氏孤儿》的看法基本已成定论,和《梅兰芳》一样,陈凯歌只拍了半部好戏。《梅兰芳》有三分之一好戏,戏谑点来看,陈凯歌进步了一些。《赵氏孤儿》的前半部分,人物登场后,从屠岸贾,大开杀戮到程婴弃子救孤,堪称精彩,至少在情节推动上较为合理,能抓住观者的眼球。



而只有半部好戏的作品,无法成为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一经典,被缺点拖累,整体便沦为一部平庸乃至糟糕的作品。从赵孤成长开始起,影片一直处在平缓期,直至结尾再也没有重现开篇时的力量。起→缓→冲,起势过猛,缓冲阶段处理失当,没法再冲起来。赵孤成长阶段,影片成为家庭伦理剧,欠缺合理性的人物发展,导致高潮(复仇)疲软无力。角色韩厥在前段时,还有必要而不错的戏剧功效,赵孤生够活下来与对人性良心未泯的刻画,均离不开韩厥。而小赵孤的成长期,韩厥与程婴会晤的戏份不少,韩厥的存在对于后面的结局,并无多大意义。整体上,由葛优饰演的程婴,基本可以使观众的情感代入,认可其中的大部分心理与行为。赵孤知晓真相、与屠岸贾相处、决绝复仇,这几个转折说服力有限,以至使程婴的人物形象减弱。经典叙事对情节转折的合理性,要求最高,陈凯歌没有完成任务。对布景、服饰、表演细节或苛刻或宽泛的追求,嵌在不够严谨的框架下,难以产生什么魅力,或徒有其表或互相拆毁。


《赵氏孤儿》对于陈凯歌,倒是一贯的题材,经典悲剧、大情感、大伦理、大人性,陈凯歌一向喜欢“大”。从《黄土地》到《大阅兵》到《边走边唱》到《霸王别姬》到《荆轲刺秦王》再到《无极》、《梅兰芳》,陈凯歌向来喜欢大题材,民族性和史诗性贯穿于每部作品。《边走边唱》原著为史铁生,陈凯歌将其中盲歌手演唱的民谣改为“大”歌,有“夸父”、“女娲”、“五百年”之类汉词。本来《边走边唱》可从小格局抵向大诉求,陈氏不依,要从“大”到“大”。即便小人物电影《孩子王》和《和你在一起》,陈凯歌仍摆脱不掉对大时代、大情感、大人性的追求,影片凝重以至滞涩、抒情失当以至滥情。


陈氏本可以放弃对“大”的追求,从“小”着手,完成大刻画、大抒发。在一般里瞧见特殊,与从特殊里看到一般,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术法,臻至化境或可归一。但陈凯歌对“大”与“特殊”的癖好,没有促其达到良好效果,抽象出来的不是一般性的妙笔,而是流于平庸的空调。到目前为止,陈凯歌只完成了一次绝妙的史诗构筑,《霸王别姬》在他的生涯中,仍处在巅峰之处,像是作为登山者的陈氏,意外到达顶峰,并不知其途,再也返不回去。

人们总以为人到老才会聪明,实际上人愈老愈不易象过去一样聪明。一个人在生命过程中变成一个另样的人,但是很难说他会变成一个较高明的人。”歌德的这句箴言放在陈凯歌身上,再合适不过。陈凯歌自《无极》惨败之后,重回旧途,拍出了《梅兰芳》和现在的《陈氏孤儿》。这并不是一种高明的选择,因为陈凯歌变得分外谨慎,并不是变得高明。选择他认为擅长的题材,用他惯用的手法,加上外部环境的制约,陈凯歌每一步走得格外沉重。一个年纪越来越大的导演,瞻前顾后,害怕舆论的戏谑、担心市场惨败、顾虑审查风险,走在他能力所及的平衡木上,晃晃悠悠倒也稳稳当当。殊不知,陈氏深陷自己的悲剧囹圄,突破数载,仍困在其中。或许,他自己深知一切,甘苦皆知,只是没有言说而已。至于在媒体面前和电台节目上的“诚意”言谈,其中的谨慎度有多高,很难测量。可以肯定的是,凯歌不再是少年,《少年凯歌》已成历史,英雄一去不复返兮!!!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