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右手残疾妈妈双目失明 十岁女孩撑全家

需要自行车 收藏 27 143
导读: [img]http://img11.itiexue.net/1240/12406955.jpg[/img] [img]http://img0.itiexue.net/1240/12406956.jpg[/img] 爸爸的右手 妈妈的双眼 十岁乖乖女 一家顶梁柱 因父母残疾,坚强的她从7岁起,就承担起了大部分家务,成为父母的小小顶梁柱。3年多来,她说,她就是爸爸的右手、妈妈的双眼…… 小乖乖 武隆县浩口乡三汇村地处海拔近千米的大山深处,属高寒山区。13日,雨雪纷飞,气温降到摄氏零


爸爸右手残疾妈妈双目失明 十岁女孩撑全家


爸爸右手残疾妈妈双目失明 十岁女孩撑全家

爸爸的右手 妈妈的双眼 十岁乖乖女 一家顶梁柱


因父母残疾,坚强的她从7岁起,就承担起了大部分家务,成为父母的小小顶梁柱。3年多来,她说,她就是爸爸的右手、妈妈的双眼……


小乖乖


武隆县浩口乡三汇村地处海拔近千米的大山深处,属高寒山区。13日,雨雪纷飞,气温降到摄氏零度。中午11时,三汇村三组,通往村里的山路上,10岁的陈容正撒腿往山下的家跑。这条从学校到家里的3公里陡峭小路,她已不知往返了多少遍。


“爸爸,我们放假了,这是这学期的成绩单。”刚进家门,来不及歇口气,陈容就从兜里掏出成绩单,递给父亲陈少安。“啷个全是字母,到底考得怎样?陈少安接过成绩单,皱眉问道。“现在都用字母打分,A就是优秀,”陈容的话,让陈少安脸上露出了笑容。


“容,我们不懂,你自己要好好学哟。”母亲廖道碧闻声摸索着,从里屋走出来。“晓得了。屋头没柴火了,我去山上捡些回来。妈,等我回来洗菜。”陈容一边回答,一边背起背篼向山上跑。


“小心点,莫跑这么快。”廖道碧大声叮嘱,一边流泪道:“穷人的娃儿早当家呀。”


小大人


说起陈容,三汇村的村民们都很熟悉,用邻居田梦梅的话说:“这娃儿命太苦,小小年纪,就要承担一家人的家务。”


陈容就读于石桥乡贾角小学四年级,父亲陈少安58岁,因家庭贫困,年过40岁也没讨到媳妇。1999年,经人介绍,陈少安与廖道碧相识结婚,婚后1年,生下女儿陈容。陈容母亲廖道碧今年31岁,小时因病双目失明。


因妻子是盲人,陈少安承担了家里大部分活路,每天去石场打工挣钱,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2008年初,陈容被老师喊出教室:“你爸爸出事了。”随后,陈容看见父亲浑身是血,被推进手术室,妈妈在后面撕心裂肺地哭喊着。原来,陈少安右手不慎被绞进机器,经抢救,捡回一条命,右手却从此残疾。


从此,7岁的陈容承担起了大部分家务:割猪草、砍柴、种地、做早饭,瘦小的她,成了父亲的右手和母亲的双眼。


小帮手


“从7岁开始,砍柴、割猪草、喂鸡等,基本都是她在做。除了上学和做作业,她回家后,基本上都在干活,从没像其他娃儿那样耍过,真是苦了她了。”陈少安叹气说,农忙时节,见他一只手种地不方便,陈容就下地帮他种。“个头还没有锄头高,看着让人心里不是滋味。”陈容每天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上山砍柴,几年来,背篼背烂了3个。


“现在,娃儿就像是我的右手,没有她的帮助和支持,这个家,也许就维持不下去了。”陈少安说,女儿太懂事,所有家务都做得非常熟练。“都说穷人的娃儿早当家,但娃儿还太小,很多时候,真难为她了。”陈少安说,陈容脸上的伤痕,是两年前砍柴时,不慎摔伤留下的:“作为父亲,我感觉自己对不起她。”说着,陈少安哽咽了。


小天使


“我眼睛看不见,在家里走动问题不大,做饭炒菜能对付,但有时需要女儿帮忙切菜生火,递柴米油盐。”廖道碧说:“吃饭时,女儿给我夹菜,出门时,她在我在前面领路,一步也不离开。晚上看电视,她在旁边给我介绍……她就像我的眼睛。”


廖道碧说,陈容每天放学回家干完活,天色已暗,只好点着蜡烛做作业。条件虽艰苦,但女儿的成绩却很优异。“别人的娃儿一天有两元零用钱,陈容5毛钱也舍不得花,存起来买学习用具。”廖道碧说,上个月,县领导来慰问,送给每个娃儿一双保暖鞋、一双手套和一件防寒服。陈容舍不得穿,现在还放在柜子里。


“我就是爸爸的右手,妈妈的眼睛,有我在,他们会感觉到光明,我会一直给爸爸妈妈当右手和眼睛,因为我是他们的女儿。”10岁陈容的一番话,让在场所有人唏嘘不已。


如果你想帮助他们,请与本报新闻热线966988联系。(记者 周圆影报道)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