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过路费引发的争议

世界王牌 收藏 0 302
导读:河南农民时某8个月偷逃368万过路费,以诈骗罪获刑无期。这事要撂在过去,就是“挖社会主义墙脚”,无期徒刑算是轻的了。所以此事的罪与非罪,实在没有什么好争论的,所偷逃的路费计算方式也无懈可击,时某算得上是罪有应得。 但争论还是被引发了,高速公路何以有如此之高的过路费,才是争论的本质。时某并不是第一个偷逃过路费的,也不是第一个使用军警车牌偷逃过路费,肯定也不是最后一个,成都媒体还曾经报道过,有货车司机持枪或持仿真枪,强行通过绕城高速收费站的事件,算得上是铤而走险,而铤而走险的背后,肯定是利益的诱

河南农民时某8个月偷逃368万过路费,以诈骗罪获刑无期。这事要撂在过去,就是“挖社会主义墙脚”,无期徒刑算是轻的了。所以此事的罪与非罪,实在没有什么好争论的,所偷逃的路费计算方式也无懈可击,时某算得上是罪有应得。




但争论还是被引发了,高速公路何以有如此之高的过路费,才是争论的本质。时某并不是第一个偷逃过路费的,也不是第一个使用军警车牌偷逃过路费,肯定也不是最后一个,成都媒体还曾经报道过,有货车司机持枪或持仿真枪,强行通过绕城高速收费站的事件,算得上是铤而走险,而铤而走险的背后,肯定是利益的诱惑。




货车骗逃、规避过路费,但凡有驾车出行经历的人,都应该是见惯不惊的,身边呼啸而去的货车满载货物,多拉快跑,或超载、或污损车牌、或无牌,当然还有像时某这样冒用军车牌照的。出发点其实都只有一个,避免将利润全部交给高速公路管理部门。




第一个办法是少交,少交就要超载,假使你用5吨的货车,载上20吨左右的货物,只要收费处没有设置地磅,多半都会成功偷逃大额的过路费。高速路上发生过的大货车侧翻,致使周围车辆遭遇车毁人亡的事件,大多数都是大货车超载引起的。




再有一个屡试不爽的办法当然就是冒用军警车牌,时某只是被揭露出来的一个个案,其实在全国的公路上,挂着真假军牌的货车不计其数。时某一案尘埃落定,引发的争议并不是法院定罪量刑是否合适,也不是同仇敌忾批判时某之流大挖社会主义墙脚,而是我们的生活生产成本为何如此之高?




商务部长陈德铭对香港特首曾荫权使用的iPad很感兴趣,但他说这些在中国生产的玩意,为什么在美国只卖400美元,到了中国却要卖5千人民币,他要找美国佬为中国消费者讨个说法。部长的这番说法,曾经让我们很是感动。但是产生了一个误解,难道我们的生活生产成本居高不下,是美国佬干的?




iPad当然不是我们的生活和生产的必需品,不用iPad,我们还有别的选择,但将生活成本高昂的责任推给诸如苹果公司这样的生产销售商,并不是完全公道的。高速公路的高昂收费就是其中的一个因素,幸好我们菜篮子里面装的必需品是取消了过路费的,否则去年的流行词“蒜你狠”、“豆你玩”、“糖高宗”早就诞生了。




汽车的售价在20年下降了数倍,但用车的代价也是从前的数倍,而且还在不断提高。从某种角度来看,许多人为什么是同情时某之流的,可能因为他偷逃过路费的行为,使得一些物资的成本降低,最终也让消费者受益。我承认,这种心态有“窝赃”的嫌疑,很有罪恶感,但是我们的民生主管部门,确实应该检讨一下各项事关老百姓生活生产成本的税费,既不给时某这样的违法犯罪分子有勾结权力部门挖社会主义墙脚的机会,也实实在在让平头百姓的生存负担,变得稍微轻松一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