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再谈资本与发展

ping87387972 收藏 16 20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年时也愿意谈这个话题,很好,可以探讨一下。

其实由于资本主义的发展过程已经探讨的够多了,我眼拙,没看出有什么重大的不同,因此重点还是放在社会主义条件下资本的应用与限制吧。

再说明白点,由于东欧国家在苏联的军事高压下,而南斯拉夫由于国家小,其探索的经验虽然有益,但影响不大,真正有意义的讨论对象,不过是中苏不同的社会主义道路的对比而已。范围小一点,不知年时可同意?

苏联前期的发展道路,虽然存在不少问题(比如列宁制定的“新经济政策”是否终止的过早,其特点有点类似中国改革初期),但是重视重工和军工,毕竟保证了反法西斯斗争的胜利,一俊遮百丑,基本算是成功的。

有一点不可否认,长期的产业比例失调,是一定会有严重的经济后果的。但是这个后果的产生过程应该分析,不能被一句“苏联红军—军工集团的利益”就糊弄过去。

苏联是有时间调整产业结构的,所谓的“军工集团”再厉害,也要吃饭穿衣,不能吃坦克穿导弹。但是战后的有利形势使得这个调整未能发生。东欧和中国的高速工业化进程保证了苏联重工和军工的发展,用中国和东欧的轻工和农业产品,加上矿产资源作交换,这种剪刀差的利润,显然是有利于苏联的。在这种形势下,调整三大产业的比例缺少基本的经济动力。

当然老大之下,东欧各国是想有一定的独立发展权利的,也是进行了探索的。除了南斯拉夫因为军事的独立,保证了经济的独立以外,波兰、匈牙利、捷克试图进行的任何改革,都被苏联压制了。

这是我认为苏联未能及时调整经济结构的原因之一。

第二个就是未能及时引进市场机制(这一点又正是中国改革的主线)。当年斯大林为巩固政治权力的斗争中,恰恰用的是公有制问题取胜的。也许这成了魔咒,虽然苏联在提高劳动生产率过程中承认物质刺激,但到此为止,没有在经济结构中考虑引入市场机制,没有考虑放弃计划经济体制,结果经济难以真正搞活。

年时正是把这归于存在一个“苏联红军—军工集团的利益”,“任何改革都势必损害这个集团的利益”。为什么会损害?年时没有证明,直接就拿出了结论。

在我看来,苏联当时的结构未必不能调整,调整了也未必就损害了所谓“利益集团的利益”。其实另外一个因素现在看来也有强大的左右作用。

中苏为谁是真正的马列主义展开了论战。中国块头不小,在当时的“阵营”中,连苏联的权威都敢挑战,何论其他?因此,在这个形势下,苏联只能尽量保证自己的社会主义“纯正性”,赫鲁晓夫曾经想从南斯拉夫那里“取点经”,也就不了了之了。对苏联来说,关键是保住这种老大哥的地位,此时的任何市场化改革都会对其老大地位起到动摇作用。

中苏决裂了,而苏联的农业问题,也就在此时浮出水面。难道农业问题以往不存在?同样存在,但是有外来的补充——比如中国。失去了这个补充,六十年代中期,苏联的农业问题开始日益严重。

上世纪60-70年代,两大阵营的生活水平日益拉开,小兄弟们开始不太安分。捷克的自由化运动使苏联感到危机,保障军事高压成了唯一选择,军备竞赛就更加停不住了。这里面,俄罗斯的帝国理念显然也在作怪。

从此时起,可以认为苏联的道路已经不可逆转。有种种内外因素,并非是年时认为的“苏联红军—军工集团的利益”那么简单。

因为按年时的理论,也可以自然引申出中国改革前走基本同样的道路,于是有同样的问题和前景,但愿这并非年时的本意。

但是我们看到的是,中国转身了,转身的中国开始有限制的采用市场机制,开始改变全公有制体制为混合经济体制,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用“举世瞩目”这个词并不过分。

一种经济模式,有利必有弊。计划经济体制到了一定阶段,开始出现弊大于利的问题,那就得改。而改革开放以来的成就,证明了这次改革的成功。

其实资本主义也不是一条道走到黑的。当自由资本主义遭遇了1929年的全球经济大危机后,他们也在探索各种改革,罗斯福实行的“新政”,为国家介入经济和美国的福利制度开辟了道路。

只要政治家有足够的胆魄和明智,顺时而动,这种选择并非意外。

现在来看年时的下一个问题:“让我们思考如何既使国家得到发展,又避免苏联那样的命运”。年时的结论是:既然有后发优势,那就直接学习先进资本主义国家的经验好了,不要“由一个利益集团主导的各利益集团的平衡”,虽然表达的比较专业,不过坛子上的人都还看得懂,也就不解释了。下面的论述,只代表我的理解,就未必是年时的原意了。

后发优势,能否意味着可以跨越相应的经济阶段?因为后发优势,是否可以使政治选择不受经济发展的制约?

另一方面的问题是:目前存在于发达国家的“全民民主体制”,是经济发展的一种成果,还是经济发展的原因?

所谓后发优势,不过是有先发国家走过的道路为参考,可以少走一些弯路,发展会快一些。其实也不尽然,因为很多弯路是别人的体会,你以为总结出经验了,还未必是真经。前苏联积聚国力求发展,上世纪50年代达到高峰。一时间,世界上不少国家宣布自己也是“走社会主义道路”了,几个成功过?埃及?利比亚?还有一个我们的邻居——印度?

现在中国发展快了,也引起别人的注意,不过学的有点模样的好像也只有一个——越南(也许我孤陋寡闻了)。

可见后发优势,也是要结合国情的,否则未必有优势。打住!这怎么有点“特色论”了。

后发优势,能够使某些经济发展阶段缩短,却未必能够跨越。我知道的台湾地区,也是先走新竹经济特区,然后步步提高走过来的。韩国也是如此。他们的实体经济阶段,走得比我们现在还扎实一些。

在这些过程中,后发优势国家还有一个特点,都是集权搞发展。不知年时是否可以举出一个例外?比如最近被西方国家称为可能最先“晋级”发达国家的智利,其发展最快的时期是皮诺切特时期,不知年时是否同意?

这未必是一个令人鼓舞的结论,但是很实在。也许有它内在的规律?那就是,政治选择是经济发展跨越一个阶段的结果,虽然未必一定是。

那我们就再看一看,那些具备了“全民民主”特点,还值得“民主人士”景仰的国家,都有那些经济特征?

他们都实现了城市化。不难理解,在一个广大人口还在农村的国家,组织化有多大难度?他们如何实行自己应有的有效的监督责任?

他们在产业链上都居于中高端,而不仅仅是收入上居于高端,比如沙特。由于在产业链上居于中高端,使得社会公平较易于实现。容易想见,大量的就业人口还在产业链的低端,由于利润低,其工资和社会上有较大差距,谈公平显得虽然高蹈,却未免有些奢侈。本钱呢?

由于他们都居于产业链的中高端,因此国民收入相对较高,国民有较多的闲暇来了解政治,决定取舍。我总难于想象,一个出完一身臭汗的农民工,还不知晚饭是否有肉,他能腾出点精神来了解各政党的政策标榜。

中国现在看起来也就是钱稍微多了点,还经不起人口除。上面的几条,中国具备了吗?抛开了这些阶段,那民主选择真的还值得心仪吗?

有没有没达到这些标准就实行“全民民主”的国家?嘿嘿,大把!只是这些“民主国家”的成果一般拿不上台面,而各种问题却并不比中国少,所以不为那些口口声声要民主的人们看在眼里。

为什么?因为民主的关注在公平,不在效率。当然这也不错,老百姓就应该关心分配。只是在这个阶段,公平能解决的问题有限,所以成果不彰。

比如印度,发展速度在大的发展中国家中仅次于中国。实行民主制度。但是却以官员腐败,行政效率低而闻名全球。可能有人觉得这个例子不合适,那好,再换一个——巴西。比中国发展得早,具有矿产资源优势,国土比中国小不了多少,还有人口少的优势(1.8亿),人均已经有7000美元了,高过中国近一倍。也实行民主制度,对了,还有官员财产要透明的法案。不过,巴西的问题不比中国少。法案归法案,官员财产并不透明;左派政府执政十年,将基尼系数从61%压下不少,还有50%多一点。腐败和黑帮问题困扰巴西。我看他“晋级”的速度怕是赶不上中国。

这两个国家都被西方列入“金砖四国”,想必够典范。

金砖四国中还有一个国家,俄罗斯。从集权体制一夜间回到民主体制,这该解决问题了吧?解决了什么问题?如果没有能源优势,普京可能会有多大作为?现在俄罗斯的廉洁指数倒着数很容易找到(140多位,上榜国家一共才150多个)。当然也许有人不同意我的说法,因为据说俄罗斯的民主变了味。但那总是一个体制转变不可避免的过程吧?他总还是“民主国家”吧?体制转变是付出了巨大代价,还是获得了巨大成功?

要知道,他现在不过是“恢复”到前苏联的水平。比如,过去是他的“伏尔加”轿车卖到中国赚银子,中国得拿初级产品交换。现在不知还有什么?我知道的是,“奇瑞”轿车卖到俄罗斯去了。他的产业不平衡的问题至今未解决好,也是,既然能源赚钱快,其他产业的发展如何获得动力?现在俄罗斯出口中国的最大两宗产品是什么?石油与木材,标准的初级产品。不考虑到政治因素,中国会要他的核电站?或者中国看中他的隐形机T50?

过去有句话:“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年时想必听过。现在中国的问题,在年时看来,会不会“一民主就灵”呢?

我看很难。

那么,“取法乎高,仅得其中”也不错呀。现在就开始搞民主,用公平调动人们积极性,发展不也会很快吗?

良好的愿望,却只有部分的道理。

作为执政者,更关注的还是提高国力。别跟我吹发达国家的政府关注民主,那是用来说事的。看这些国家总统访问,不是带着一堆企业家随访,就是自己亲自披挂上阵搞推销。现阶段的国际竞争就是这样赤裸裸的。

年时以为,他们的民主都是政府推动的结果?那可是倒果为因了。

因为发展,这些国家产生了一批被他们称为“中产阶级”的人们,这些人财产不比大资本家,却也过得滋滋有味。他们最希望社会稳定,而他们有一定的资产作后盾,又有相当的人数,因此有相当大的政治能量。在那个时代,是底层的斗争甚至骚乱,加上这批人的努力,这些国家才逐步走向目前的民主状态。

民主从来就是民众争取来的,政府只是顺应潮流罢了。

社会不产生这样一批人,不具备上述几个条件,民主的努力往往离动乱不远。而动乱恰恰破坏经济发展,使资本逃离。年时应该记得泰国的事情吧?这是个民主国家吧?那么如果它能够有效地促进公平,何来红衫军和黄衫军的对立,并且这种对立最终酿成动乱,促使资本逃离,影响了国家的发展?两派为什么不能和平解决问题呢?比如投投票,搞搞全民公决什么的。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民主国家”上升为发达国家总是很难的原因。而一些集权求发展的国家,如果发展道路选择合适,虽然也受种种社会问题的困扰,倒是比较成功的升了上去,并逐步完成了民主转身。年时不需要例子吧?

原因也不复杂,后发,意味着在较短时期内赶上去,同样就意味着矛盾的集中爆发。中国现在存在的问题,是可以在发展过程中解决的,在稳定中求发展,也只能在发展过程中求得解决。虽然年时有疑惑,“后发国家有后发优势,放着资本和足以先进国家的经验教训不去学习吸取,要把人家的老路再走一遍,难道是聪明的吗?”可事实是:你可以压缩过程,减小代价,但是你想绕,是难以绕过去的。

那么,现存的问题不解决彻底,就无法前进了?不会的。

我们讨论的题目是什么?资本与发展。只要掌握好发展尺度,资本本身不会满足于处于低端产业链,在政府的指引、限制和扶持下,资本也会按照这种指引走向产业链的中高端,资本有利益最大化的要求,看你怎么利用和限制。

利用政策,打压虚拟资产的增值冲动,鼓励实体经济的增值冲动,资本就会逐渐汇聚于中高端实体产业,比如汽车制造,比如航天航空等等。中高端产业的发展,就会培养出真正的“中产阶级”,不是那种被一套房子就打回原型的“伪中产阶级”。资本已经多次展现了自己的这种能力。

中国政府,表现了发展的决心,也显示了选择道路的精明,虽然这种精明不排除一些失策,但是政府同样展现了纠误的能力。

90年代,就有发展与腐败赛跑的提法,事实是,政府并未停步,在抓发展中抑制腐败,发展跑赢了。现阶段的问题,依然只能在发展中解决。

社会主义,不是只能在达到资本主义的先进生产力条件下才能实现吗?那就一定要回头建立一个资本主义社会?就不能充分利用资本力量,限制它的危害(现在的问题,不正是资本不受制约发展造成的吗)?中国正在进行的,不就是这么一场实践吗?

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特色的道路,其实也并没有什么“特色”,充其量,只是把其他后发国家的经验,在一个更大的环境下演绎得更充分而已。

年时以为如何?

本文内容于 2011/1/20 15:27:15 被ping87387972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