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争 正文 三十四

wujin794793160 收藏 3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


从挺进支队隐蔽的位置到九龙潭大桥的桥头,约摸也就七八百公尺的样子。


一排长王晓福正带领着一班的战士沿着公路旁边快速前进,突然,寂静的夜色中,他们听到身后隐约传来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沿路还没跑出五十公尺远呢,战士们赶紧往山脚边靠拢,想等机动车先过去后再继续前进。


发动机的轰鸣声变得清晰了些,听上去象是摩托车的声音。王晓福站起身来观察了一下,只见远远地有一盏大灯正缓缓往桥头方向移动着。


仔细辨别过发动机的声音后,王晓福确定开过来的这是一辆摩托车,他当即就决定拿这辆车开刀,对身边的副班长刘海涛道:“准备绳子!”


刘海涛立刻会过意来,取下肩头上挂着盘成一圈的绳索,递给了王晓福一根绳头,然后带上两个战士一边转着圈地放着绳子一边快速往公路对面跑过去。


等大家在公路两边埋伏好后,摩托车也基本开了过来,是一辆偏三轮。车子的速度在这种冰雪路面上并不算慢,显然是有什么紧急任务要执行。


看着车头灯的距离只有十来米远了,王晓福把手中的绳索扯了一下,对面立刻会意,把绳索象拔河一样拽紧了,两边的人同时站起了身。


“吱——轰!”


骑车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绳索勒住了脖子,从车上倒飞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公路上。摩托车和车斗中的家伙也在路面上向前滑行了一段距离后侧翻、摔倒。还没等这两个人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几只黑洞洞的枪管已顶在他们的脑门上。


这是两个南韩士兵。从抓到的两个“舌头”口里,帅青山了解到敌人守桥的部队不止是一个伪军排了,又加上了两个美军连。而且根据上峰的命令,桥头已经严加戒备。


这下可难坏了帅青山。他琢磨着:上吧,我们不足两百人,去对付武器装备精良,又有充分戒备的三百多敌人,不仅难以把大桥炸掉,就是想要靠近它,也得付出巨大的代价,何况敌人是以逸待劳,我们是一夜行军,已经相当的疲劳了;不上吧,上级给我们的扎口袋任务如何完成?


他刚才看见王晓福抓“舌头”,又单独派出去侦察的崔志星这时候也回来了。崔志星侦察的情况,更证实了帅青山的判断。大桥周围的敌人确实看守得非常严,任何人通过都有几道岗哨盘查。


帅青山看看天色,眼见就要拂晓了,他见队伍停在山前的雪地上实在太暴露,便命令把队伍拉上山,先找个稠密的松树林隐蔽下来。


现在已经到上级指定的炸桥时间了,队伍还只能停留在这个地方动弹不得。帅青山急得在林间的雪地上,呆呆地站了好一会儿,猛地弯下腰捧起一堆雪,使劲儿握得紧紧的,捏成雪球对准远远的一丛树,猛地投掷了过去。“叭!”石块般的雪团正打中树干,然后散落在山坡上,树上的雪也纷纷扬扬落了下来。


帅青山有这样一个本领,只要距离五六十公尺远近,不管什么东西,只要稍硬点儿的,他一甩手就能准确地击中目标。他有个习惯,每次遇到很不顺心或心情烦躁的时候,总会捡起石子或土块,随便照准一个目标,一下下地扔过去,仿佛这样就可以发泄自己的不满,或者说可以把解决疑难的对策仍出来一样。


向旭东知道帅青山有这个习惯,在一旁眯缝着眼瞅着他,这“叭叭”击打树干的声音象一记记重锤敲打着自己的心。他极力抑制着焦急的心情,走上前缓慢地问道:“怎么样?沉不住气了?”


帅青山挺直了腰,拍打拍打两只手上的雪花,皱着眉头道:“真他娘地,莫非就让这些狗娘养的治住了?”


“急了?伙计,冷静点儿!”向旭东劝慰道


帅青山闻言扭头看了看他,没有吭声。


从松枝间漏过来的渐渐淡了下去的月光,斑斑点点地照着战士们的脸。多少道眼光在看着队长和指导员,只等他们一声命令,马上就会象箭一般地离弦飞去。可是,时间在慢慢地过去,总也不见领导开口。


同志们有些不耐烦了,一些人解开干粮袋,倒出炒面,和着雪放进嘴里;一些人干脆什么也不管了,拄着枪支,背靠上一棵树,闭上了眼睛。他们在打盹吗?不,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谁又能睡得着觉呢?


向旭东慢慢靠近战士们,留神他们的低声议论。听着听着,有这么一句话引起了他的密切注意:“反正已经铁定要耽误时间了,干着急又有什么用?事情往往越急越拿不出好主意。胡琴拉久了还得松松弦呢,我就不相信敌人都是铁打的,折腾了一宿,他们能不困?就这样一直紧张下去?”


向旭东没听出是谁在说话,但这个说法却使他心里一动:对呀!敌人在夜间和拂晓戒备的很严,这时候不能硬拼,为什么不在他们“松弦”的时候另打主意呢?


他心中霍然一亮——对!就这样办!向旭东将自己的想法跟帅青山说了一遍,这一下提醒了帅青山,道:“啊?你是说,咱们等过了拂晓再上?!”


“对!敌人不可能老是这样一直紧张下去,过了拂晓,等他们疲惫犯困,需要休息的时候……”


帅青山还没等向旭东把话说完,猛地在向旭东的肩胛上捅了一下,道:“啊!我懂了!你这鬼小向,算摸准少爷兵的脾气了!你等等,让我再好生想想。”


他用一根手指轻轻地敲打着自己的脑门,思索了片刻,又跟向旭东商量了一下,掉头喊道:“林海波,去通知班、排长们,跑步到这儿来。”



注:两个俘虏的命运最后怎么样,周世祥给忘掉了。你懂的。呵呵!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