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兵 正文 第一章 损友

没枪的民兵 收藏 0 16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2.html


“各位旅客,开往湖龙县的班车马上出发了。请前往湖龙县的旅客朋友们携带好行李,在15号门检票上车……”


甜美的广播声在嘈杂的候车厅里响起,靠近15号门的旅客们纷纷站了起来,一手拧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一手捏着车票开始排队。


“妈的,死胖子怎么还不来啊!”田明建站了起来,看着车站的入口处骂道。


左看右看,还不见自己的同伴过来,田明建不得不排到了队伍后面等待检票上车。


看着前面这位背影貌似老妈的中年妇女,田明建的心顿时沉了下来,暗想自己又让老妈失望了。


没办法,上个大学拿个派遣证,回乡吃皇粮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编制太难上、工作不好找、竞争太激烈,连以往没人去的乡镇机关都成了大学生们追捧的对象。


老妈在电视上看到省城人才市场,面向社会招募公务员的广告后,便逼着自己前来报名。但他那个文凭实在是拿不出手,三本的毕业证不谈,而且还注上了某某分院。


花了家里十几万读了个三本,现在连自己都不知道学了些什么。一毕业就失业,田明建多多少少感觉对家人有点愧疚,仿佛欠了父母很大的债一般!


尽管来了也是白来,为了不让父母伤心田明建还是来了。当然,人才市场是没去的,到了省城后就与女朋友缠绵了三天。


“贱哥……贱哥,我来了……”


只见一个大胖子,捋着袖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从候车厅门口跑了过来。


胖子的肥肉晃得一身起伏不定,拍着田明建的肩膀,仿佛久别重逢一般,其实两人三天前还一块!


“贱哥……紧赶慢赶还是赶上了,还……还好,车还没开。”胖子贼眼忒忒的看着田面建,一边擦那额头上的汗珠,一边气喘吁吁的说道。


“甄晓仁,这三天去哪逍遥了?”


甄晓仁从裤袋里掏出皱巴巴的车票,笑道:“贱哥,我哪有你快活啊!就在网吧里泡了三天,对了……你的雨洁妹妹还好吧?没跟别人跑了?”


见死胖子来的这么晚,还说自己的雨洁妹妹跟别人跑了,田明建在他的大额头上狠狠的戳了一下,叱了句:“少提我的雨洁妹妹,该想想回去后……怎么给咱们父母交代吧!”


田明建从小到大忌惮的角色,只有老妈和姐姐俩人。除那俩人对付不了,出了门自己就是别人忌惮的角色。虎着脸瞪着眼的田明建不怒自威,让甄晓仁尴尬的挠了挠他那胖脑壳。


正如田明建所说,甄晓仁也同样面临着该怎么向父母交代的问题。心情多少有点沉重的二人,没精打采的检票上车,看着车窗外行色匆匆的旅客陷入了沉思。


“我说,贱哥,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听我爸前段时间说,实在不行再给我托托人,有了这个数上供,这工作的事应该能搞定。”


看着甄晓仁竖起的四根胖手指,田明建皱了皱眉头:“四千?”


“哎呀,我的贱哥,你怎么比你爸还抠门?四千能干什么?请人家吃顿饭可能都下不来……起码四万,这还是敲门砖!到正儿八经有编制、能上班还不知道要花多少呢?”甄晓仁一副大惊失色的表情,暗想这开饭店的爷儿俩,还真不是一般的小气。


“废话,你爸是派出所长,我爸是厨子,这能比吗?你爸那是民脂民膏,我爸那是血汗钱,供我上大学已经花了十几万,我能逼我爸再花钱找工作吗?再说……我家已经供了我和我姐两个人上大学了,他就是想,也拿不出来啊!”


田明建摇着头,有点烦。早就知道大学毕业工作难找,自己这三本又实在不够看,也就没敢想着在大城市里混。谁知道老家的就业形势跟大城市里差不多,往届毕业两三年的还在游手好闲,想混份旱涝保收的工作,简直就没门儿!


学校里的憧憬和理想都是美好的,不过一出校门,美好都留在了学校,剩下的全是实现不了的理想。


“贱哥,咱们可是从小到大的铁哥们!咱们走到哪说哪,有关系你得赶紧的,别误了前程,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那个地儿了!能混个行政编制最好,搞个事业编制也行。实在不行,企业编制也能瞎混着,总得有个先落脚的地儿吧,总这样呆在我爸的派出所里当协警没前途!”甄晓仁说的言之凿凿,看样子倒真是一番好意。


田明建听出点什么来了,话锋一转:“晓仁,你有门了?”


“呵呵……我爸说了,反正我没什么大出息,正托人让我到镇政府里混混呢!先当个干事什么的,没准过两年还能捞个副镇长干干。”甄晓仁看了看前后没人注意自己,便得意洋洋的说道。


田明建不屑一顾道:“好像镇政府是你家开的似的!就你我这学历,就你这形象,能成为国家公务员吗?”


“呵呵,贱哥,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学历和形象都是表象,幕后才是根本!以前是老师决定我们的命运,现在是领导决定我们的命运。只要你做到位了,领导说你行你就行。”


“唉!哥们我是越混越不像人,现在连你都不如了,真不知道是社会问题还是我的人品问题。以前说下岗职工可怜,我看我比他们还可怜,连上岗的机会都没有,何谈下岗?我真羡慕你啊……甄晓仁,如果我也有个当派出所所长的爸爸,还至于这么操心吗?”田明建落魄的感叹了起来。


甄晓仁家跟田明建家是世交,两人的父亲一起到部队当兵,一起复员回家。甄晓仁的父亲当时被安置在派出所,而田明建的老爸则是镇办主任。


可惜父亲为了生田明建这个活宝传宗接代,把自己的铁饭碗给砸了。而甄晓仁的父亲则一步一个脚印儿,当上了镇派出所的所长。


两人打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在学校里没感觉什么,这一出校门家庭的差别就优劣立现。田明建在学校里叱咤风云、如鱼得水,一出校门就觉的处处制肘、举步维艰。反倒是甄晓仁有个好爸爸,有什么事都不着急,净等着家里安排。一想到这儿,田明建就是一阵莫名的失落。


甄晓仁一听到这话,恍然大悟的接茬道:“命苦不能怨政府啊!这还是你教我的……咱们大学的社会老师不是说了吗?这毕业不等于就业,而是意味着失业,咱们要时刻准备着接受社会的再教育。什么时候接受完再教育,什么时候就可以就业了!”


田明建点了点头,苦笑着问道:“既然你都已经有门儿了,那你怎么还跟我一起到省城来?还信誓旦旦的跟你爸说什么来着,……对……我好像记得你说要应聘省直机关的什么岗位。”


“我说贱哥,兄弟我全是为了你啊!如果你一个人来没报上名,那多没面子啊。我来陪你不就是两个人了,你也可以给你爸妈个交代不是?”甄晓仁一副兄弟情深的表情。


接着又呲嘴眯眼的嘿嘿笑问道:“对了贱哥,贱嫂这段时间还好吧?说真的……有些日子没见她了,还真有点想她呢!”


看着胖子这暧昧的样子,田明建就是一肚子火。这是他仅次于工作的一个心病,又被这个死胖子给挑出来了。


“我说甄晓仁……你怎么总惦记着我的女朋友啊?”


见田明建变了脸,甄晓仁不无幸灾乐祸的道:“贱哥,难道真的吹了?嗯……想想这也正常,你说雨洁妹妹那么漂亮,又在省移动公司上班,能没有人追吗?”


田明建盯着甄晓仁,咬牙切齿的道:“死胖子,你是不是巴不得我们吹啊?”


“我靠,贱哥,你们吹了正好,那我就可以乘虚而入了!”甄晓仁打趣着,脸色的肉颤着,小眼淫光四射。


“就你,一身的肥膘,哪个女人见了你会有性欲?我看有食欲还差不多。”田明建给了他个白眼,不怀好意的挖苦道。


“有欲望就有希望,食欲也是欲望嘛!呵呵……你家雨洁妹妹就喜欢我这身肥膘,怎么着?气死你……!”


“猪头,我半年没修理你,你还翘尾巴了,拿你贱嫂开玩笑是不是……”


田明建一听火冒三丈,猛的伸手掐上了一脸淫笑的甄晓仁。两个损友对掐上了,周围的乘客纷纷回过头来,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当见到刚刚还掐的死去活来的二人,一个英气逼人的给众人来了个微笑,另一位胖嘟嘟的家伙,也露出了阳光灿烂的笑容。众人这才明白,原来是俩小子在打闹。


车上人多施展不开手脚,田明建不得不收手坐到一边,而甄晓仁则报复的说道:“贱哥,说真的……你要常常来看看你那柴火妞,不然真要戴绿帽子了……哈哈……”


甄晓仁这句说的得意之极,笑的猥琐之极。看着他这样儿,田明建笑了,被气笑了!


虽然二人一直互相攻击、互相出卖,但还是手足情深。毕竟两家是世交,倆人的境遇也非常相似,一起上学、一起留级、一起花高价上大学、一起毕业、现在仍然一起待业。


倆人说话从来没有投机过,经常还为点破事打的鼻青脸肿,不过从来都没有反目过。这对没心没肺的朋友,也就有这点好处,再大的火气也过不了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