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解放军史上唯一叛逃后又被击毙事件





一九六六年一月八日夜间,吴文献、吴珍加及吴春富三名中国解放军驾一艘登陆艇投奔马祖,但九日下午在台湾军方以专机将他们接返台湾途中,遭中国米格机击落,引用解密资料,披露整个过程,指击落台机为中国中央军委、国务院总理批准的“惩处叛徒”行动。


一九六六年一月八日夜间,大陆福建沿海中国某守备师船运队一艘五十吨的小登陆艇,从马尾装运物资前往霞浦,以十节左右的速度向东北方向行驶,艇上共有十人。驶至马祖海域时,该艇依预订航行计划实行灯火管制,摸黑航行。计划已久的吴文献等三人趁机开枪,击毙艇长等七人,将登陆艇驶至马祖。此一事件震惊福州军区,也震惊中国中央。“三义士”驾艇投奔马祖后,中国福州军区彻夜研究情况和对策,同时密切注意台湾有关单位和马祖的一切动静;解放军晚即便透过管道,获知台湾将于一月九日派出专机,运载台湾空军情报署官员前往马祖迎接“三义士”,并在台北筹办数万人的欢迎大会,届时数百名记者将在现场进行全球报导。福州军区于是提出在台海上空截击该专机的计划,同日凌晨立即上报中国中央。


一月九日早晨,中国中央军委便批准了该作战方案。当时的中国总理周恩来指示中国空军,“有把握、有利就打掉它,没有把握也不是非打不可,总之不要吃亏”。于是中国中央军委、空军和福州军区做出具体部署。负责任务的中国航空兵第廿四师的两对双机,以副大队长李纯光、副中队长胡英法驾驶歼五双机为主,飞行员沈学礼、杨才兴驾驶歼六双机为辅,拉开间隔平行前进,扩大搜索面。受领任务后,飞行员做好准备,在机场起飞线待命,各类战勤人员都处于一级战备状态。


一月九日早晨,台湾空军从台湾派出一架C-型运输机到马祖接三名义士;飞机八时卅七分飞抵马祖,但由于操作失灵,降落时机翼擦地损伤,无法执行任务。台湾方面于是立即派出一架PBY型海上巡逻机运送维修器材和人员去马祖,其中包括少数新闻记者。由于C-型运输机一时无法修复,加上PBY型海上巡逻机载运量小,无法一次运返义士和相关人员,于是台湾又从嘉义救护机中队派出一架HU-216(SA-6)信天翁式水陆两用机前往,中午十二时十一分降落马祖。当天台湾军方曾以三次无线电通话,传送专机将起飞的假消息以试探中国。飞机降落后两个多小时,方开始无线电通话,马祖方面问:“我们已准备好,何时起飞?”台北方面答:“按计划行动”。以后又通了两次话,未见中国动静。当天下午十五时三十分,台湾方面研判危险期已过,停留马祖的专机开始活动。十五时卅五分,HU-型救护机载著义士和记者、台湾空军情报官从马祖起飞。


十五时三十三分,福州空军获悉马祖有飞机出动的情报,立即令待命的战机进入一级战斗准备。十五时卅八分,福建沿海的地面预警雷达发现HU-救护机在马祖东南七千公尺处,高度两百至三百公尺,速度每小时两百至两百四十公里,航向一百二十度,直飞台北。十五时四十一分至四十三分,福州机场两组四架飞机先后起飞,歼五双机为第一梯队,歼六双机为第二梯队兼掩护。当时的计划,若歼五双机未击落HU-专机时,第三梯队再进入攻击,两组飞机间隔五至十公里。十五时五十一分十五秒,歼五僚机胡英法发现该专机,立即报告长机和地面指挥所,长机李纯光于是下令攻击。福空指挥所也下令:“没有发现什么新情况,坚决打!”


胡英法迅速占位,以时速四百公里的速度飞向专机,距专机八百公尺时首次开炮,因距离远未击中,继续接近至五百七十六公尺时二度开炮,击中专机尾部,相距一百四十公尺时脱离。随后长机李纯光进入,保持每小时四百公里的速度前进,并降低高度至两百公尺,距离近待连台湾空军的机徽都看得很清楚。距专机三百六十公尺时,他第一次开炮,专机左发动机冒白烟,相距一百三十公尺时脱离。此时专机左发动机已失效,只靠右发动机飞行,速度愈来愈慢,高度愈来愈低,并不断向台湾求救,“遭解放军数架飞机攻击,情况危急,请求紧急援助”。


此时台湾方面发现没有空中掩护,临时起飞战机已救不了该专机。李纯光接著回来再进行三次攻击,当他第五次进入欲再攻击时,专机已坠海。专机上共有十七人丧命。由于台湾空军组织不严密,事先没有进行有效护航,出事后海、空军乱作一团,不知所措,出动三十多架次F-型战机和多艘军舰搜寻,均一无所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