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枪:《潜伏》原著作者龙一倾情打造 正文 第三章(2)

龙一借枪 收藏 6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7.html[/size][/URL] 于是,熊阔海故意否认杨小菊的猜测,以激励他的谈兴。他笑道:虽说小泉敬二已经把我吓成了惊弓之鸟,但你怎么也会误信传言?实话告诉你,我本人对他毫无兴趣。 杨小菊闻听此言一下子大笑起来,露出两排洁白细密的小牙,说道: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正在计划暗杀小泉敬二,连小泉敬二自己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7.html


于是,熊阔海故意否认杨小菊的猜测,以激励他的谈兴。他笑道:虽说小泉敬二已经把我吓成了惊弓之鸟,但你怎么也会误信传言?实话告诉你,我本人对他毫无兴趣。

杨小菊闻听此言一下子大笑起来,露出两排洁白细密的小牙,说道: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正在计划暗杀小泉敬二,连小泉敬二自己也清楚得很,所以才派人放出话来禁止间谍们卖情报给你。然后他压低声音道:形势对你很不利呀,老弟!如今在这块弹丸之地上,只有我还有胆量帮助你,除此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

那么你能帮助我什么?当然是情报,而且不用你花钱。什么情报?小泉敬二会在什么时间出现在什么地点的情报。比如说?比如说,日本“居留民团”会在小泉敬二离开本地之前给他举办一个大型欢送会。时间地点?所以我们才要合作嘛。那么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东西作为交换?一个人。什么人?一个女人。什么女人?

杨小菊故意让熊阔海的最后一个问题危险地悬在半空中,他自己则翘着小指上的翠玉指环,端起咖啡杯慢慢啜饮,瓷器般漂亮的小脸上流动着得意的珠光。熊阔海也端起咖啡杯,目光微垂,观察杨小菊搭在白亚麻桌布上的另一只手。这只手的拇指和食指正轻巧地捏着象牙烟嘴,香烟上结着长长的烟灰,一派意态闲雅的样子,但是,他最终还是发现了杨小菊那根蜷缩在手掌心里的无名指正在神经质地抓搔着桌布。这是他在与杨小菊的历次交易中发现的规律,一旦杨小菊急切地想达成交易的时候,他平素遮掩周全的身体上总会有一两处细节显露出不同寻常。也正因为掌握了对手的这个弱点,他认为自己在以往的交易中总能在最后关头占些便宜——他这是将年轻时推牌九赌钱的经验运用到了革命工作中,而且很有成效。

杨小菊喝光咖啡,连同熊阔海的账也一起付了,并且在侍者的银托盘里留下了丰厚的小费,然后笑道:您猜想得不错,也不要舍不得,我想要的女人正是裴小姐;我们知道她不是贵党党员,你们的组织对她没有任何约束力,但是,在她的问题上我们还是很尊重您的意见,因为,她毕竟是您的情人。

裴小姐不是我的情人。熊阔海回答得斩钉截铁。

随便您怎么说,但小泉敬二很快就要南下了,请您抓紧时间考虑我的建议,我等待着您的好消息。说话间他又将糕点向熊阔海推了推说,这是我送给你女儿的,听说她吃得很差,住在地下室里又很冷,长此以往会营养不良的。

该死的,熊阔海不禁大怒。既然安德森和杨小菊已经清楚地知道了他妻女的秘密,那么,日本人和中共党组织早晚也会了解这一切。这就是作为半公开身份的间谍的难处,你的对手总会有办法弄清楚你所有的秘密。

在刺杀小泉敬二这件事上,杨小菊的行为并没有出乎熊阔海的意料,因为,在小泉敬二抓捕、杀害的抗日分子当中,国民党的人员要比共产党的同志多很多。杨小菊此前也必定是接到了上司的命令,不能让小泉敬二到上海去,只是,这个有洁癖的家伙不想自己动手。

他心中非常清楚,杨小菊不肯亲自动手的原因,是他惧怕日本人对他个人进行报复。通常情况下,如果仅仅是联手除掉日本侵略者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他会很高兴并且很小心地与杨小菊合作,但是,杨小菊却借此机会要挟他交出裴小姐,这便将他激怒了。于是,他明确地拒绝了杨小菊提出的要求:对不起,您想瞎了心啦。

其实,有关裴小姐的事,杨小菊已经不是第一次提起。他需要的是裴小姐话务员的工作所具有的情报价值,更重要的是,裴小姐精通日语,可以监听日本人的电话。很长时间以来,杨小菊一直在想办法往电话局中安插自己的内线,但都没能成功。管理电话局的英国人对此事防范得极严,所以,发展裴小姐作为他们的内线应该是最便利的选择。然而,熊阔海绝不会让他这样做,因为,连熊阔海自己也不曾利用过裴小姐,不想让她参与到这种可怕的生活中来。

现在,情报俱乐部的消息来源被断绝了,而杨小菊提出的无理要求也不能接受,所以,要想找到小泉敬二的行踪就只能自己动手。

老于听他汇报过新情况之后,对他的想法很支持,说他会让所有的同志都带上小泉敬二的照片出去侦察,要不惜一切代价找到那家伙的行踪。

看来,组织上的同志们并没有因为不得不启用他的方案而感到不快,在这一点上熊阔海感到很宽慰,这才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和真正的革命者应有的胸怀。然而,他又确实不喜欢老于的那个“不惜一切代价”的说法,但是他知道,此时绝不能重弹那个“珍惜生命”的老调了,便对组织上提出了另外一个请求。

他道:现在我们即使发现了小泉敬二的行踪,也已经很难接近他了。老于点头称是,且在脸上露出惭愧之色。他又道:所以,我需要一挺轻机枪。这样一来,一旦找准目标,我就可以在远距离将他射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