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为欧洲人羞耻

[原创作者]独孤求异

前两天在网上看到了《晒晒万恶资本主义社会人民的福利》一个帖子。我相信很多人也看到了这篇文章。从作者的题目上看,给人有些怪怪的、酸酸的、欲吐不能的感觉。至于作者出于什么用意,鄙人不想对此过多的探究,可以姑且不论。单从内容上看,我相信每个人看后,都会对欧洲国家,如此优越的高福利政策一定仰慕的很,欧洲人天堂般的生活也一定会使很多人产生羡慕,甚至有些人会垂涎三尺,后悔自己生错了地方?同时也会自觉不自觉的拿我们现在的生活和欧洲人去作对比,由此就会产生不满甚至是怨恨的情绪。

对优越生活的追求和向往,是正常人的一种心理状态,无可厚非。我也不是葡萄架下的狐狸,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更不是印度的苦行僧,甘愿以苦为乐。但我想对大家说的是,先不要着急羡慕,因为作者只告诉你欧洲人豪华福利生活好的一面,而没有告诉你,这种生活的后面是什么?它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它还能维持多久?不妨了解清楚了在羡慕不迟,否则就会被误导。


一,欧洲人的高福利政策,已使欧洲国家不堪重负。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国家纷纷开始搞福利政策。这些措施防止重蹈大萧条和战后动荡的覆辙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应当明白,当时的人口和经济状况与现在完全不同。人口迅速增长,向经济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劳动力。人的寿命不长,退休金支出并不过分。慢性病也不普遍,医疗支出不大。依靠技术更新,劳动生产力快速提高,就能有效的保证经济增长的高速度,和高福利政策的实行。

时过境迁,几十年后欧洲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致命影响有两点。

一是人口变化。生育率低,人口老龄化日趋严重,上世纪五十年代,英法等国雇员与退休人员的比例为7:1,预计到2050年这一比例下降至1、3:1。这就是说欧洲人由原来7个人养一个退休老人,变成不足2个人养一个老人的局面。

二是消费观念的变化。长时间高福利生活的滋养,欧洲人已经养成贪图享乐,好逸恶劳的坏习惯,他们不以为耻反而为荣,把大量的时间用在了休闲上,把主要的精力消耗在享乐上。这势必影响到经济的发展。从1950年至今,欧洲国家GDP平均增长速度不超过2、7%。经济低增长,还要维持高福利政策下的豪华生活,唯一的出路就是借债。许多欧洲国家,例如希腊和意大利,国债数额已超过GDP的水平,并将继续增长。据预测,一年半后,希腊债务将超过其GDP的50%。英国的国债在10年内将相当于其GDP的水平。欧元区的16个成员中平均债务水平相当于GDP的84%。德国的经济状况算好的,但国债水平也到了GDP的76.7%,预算赤字为GDP的5.2%,两项指标都违反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

自从冷战结束后,欧洲人似乎很少担心过什么,甚至不再担心外国军队,现在他们却开始有了一个新的担忧,那就是——外国债券持有人。


二、难乎为继的高福利生活,让欧洲国家领导人深感无奈!

俗话讲: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也不是一两年的事情了,可以说由来已久,往前推算,在八十年代初就有征兆出现,但历届政府都是得过且过,谁也不敢去叫这个“真”,更不敢在“高福利”这个太岁头上动土。甚至有的国家领导人为了讨好选民,竟然对长远的利益而不顾,实行加剧危机的政策。比如法国1983年,密特朗任总统时期,将法定的退休年龄从65岁降低到60岁,这无疑为以后的财政留下了更加沉重的包袱。以后几届政府为了扭转财政危机,试图削减福利开支,延长工作年限,但都被反对的呼声而吓退。1995年阿兰•朱佩任总理后,尝试将养老金缴纳时间从35年延长到40年,并规定60岁的最低退休年龄,却导致各个工会的一致抵抗,掀起声势巨大的罢工运动,改革未果。2002年德国总理施罗德连任后,决心改革失业保险和救济制度,推迟甚至暂时冻结退休者养老金的增加,对拒绝再就业者予以削减救济金惩罚等,结果这些方案还在酝酿时就遭到民众强烈反对,致使他领导的社民党支持率大跌,最终导致2005年秋的提前大选并丢掉了职位。福利改革成为欧洲政客们最为头疼却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的赤字是债务最主要的构成部分。而这些都是刚性的社会福利:只能增加,不能减少;只能建立,不能取消。谁想打这个主意,只能是死路一条。选民要么通过街头政治,要么通过选票,将执政党赶下台。为了赢得选举,各个政党的政客们不得不依靠举债来维持社会的平稳。通过增加国债的发行,间接的为富人减税,换取富人的选票。坚持高福利政策的延续执行,博得穷人的满意,而获取穷人的选票。这些方法虽然犹如饮鸩止渴,但为了不被轰下台,也只能如此了!

几十年了,危机犹如病魔一样,紧紧依附在欧洲国家高福利政策上如影随形,知道病因,也知道治疗的药方,却没有一个政治家,有勇气、有能力帮助国家服下这一剂苦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欧洲的巨人日趋衰落,病入膏肓。


三、高福利豪华生活,使欧洲人失去了往日的风度。

衡量一个社会制度是否先进,那就是看这个制度能否每时每刻的调动人民的积极性,起到这个作用就是先进的,反之就是落后的。也就是说先进的社会制度,不但给人有享受生活的权利,同时也要给人有奋斗的动力和不思进取的压力。

欧洲人现在既没有创造的动力也没有生活上的压力,心安理得的坐享其成。欧洲自愿失业率非常高,“因为有如此高的福利,人们都不愿意去做辛苦的体力活。”在荷兰、德国一些小城市中这种现象更加明显。有郁金香之国之称的荷兰,城市地铁的地面非常肮脏,清洁工工作辛苦,当地人宁可选择失业也不愿去做这个工作。高福利政策下的这一代欧洲人,已经把享乐看作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包括休假、不加班、工作间隙的“咖啡时间”等,都被欧洲人当成不可侵犯的权利。

一家美国媒体讽刺说,希腊像一个亿万富翁那样消费,可事实上他们连百万富翁都算不上,拿着士兵的工资,却过国王的生活。

说起希腊,自然而然的让人想起希腊的一个哲理故事——海滩上,富翁看见渔夫躺着晒太阳,责备道:“大好时光,你怎么不去打鱼?”渔夫问:“打那么多鱼干什么?”富翁答:“卖钱啊!”渔夫又问:“卖那么多钱干什么?”富翁答:“有了钱,就可以像我一样,过上自由、快乐的生活,悠闲地在海滩散步啊!”渔夫笑了:“我现在不正在享受这样的生活吗?”如今说起这个典故,恐怕人们不会再叹服于希腊人的思辨能力,而是要恼怒其贪图享受的生活方式了。

几十年了,已经习惯悠闲生活的欧洲人,为了维护高福利下的豪华生活,他们不是去厂房,田间劳动来增加产值,而是走上街头去罢工,向当局显示维护高福利政策的决心。欧洲去年的大罢工可以用此伏彼起,波澜壮阔来形容不为过分。有人戏弄的说:罢工已成为欧洲人生活的一部分。看来,要想有惊无险地化解这场债务危机,同时又要避免滋生新的社会矛盾,欧洲各国的政治家们还真的要拿出一点智慧才行。


欧洲国家奢侈的生活,无度的挥霍和现在所处的窘境让我们为他们担忧的同时又为他们思维方式和解决问题的方法而深感不解。国家出现了困难,大家理应团结一心,共同面对,就像我们六十年代三年困难时期那样,上至领袖下至百姓共同勒紧腰带,咬牙还债,共度难关。而欧洲人却不愿吃这个苦,宁愿借外债也要维持现在的高福利生活。他们的荣辱观和我们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哪?更让我们担忧的是:社会上有几个或一部分人产生好逸恶劳,不思进取的享乐思想不足为惧!因为他们不是主流思想,改变不了大局,影响不了社会主导方向。而欧洲现在不是少数人而是大多数民众啊!欧洲以外的人民都知道,好的生活条件是建立在相应的经济基础上的,超越了经济承受能力的生活,那是寅吃卯粮,不会持久的!这个浅显的道理难道他们不懂吗?

美国《纽约时报》曾揶揄称“欧洲人难道是因为世界末日而享乐吗?”韩国《朝鲜日报》也警告“当心别让国家染上‘欧洲病’。那么我们中国人从中应该吸取什么教训?那种没有经济基础的豪华生活是让我们羡慕还是唾弃?值得我们思考!


2011年1月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