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与青春有关的年月

下雨了收衣服啦 收藏 0 364
导读: 翻开残破的记忆碎片,依稀记得似乎那是一九九年的春天,在那个必须挥霍青春的曰子里,我带着一支100多人的伐木队伍,赶着马匹和骡子,经过三天三夜的长途滂涉,来到了一个叫“赛萝”以西的缅甸北部的莽莽原始森林里伐木。那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蛮荒之地,我和我的工友们也许是数千年以来造访那里的唯一的人类,在我们到达之前,方圆二十公里 以内貌似没有人类活动的丝毫影迹,在我们安营扎寨的地方,离我们最近的一个克钦族村庄在三十公里以外。但在这荒无人烟的鬼地方,生长着数不清的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具诗情画意的树木-枫琴木,这些长着

翻开残破的记忆碎片,依稀记得似乎那是一九九年的春天,在那个必须挥霍青春的曰子里,我带着一支100多人的伐木队伍,赶着马匹和骡子,经过三天三夜的长途滂涉,来到了一个叫“赛萝”以西的缅甸北部的莽莽原始森林里伐木。那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蛮荒之地,我和我的工友们也许是数千年以来造访那里的唯一的人类,在我们到达之前,方圆二十公里 以内貌似没有人类活动的丝毫影迹,在我们安营扎寨的地方,离我们最近的一个克钦族村庄在三十公里以外。但在这荒无人烟的鬼地方,生长着数不清的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具诗情画意的树木-枫琴木,这些长着径向木纹的枫琴木是制作高档家具和乐器的最佳材质。据说这种枫琴木制作的乐器能发出世界上最美的音乐,在当时它的价值仅次于柚木,而我们,就是为这个而来的。那一年,我还不满22­岁。


时间在工友们锋利的斧头和油锯的轰鸣声中飞快的流逝,不知不觉,三个多月就这样过去了,在枫琴木和傲霜青因绝望而发出的痛苦呻吟声中,伴随着马帮沉重的马蹄声,数量惊人的枫琴木和傲霜青被我们运到腾冲城,之后再被各式各样的运输工具运送到苏州、上海,最终它们被那些技艺高超的工匠们制作成音质优美的各种乐器或是漂亮的家具,成为那些喜欢享受优雅生活的人生活中的一部分。然而人们永远不会知道或想像得到,此刻在我的目光所及之处,原本郁郁葱葱、高大的树木林立的原始森林已经永远的消失了,那悲惨的景像就像一个美丽的少女被成群的壮汉蹂躏致死那样般。而我,就是制造这一惨剧的导演和主要的凶手,但当时年少无知的我根本不会有这样悲天怜人的想法,我清楚的记得当时我满脑子想的只是如何将由于运力不足而不得不遗留在山里的近50立方业上乘的枫琴木弄回国内。大部分工友都已经撤离,我只留下七个身强力壮的彪形大**我一起驻守在山里,等待着螺马队回来做最后的运输。


四天后,也许是报应,七月的缅甸热带雨林居然下起令人恐惧的滂沱大雨来,这意味着今年的雨季天提前来临了,大雨冲垮了我们修建的所有简易通道和桥梁,去过缅甸原始森林的人都知道,雨季的缅甸原始森林对于我们这些令人讨厌的暴徒而言,那简直就是十八层地狱,在那特殊的日子里,生命就显得极其的脆弱,每一天安全的过去都会印象深刻。十一年过去了,至今我仍然清晰的记得在那里最后的33个日日夜夜。


25天过去了,我们所有的给养早已消耗殆尽,只有一小袋盐巴和同样一小袋辣椒,我们唯有雨小一点或者是雨睛的时候出去找点能吃的菌子来煮一锅汤充饥,但那时饥饿还是次要的,包括我在内已经有三个人收到了好客的热带雨林之王送给他最不欢迎的客人最恐惧的礼物------疟疾,又叫打摆子,直到今天,尽管我已多年未踏入他的领地,但好客的热带雨林之王每年都会在我身体最虚弱的时候将这份礼物悄然送至,每当那个时候都让我痛苦不堪。我们带的奎宁片早已用尽,每天,我们三个病号都靠着数量不多的另一种缅甸土特产---鸦片,度过一次又一次的病魔袭击,感谢上帝,这种曾经给中国人留下最痛苦记忆的东东最终救了我们三个人的命。


33天过去了,我无法形容见到归来的马帮的时的感受,但他们每个人的音容笑貌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每次我都深深的感激他们,救命之恩,永生不忘。(不想写了,明天又写)

人生就是这样,经不起似水流年,逃不过此间少年。只不过,那一场盛世流年,我却守着寂寞自残,最后把自己伤得面目全非。


回到了腾冲城,我休息了几天,身体慢慢地恢复了。很快,我又投入了繁忙的工作中去,白天,我像普通工人一样,不停的干活,不停的发货,我们平均每两到三天就发一个大货柜,每发一个大货柜发货人最少能得到800块钱的灰色收入,由于我在缅甸出色的工作,这个发货的工作由老总亲自点名让我来做,真怀念那段忙碌的日子,虽然很累,但却是最赚钱的时候。到了晚上,就有很多狐朋狗友把我带到了城里最有名的声色场所,一开始我并不习惯那种堕落和糜烂的生活,但是很快我就强迫自己习惯了这一切。每天,我都是烂醉如泥才一个人回到住处,只是,那种想把内心的寂寞和孤独消融在一杯又一杯的酒里的企图并不是很有效。


到了十月份,公司又有一些新的伐木指标,当老总找我谈话问我愿不愿意再次进山的时候我连想都没想就一口应了下来,唯一的条件只是当新旧世纪之交让我去昆明休假一周。很快,我带着更多的伐木工人、马帮、更先进的伐木设备和车辆再次亲吻了的缅北的原始森林,两个月的时间,我带着工人修通了一条近二十公里的简易道路,在二000年五月我们回到腾冲时,数不清的各种木材被我运到的腾冲城,十几平方公里的热带雨林已经在我的手里永远的消失了。


到了十二月三十一号下午,我离开了缅甸来到昆明,从莽莽的原始森林来到车流如潮的现代大都市,那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变得特别的强烈起来,这就让我迫不急待的想见到叶秋,想紧紧的抱着她,大声的叫她的名字,告诉她我是多么的想她,告诉她这没有她的日子里,这大半年我是如何的过得狼狈不堪和孤单,是多么的不开心。


我买了最鲜艳的玫瑰花和叶秋最喜欢的满天星消然来到财院,我没有立刻去她们宿舍找她,却神差鬼使的来到了原来的电影院附近先看看,因为这大半年来财院的变化很大,原来的老房子拆了很多,连我们的教室也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全新的现代化教室。眼前的这一切,让我的心一下子变得很紧张,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不知道别人会是怎样的心情,当一切变得面目全非的时候,像我这样感情脆弱的人只会选择自我的放逐流浪;当生活的梦想和梦想的爱情渐行渐远的时候,我在梦想和绝望之间游荡,我宁愿所谓的坚持也从不知道放弃;在碰得头破血流之后才发现,所有的努力和付出都只换来唯一的结局----伤----伤---伤。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宁愿选择呆在缅甸的原始森林里孤单的终老一辈子也不会来到昆明这个冰冷的城市,更不会在财院的图书馆门口看见我心爱的女人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手拉着手,亲密无比的走进图书馆里。更重要的是,她的脸上始终都洋溢无比幸福的花儿,就像缅甸春天遍山遍野盛开的红山茶和秋天落地满霞的红枫叶一样的灿烂。


她没有发现我,我挣扎了很久很久直到天都黑了之后来到了她的宿舍门口,我留了一个便条给她,告诉她明早六点我会在东风广场的东边等着她。那是一年之前我和她相约共同迎接新世纪第一缕阳光的承诺。那一夜我彻夜未眠,带着极度复杂的心情早早的来到我们相约的地方,到了六点半时,我看到了叶秋,依然穿着那件熟悉的红外套,依然是那么的美丽动人,只是脸色很苍白,是那种让我一下子感到心碎的苍白。起初我们没有说话,我没有问候,她也没有。我们跟随着浩浩荡荡的人群一直慢跑,在中途的休息和喝水时的相互问候也成了礼节性的客套。最后,我们爬上了西山,在新世纪的第一缕阳光来到我和她的心里的时候,我说出了我在有生以来最伟大和最不负责任的一句话。我完完全全的搂住了秋,大声的对她说:


“叶秋,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父母之外唯一值得牵挂的人,人生的旅途太过于漫长,没有你的相伴,我想我没有勇气一个人走完余下的里途!”


我记得秋的眼泪从我的外衣一直流尽了我的心里,把我的心装得满满的,从那一刻之后,我的心里就一直满满的,再也没有真真正正的装过别人。但我尊重秋的选择,当然,那不是我。


二000年的秋天的某个时候,那段时间我每天晚上都在某个夜总会里狂歌纵饮,醉得一踏胡涂,当然,经常会带着某个我永远都记不得她们的名字和容貌的女人回来。在不想记得的某个早上,我迷迷糊糊的听见了有人的敲门声,当那个我至今也记不起长什么样的女人开了门之后,我又看见了秋。


我清楚的记得秋的复杂的表情,但我真不想回忆那一刻。六天之后,秋就完完全全的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她走的时候甚至于都不留下任何的碎片。但她的心也肯定碎得像伊洛瓦底江的流沙一样,一滴一商的从我的指尖滑落,最后冲尽大海。。。


从西山分别之后我就直接回到了腾冲,很快回到了缅甸的原始森林里,之后的四年里,我几乎有一半的时间都在那荒凉的地方,如同我的心一样。


在那些唯有寂寞相随的日子里,我习惯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爬上高高的树冠上,望着缅北大大的月亮和星星发呆,有时还喝点小酒,听着随身听里放的一首首忧伤的情歌,我以为,那就是我完美的人生。


直到多年以后我玩一款叫WOW的游戏时,我习惯了一个人到纳格兰看那里大大的月亮,习惯了一个人在静谧的月光林地漫步,最后在荒凉至极的无尽之海里一直游到筋疲力尽的死去!"


二00三年的早秋的某一天,我带着三个缅甸NDA政府的士兵在江心坡做资源调查,在经过一个估计深达百米的悬崖的时候一不小心摔了下去,在那一瞬间,我以为我的人生该结束了。不知是我幸运还是上帝觉得我罪孽深重,拒绝以这样轻松的方式把我带走,让我在这个世界上纠缠不休。


那三个士兵用藤蔓搓成的绳子将我救起来的时候我听见候他们中最年轻的小兵小声的对我说,刘先生,我向天父祈祷过了,他说你会平安没事的,我记得当时我感动极了。


我从江心坡民辗转来到了密之那,在某个早上,一个我已记不起模样的神父给我做了洗礼,从此,我版依了天主教,在我感到不快乐的时候,我就祈祷天父的宽容,唯有这样,才能让我安心。就这样,我孤单的过了好长时间,到了今天还是形影相吊,一个人孤零零的独自活在这个世界上,曾经有两个爱我的女孩走进过我的生活,但在与她(她)共同生活的岁月了,我想我从来没有真正的爱过她和她,最后她们都不堪忍受我的漠然相对而离开。


我以为,这个世界里没人愿意理解我,我宁愿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宁愿一个人在寂寞的岛屿上对着永远也望不到边的大海喃喃自语,我以为,这就是我的人生!


直到某一天才恍然发现,我已经不是很年轻了,青春早已逝去,还有很多我早该做而没有做的应该由我去完成,我连为人子应该做的最起码的孝道都没有做到。


我以为,我一直是个不孝并且不懂得牵挂的人,从十五岁到城里读高中的那时起我就很少回家,后来上了大学,我只有一个假期回过家,毕业后先后在昆明、缅甸的原始森林里、大理、瑞丽这些离家很远的地方工作和生活,从我大学毕业那天到现在整整十二年了, 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十个月,那还是我前年迫于无奈在家里呆了四个月的时间。在这十几年里,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对父母尽孝,更不知道如何去感恩。2008年夏天的时候,我经历了我人生中的一次重大的挫折,过去多年拼搏的成果一夜之间付之东流。那时候的我真的很无助,也很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是我的父母,他们用掘尽所能,让我渡过了最艰难的时刻而无怨无悔。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感恩的心,感谢命运,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 某天在上课时我们全场300多人齐声在唱这首歌的时候我真的是忍不住内牛满面。


去年过年回家时候我才发现,我的父亲已经开始用假牙吃饭,辛苦而不知味的咽食着,再也嚼不动硬一点的食物,我的母亲早已满头银发。多年来我对父母只知道无休止的索取而不知道如何去感恩他们,终有一天,他们会离我而去。到那时,我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的痛苦。

从我第一声嘹亮的哭声起,我要感谢的人就一个一个在我成长的路上出现,我要感谢为我付出的所有过客。 我要感谢父母一路走来的扶持,是他们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给了我认知这个世界的机会;是他们把我养育成人,给了我认识这个世界的能力,我要感谢一路陪伴我走过风风雨雨的朋友们,有了你们,我才每天安然的生活。

从此,我将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去看待周围所有的人。感恩伤害我的人,是他们磨练了我的意志。感恩鼓励我的人,是他们,让我信心十足,给了我再生的希望和勇气。感恩嘲笑我的人,是他们,激发了我的自尊,让我更有尊严的活着。

依然是在某一天,某个时间,也就是在那一瞬间,一个戴着眼镜的文静的小女孩就这样不经意的来到了我的心里。每天我都会偷偷的看看她,但我始终没有向任何人表露过我的心迹,因为我害怕失败,我以为我也没有勇气接受这迟来的爱情!更重要的是,在某个地方,有个一直对关心我的女人说,只要我向她求婚,她就会嫁给我。直到有一天深夜的凌晨4占多,我终于鼓起勇气对她说,我喜欢你,当然,包括在之后的数次她都拒绝了我,但我不打算放弃,我会等,一直的努力,直到结局不同的尘埃落定才罢休。因为我知道,我已爱上她。曾有个朋友对我说,你拉拉她的手,如果在那一瞬间你感到心跳的话,那你已经爱上了她,那就别放弃。还有个朋友对我说,你找个机会在过桥的时候拉着她的手,如果她让你紧紧的拉着,那她也会爱上你的。

也是在某天的晚上,我终于鼓起勇气拉住了她的手,虽然只是那短短的几秒钟,但在那一刻,我清晰的听到了自己那因爱而怦然而跳动的声音,他是那么的强烈以至于我都失态了。我终于知道,我是真真正正的爱上了她。不管结局如何,我终于知道自己还有爱,还会爱上别人,我终于走出了叶秋与我的纠结世界,从此,我的余生将会变得充实、快乐!我想,这才是我想要过的人生!

(终于写完了,55555555,真累,很长时间没动过笔了)二0一一年初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