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2010年版) 第一卷:东京都 第三章:正阵之师(三)

红色猎隼 收藏 2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size][/URL] “琉球独立运动分子拥有重型武器,陆、海、空三自卫队目前几乎束手无策!”在位于东京的表参道街区的一栋古老的民宅里,打开的电视里正不时传来以日本关东广域圈地区为主要播放地区日本富士电视台的特别节目—“石垣事件无间隙”的直播栏目。此刻画面上一群日本新闻记者正宛如见了血的蝇群一样对刚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


“琉球独立运动分子拥有重型武器,陆、海、空三自卫队目前几乎束手无策!”在位于东京的表参道街区的一栋古老的民宅里,打开的电视里正不时传来以日本关东广域圈地区为主要播放地区日本富士电视台的特别节目—“石垣事件无间隙”的直播栏目。此刻画面上一群日本新闻记者正宛如见了血的蝇群一样对刚刚在筑城航空基地的门外等待着唯一那架从石垣岛方向返回的F—2A型战斗机的飞行员以及基地司令丸茂吉成空将补的出现,

“这就是今天的日本啊!没有一个现代化国家的力量,却沾染了现代化国家所有的毛病。”衰老的男主人此刻正一边喝着清酒,一边斜躺在榻榻米上看着电视。由于位于这所民宅距离著名的明治神宫不远,因此无论是战争还是城市的动迁都没有能改变它古朴的风貌,在冬季的猎猎北风中。大门旁所悬挂的姓氏牌上依稀班驳可见有毛笔手写的“上杉”字样。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这座几乎和日本近代历史一样古老的民宅里的幽静,也许是因为太久没有人造访的原因,以至于主人迟疑了好一会才蹒跚着从榻榻米上站起身来,摸索这从墙上取下一件外套。经过寒冷的走廊,来到了自己的那久不打扫的院落里,站在门后警惕的问道:“是谁啊?”

“上杉前辈,我是折木……”随着门外那熟悉的声音响起,和房屋同样破旧的木门才吱吱呀呀的开启,一张布满皱纹的脸从门缝中探了出来。眼前的苍老显然已经令身为日本自卫队统合幕僚长的折木良一陆将感到格外的陌生,他沉默了片刻才再度开口说道:“上杉前辈,您好!”这位被折木良一称呼为前辈的老人面色铁灰的点了点,将折木良一让进了自家的院子。

“今天怎么会有空到我这里来啊!”老人将折木良一请进自己的房间,对于自己居所的凌乱,他似乎并不介意,因为他知道比起自己对房间的打理,折木良一对自己的工作应该更加愧疚才是。“上杉前辈,请您不要再取笑我了!您知道我今天是为了‘石垣事件’,特意前来请您出山的!”和面前的老人大马金刀的坐姿相比,折木良一选择了谦卑的跪姿坐下。

“中国人有句古话‘败军之将,何敢言勇’,你应该清楚,我虽然还保留着军衔,但却早已退休了!”老人淡然的微笑着,举起桌上温热的清酒壶,示意折木良一要不要也来点。“上杉前辈,您这是说的什么话!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我都始终坚信您是日本陆自的第一人。爪哇海之败的责任并不在您,而在于那些无能的政客。如果您愿意出山,那么我甘愿将统合幕僚长之职让贤!”折木良一双手端起酒杯,恭敬的说道。

“退位让贤?!你小子是看风头不对,又想抓我老头子出来顶缸吧!”老人一边冷笑着一边将折木良一手中的酒杯斟满。“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只是目前的局面之下,唯有您能够力挽狂澜啊!”折木良一慌忙辩解道。“呵呵!力挽狂澜……难道石垣岛上那一股蟊贼便已经将我们的神国逼到绝境了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大和民族还谈什么在亚洲与中国争雄,在新世纪谋求自己的地位!”老人放声大笑之中,仿佛又显露出了当年的雄心。

“上杉前辈……您或许也已经知道了,陆、海、空三大自卫队对石垣岛的进攻都频繁受挫,而周遍邻国对我们也是虎视眈眈啊!”听到对方爽朗的笑声,折木良一多少有些尴尬。“虎视眈眈?我想你说的大概是与我们隔海相望的大老虎—中国吧!”老人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朝着窗外的方向微笑着说道。

“是的!虽然中国本土的军队还没有异动,但是这几年以来与北京共同进退的台湾军(指中国台湾特别军区)却已经进入了一级战备,大批战斗机升空,其舰队也已经离开了花莲、苏澳军港正在向我领海进逼。”折木良一不得不也举起自己手中的酒杯苦笑着陪同。“大国争雄,必向张势!”老者将杯中的清酒一饮而尽,冷笑着继续说道:“自明治天皇维新以来,日本横行东亚靠的是什么?除了上下一心之外,更重要的是在国际纷争中总以强势对敌,方有征清、征俄两役之胜。”

“前辈的意思是中国只是虚张声势?”折木良一陪着喝了一杯试探性的问道。“当然!但也不全是,如果我方一再示弱,那么中国方便必将步步进逼,最终与琉球独立分子联手。届时九州以西将不再属于日本。”老人微微点头说道。“但如果我方强势应对,那在西南恐将爆发海、空激战,我方也难保全胜啊!”折木良一有些为难的说道。毕竟经过了2007年“爪哇海中日准战争”的较量,日本自卫队上下对中国军队都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心理。

“战端若开,一切便不再受中日两国政府的控制!毕竟冲绳不是爪哇,敌我双方在兵力和基地方面可以说是势均力敌。何况欧盟近期在南美洲的远征对北京牵制极大,而华盛顿方面也一扫之前的颓势,着手在澳大利亚重组防线。北京方面的重兵集群又深陷于南亚次大陆之中,目前的局势对日本可以说是千载难逢之良机啊!”老人坦然的应对道。尽管日本自卫队在爪哇海的大溃败可以说是在他的指挥之下出现的。

“多谢前辈指点,我明白了!”折木良一拿起桌上的清酒壶,但是想要倒时却发现里面早已空空如也!“好了!我也就言尽于此了!接下来的事情就要看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了!”老人微笑着将折木良一手中的清酒壶接过,笑着说道:“你要去忙你的正事了,而我也要去再买些酒回来,毕竟正漫漫冬日,不喝几盏暖暖身,我这把老骨头还真对付不过去呢!”

“上杉前辈,其实您说的我也曾想过,但是无奈防卫省对自卫队处处制肘。我们难以施展拳脚啊!”看着老人起身准备外出,折木良一也只好跟着站了起来。“那些政客嘛!火不烧到他们自己头上,他们是不会愿意去扑救的!”老人诡异的笑了笑,其实经过了2007年的“爪哇海中日准战争”,他早已对日本所谓的民主政治彻底失去了信心。对于那些把持着日本政府的官僚而言,战争的胜利永远是他们运筹帷幄的功劳,而战败则只要把军人推出去就可以安然过关,实在搞不定了也只要辞职就可以一谢天下。

“不过如果由你我来领导琉球独立分子的话,会只满足于将战火只局限于石垣岛上吗?”见折木良一似乎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老人继续说道。“前辈的意思是他们会攻击日本本土?”折木良一有些怀疑的问道。“相信很快我们就能在东京听到爆炸声了!”老人冷笑着说道。

此刻在打开的电视机中,一身戎装的“琉球共和国”摄政—尚华正通过美国CNN记者的镜头向全世界宣布:“鉴于日本政府无视琉球共和国的合理主张,在继续占领琉球共和国国土,并以率先进攻琉球共和国武装力量,造成琉球共和国巨大人员和财产损失的情况,琉球共和国正式宣布和日本进入战争状态。“在这场卫国战争中,我们将利用一切手段对日本占领军及其本土目标展开打击。而鉴于日本航空自卫队违反国际法,在石垣岛使用集束炸弹屠杀平民的情况,我们的反击也将不局限于军事目标……”就在尚华冰冷的声线中,可怕的爆炸声接二连三的从东京市中心的方向传来了。

“六本木、池袋和市谷几乎同时遭到了自杀式汽车炸弹的袭击……目前东京警视厅和东京消防厅已经出动了大量的警力赶往事发现场。虽然具体的人员伤亡情况还不清楚。但可以肯定这将是1995年地铁沙林纵毒事件以来,东京遭遇的最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事件!”在折木良一匆匆离去之后,老人重新回到了电视机前平静的看着日本各大电视台第一时间的报道。

“今天是雅加达,明天就会是大坂、东京。”那股熟悉的凄凉感觉再度油然而生,令他全身战栗。他仿佛又回到了四年前的那个夜晚,在点亮了整个雅加达的火光中他似乎看见了一条翱翔于天际的巨龙,是吗?东方的巨龙已经醒了吗?他的利爪迟早会捏碎日本列岛的。不过与那时种从未有过的绝望感令他双膝一软,跪倒在地的情况相反,此刻的他却发出了一阵豺狼般的狂笑。竟然日本在东方巨龙的利爪下是那么的脆弱,那么为什么不干脆自己先烧尽一切,让大和民族浴火重生呢!

而就在东京在此起彼伏的警笛呼鸣声中逐渐迎来日落之时,位于京都府京丹后市丹后町的航空自卫队第35警戒队的基地上空,1个直径1米的大气球正缓缓的飘落,在气球的下方,一个脆弱的玻璃瓶内淡黄的液体正微微的荡漾着。这种液体有一个拗口的学名甲氟膦酸异丙酯,所以人们一般用它的4个发明者姓氏中的5个字母将它称为“沙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