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中国最底层的十大爆爽原创幽默

老赵的幽默




一个小乡的乡政府的一班乡干部,伙食也常凑在一起,大家一起做,一起掐(吃)。

老赵是有名的懒骨头,一到做饭时,就有其他的事屁颠颠地蹓了,等到吃饭时又非常准时屁颠颠地就回来了。或是装着看报看迷住了,等到吃的时候有人来叫他。

这天乡里有人打了一只野兔,又在一起打“牙祭”,外面冷,老赵也没有去处,又在食堂边的火盆前拿张报纸像是看迷了。

其它的人烧火的烧火,担水的担水,洗肉的洗肉,老赵只当没看见。

大伙儿早对老赵有意见了,也不理会他,等到大家把兔肉火锅烧好了,也不喊老赵,也只当没有这个人似的。就开始吃了起来。

老赵这次以为大伙会像平常一样,会喊他,不想左一等右一等,也没有人理会他。

老赵闻着肉香,看着大伙儿又是酒又是肉的,早馋得咪西西了。想上桌又觉得不好意思。后来终于忍无可忍了。主动搬把椅子凑了上去。嘴里说:哈,莫让别人说我们不团结。一下把大伙全部笑得喷饭了,于是又顺理成章地吃了这顿“混饭”。




难道睡一晚都不行?




老张是某个小乡的副乡长,人很好,就是爱喝二两,酒一下肚,说话做事就不着边。那年冬天的一天,儿媳妇刚过门不久,老张喝醉了回来,就在儿子的床上睡着了。

儿媳妇和婆婆在灶前烤火。八九点的时候,婆婆说,媳妇,你去睡吧,时间不早了。儿媳妇说,还早呢,我们坐一会儿再睡。又坐了个把钟头。儿媳终于有些困了,眼皮开始打架了。婆婆又说,媳妇儿,去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儿媳妇又说:不忙,明天也没什么事。转眼已经半夜12点过了。媳妇在灶前打起瞌睡来了。婆婆喊醒儿媳妇,说去睡吧,已经是该睡的时候了。媳妇看到再也掩不过去了。只得说爹在床上呢。

婆婆一听,气不打一处来。三步并作两步,跑进儿子的房里,一把就把男人扯下床来。口里骂道:你这不要脸的东西,还不赶快给我滚下来!

老张迷迷糊糊地坐在地上。说:我花了那多钱,睡一晚上都不行?




就看你们的了!




乡政府召开发展烤烟的群众动员大会,还是上文中的主角老张(张副乡长),本来下午要在大会上发言记住不多喝的,但经不住几个伙计的劝,就多喝了几两。

大会开始,喊他上台发言。老张歪歪斜斜地走上台,撑着讲桌,眼睁对着台下翻了几次白,对着会场喊道:同……志……们……!

一声未完,身子就像棉花团一样,软了下去。倒在桌子底下打起鼾来。下边的人赶快来扶起他,提醒他这是在开大会。

老张醉眼迷蒙地说:我……知……道……,反正……我是……干了。然后,把手在半空中一挥,说:就看……你们的了!

不久,一纸撤职文件,就送到了老张的手里。老张傻眼。




书记的回答




文革期间,书记推荐一名乡里的青年人上师范大学,这小青年根子正,苗子红,从来不说反动话,因为天生口齿不清,谁也听不懂。送去后不久,学校校长来电话,说你们推荐的学生,什么都不行呀!

书记理直气壮地回答:正因为不行,才送来学,要是行的话,我还送来干啥!

校长傻眼。


行 话




某女士一天到晚都忙着修“长城”,几天没下桌休息,终于支不住了,昏倒在“长城”下,被工友送给了医院。

第二天早上,亲人来看她,问她:想不想吃点什么?

女士迷糊中答道:我吃掐二饼?在场的人先是不解,继而忍俊不禁。女士迷迷糊糊地又道:没有掐二饼,幺鸡也行!




级别不低




一位乡长作风不实,老百姓看不过眼。

一次乡长陪上面的领导下乡调查农情。领导看见农家喂的配种的老公猪(脚猪),就问这头公猪可以管多大范围内的配种。乡长讨好说:那很宽啦,我们一个乡就靠这头种猪。

老乡接过话头说:他管得就宽啦,管一个乡,级别不低,和乡长平起平坐。

乡长尴尬无语,只能陪着苦笑。




如此问价




我们家以前居住在一个叫泉口的地方,我们的邻居中有一个姓张的大叔,说话结巴,人很老实的。

他给我们讲了他曾经闹出的一个笑话。

他到供销社买烟,伸长脖子去看价,边看边问营业员:

你……你那个一角五的……大公鸡的烟,好……好多钱……一包呀?

营业员弄糊涂了,傻了好一会儿,问:你问的哪个一角五的大公鸡的烟呀?

那……那个……一角五的大公鸡的烟?

营业员,顺着张大叔的手指,看了半天,终于清醒过来说:一角五的大公鸡的烟就是一角五呢!




农妇的逻辑




我在乡村下派时,一天下午,遇见两位赶集回去的农妇在边走边聊。

唉,今天累着了。我上午背15斤桔子,好重,实在难背,还好,在半路上,与别人换了15斤苞谷背着(一斤换一斤)。

另一位农妇说:你脑子灵活。如果是我,还真想不到,得干受着。




女老乡的作文




一位女老乡,在命题作文《我最难忘的事》中,写她母亲有一天突然昏厥过去,邻居大伯来把她妈妈救醒了。她妈妈拉着邻居大伯的手说:你真是一位好兽医!

老乡并没有说假话,这邻居大伯真是一位兽医,她妈妈怪孩子乱说话,我老乡就是不承认,说本来就是兽医嘛!

当老乡在我面前讲了这个故事来寻求支持和理解的时候,我除了笑,还能说什么呢?




高考趣答




文革后,刚恢复高考,几何题中有这样一道名词解释:勾股定理。

有人答:一条沟里有一股水在流一定有它的道理!又有一位答:看用钩子和绳子(当地用股做绳子的量词)能不能拴住力(犁)头。还有一位答得更绝:勾女人屁股是耍流氓,有没有道理,都得进公安局。

语文题中,问什么叫排比?有一人答:在一丈五尺宽的公路上,一排跟二排比。你猜他是干什么的,原来他是一民兵,经常在公路上拉练。




本文内容于 2011/1/21 9:17:46 被小编a7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