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相国 《大清相国》第七部分 《大清相国》:第41章(4)

王跃文大清相国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size][/URL] 《大清相国》:第41章(4) 陈廷敬问道:“管炉头的炉头,有这个官职吗?” 向忠道:“回陈大人,小的并不想多管闲事,只是历任钱法监督都信任小的,钱厂师傅们也都肯听小的差遣。” 向忠虽是低眉顺眼,语不高声,口气却很强硬。陈廷敬瞟了眼向忠,发现这人眉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


《大清相国》:第41章(4)

陈廷敬问道:“管炉头的炉头,有这个官职吗?”

向忠道:“回陈大人,小的并不想多管闲事,只是历任钱法监督都信任小的,钱厂师傅们也都肯听小的差遣。”

向忠虽是低眉顺眼,语不高声,口气却很强硬。陈廷敬瞟了眼向忠,发现这人眉宇间透着股凶气。

科尔昆似乎看出陈廷敬的心思,道:“陈大人,向师傅是个直爽人,说话不会绕弯子,请您多担待。”

陈廷敬朝科尔昆笑微微点头,并不答理,只回头问许达:“许大人,怎么没听您说话?”

许达略显窘态,说:“卑职到任之后,忙着鼓铸一钱四分的新钱,别的还没理出头绪。”

陈廷敬望望许达,觉得此人稍欠精明,任钱法监督只怕不妥。他同许达平日不太熟悉,只听说此君写得一笔好字。

陈廷敬环顾诸位,道:“我以为宝泉局诸事,千头万绪,总的头绪在铜不在钱。朝廷对民间采铜、用铜,多有禁令和限制,天下铜料,大多都在宝、源二局。铜价或贵或贱,原因也在宝、源二局。”

许达拱手低头,道:“陈大人这么一指点,卑职茅塞顿开。”

陈廷敬起身说:“我们去仓库盘点吧。”

科尔昆忙说:“回陈大人,我已同许大人交卸清楚,请许大人出示账目。”

陈廷敬却道:“先不管账目,要紧的是盘准实物。”

科尔昆心里不由得暗惊。历任宝泉局钱法郎中交接都没有盘点仓库,他料定那里头必是一笔糊涂账。他刚刚卸任,如果盘出铜料亏空,自是吃罪不起。可是陈廷敬执意盘点实物,他也没有话说。

仓库为头的役吏唤作张光,他见这么多大人来了,只管低头站着,不敢正眼望人。进门处堆放着古旧废钱,科尔昆抓了些摊在手里,说:“陈大人,这些都是历朝旧钱,掺些新铜,就可铸钱。”

陈廷敬凑上去看看,点头不语。

科尔昆挑出一枚古钱,说:“陈大人,这是秦钱的一种,叫半两钱。”

张光忙凑上来插话,说:“佩戴古钱,可以避邪。”

科尔昆便说:“陈大人不妨佩上这枚半两钱。”

陈廷敬笑道:“我刚才指天为誓,不受毫厘之私啊。”

科尔昆道:“陈大人如此说,下官就真没有脸面了。督理钱法的官员,都会找枚古钱佩戴,大家都习惯了。”

陈廷敬看看科尔昆和许达,见他俩腰间都佩着一枚古钱。

许达也说:“就请陈大人随俗吧。”

陈廷敬不便推辞,说:“好吧,既然说可以避邪,我就受领了。”

向忠忙找来一根丝带,穿了那枚半两钱,替陈廷敬佩上。

张光依着吩咐,领着役吏们过秤记账去了。科尔昆很担心的样子,说:“陈大人,这么多铜料和制钱,盘点起来颇费周章,怕耽误了铸钱啊。”

陈廷敬道:“不妨,吩咐下去,这边只管盘点,另外让造母钱的师傅加紧刻出新钱样式,尽快进呈皇上。”

许达应道:“卑职这就吩咐下去。陈大人,库存制钱怎么办?”

陈廷敬说:“盘点之后封存,待新钱样式出来后改行鼓铸!”

许达领命,跑到旁边如此如此吩咐张光。

陈廷敬在仓库里四处巡视,发觉里头堆着的块铜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亦是同一颜色,暗自觉得蹊跷。他猜这些块铜只怕就是毁钱重铸的,不然哪会形制相同,成色无异?他心中拿定主意,吩咐道:“许大人,先把仓库里的块铜登记造册,从即日起,宝、源二局不得再收购块铜!”

许达只道遵命,向忠却暗自惊骇。

当日夜里,向忠把苏如斋叫到了家里。苏如斋在客堂里站了半日,向忠并不说话,只是闭着眼睛坐在炕上,咕噜咕噜抽着水烟袋。向忠抽完了烟,眼睛慢慢睁开了,苏如斋才敢说话:“向爷,不知您深夜叫我,有何要紧事?”

向忠黑着脸说:“天大的事!”

苏如斋望着向忠不敢出声。向忠见苏如斋这副样子,冷笑道:“看把你吓的!还没那么可怕。告诉你,宝泉局往后不收块铜了。”

苏如斋顿时慌了:“啊?向爷,您不收块铜了,我可怎么办呀?”

向忠道:“苏如斋,现在不是收不收块铜的事儿了,你得摸摸自己的脑袋!”

苏如斋着急地说:“向爷,这可是我们两人的生意啊!您撒手不管了,只是少赚几个银子,我可要赔尽家产啊!您怎么着也得想个法子。”

向忠说:“逆着朝廷办事,那是要掉脑袋的!”

苏如斋又急又怕,额上渗出汗来。向忠缓缓道:“不着急,我已想了个法子。你就改铸铜器,然后损坏、做旧。民间废旧铜器,宝泉局还是要收的。”

苏如斋面呈难色,道:“重铸一次,我们的赚头就少了!”

向忠瞪着眼睛说:“少赚几个银子,总比掉脑袋好!新任钱法侍郎陈廷敬,看上去斯斯文文,办事却不露声色,十分厉害!好了,你回去吧。”苏如斋恭恭敬敬施了礼,退了出去。

萨穆哈知道陈廷敬去宝泉局并不急着铸钱,却先去仓库盘点,心里颇为不安。他也是任过钱法郎中的,知道铜料仓库的账是万万查不得的。他深夜跑到明珠府上,甚是焦急,道:“陈廷敬胡作非为,明相国,您可要出面说话呀!”

明珠缓缓问道:“陈廷敬如何胡作非为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