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相国 《大清相国》第七部分 《大清相国》:第41章(2)

王跃文大清相国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size][/URL] 《大清相国》:第41章(2) 许达没来得及理清宝泉局的头绪,就奉旨先鼓铸了一钱四分的重钱。可重钱发了出去,市面上的制钱仍是吃紧。皇上闻奏,急召大臣们去畅春园问事。 徐乾学早跟着皇上到畅春园了,才从澹宁居出来,迎面遇着陈廷敬,忙上前请安:“下官徐乾学见过陈大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


《大清相国》:第41章(2)

许达没来得及理清宝泉局的头绪,就奉旨先鼓铸了一钱四分的重钱。可重钱发了出去,市面上的制钱仍是吃紧。皇上闻奏,急召大臣们去畅春园问事。

徐乾学早跟着皇上到畅春园了,才从澹宁居出来,迎面遇着陈廷敬,忙上前请安:“下官徐乾学见过陈大人!”

陈廷敬笑道:“哦,乾学啊!我一回京城,就听说您这次馆试第一,龙颜大悦啊!”

徐乾学摇头道:“下官不才,只因陈大人没参与考试,我才获第一啊!”

陈廷敬摆手道:“不是这个理儿,不是这个理儿!”

徐乾学又道:“陈大人,下官有句话,放在心里憋不住。三年前参您的是张英大人,这回在皇上面前力保召您回京的也是张英大人。这几年,满京城都说您同张英大人不和,下官看不懂啊!”

陈廷敬笑道:“乾学,张英大人我向来敬重。我得去面见皇上,失陪了。”

徐乾学直道惭愧,拱手而去。陈廷敬早已猜着,张英参他必定另有缘由。陈廷敬赶到澹宁居,明珠等大臣们已为铸钱之事商议多时。陈廷敬请过安,皇上问道:“廷敬,钱法之事,你有什么办法?”

陈廷敬道:“臣已写了折子,恭请皇上御览!”

皇上看罢折子,站起来踱步半日,道:“满朝臣工都主张加重铸钱,唯独陈廷敬奏请改铸轻钱。你们议议吧。”

萨穆哈说:“铜钱短缺,都是因为百姓觉得铜钱太轻,钱不值钱。如果再改铸轻钱,百姓越发不认制钱了。陈廷敬的主意太迂腐了!”

陈廷敬道:“启奏皇上,臣以为,铜钱短缺,不在百姓不认制钱,而是百姓见不到制钱。臣在山西就查访过此事,原来制钱都到奸商手里去了。臣想京省情形同山西也差不多。奸商毁钱鬻铜,才是症结所在!”

萨穆哈听了不服,说:“皇上,陈廷敬混淆视听,颠倒黑白!”

皇上并不说话,听凭臣工们争论。

陈廷敬说:“启奏皇上,臣算过账,依一文制钱重一钱二分五厘算,奸商毁钱千文,可得铜十斤!按时下铜价,一两银子收进来的铜钱,销毁变铜之后,可足足赚六钱银子!现在新钱一文又加重到一钱四分,奸商花一两银子收铜钱,可赚七到八钱银子!如此厚利,奸商难免铤而走险!”

皇上望了望明珠和萨穆哈,说:“朕怎么没听你们算过这笔账?”

明珠支吾着,萨穆哈却说:“陈廷敬妄自猜测,并无依据!”

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高士奇说话了:“启奏皇上,臣近日听到一种新的说法,说是铜钱短缺,都因市面凋敝;市面凋敝,都因民生疾苦;民生疾苦,都因大户统筹!”

皇上冷笑道:“陈廷敬,你听说过这话吗?”

陈廷敬知道高士奇故意整人,却只好说:“臣没听说过。”

明珠奏道:“启奏皇上,朝廷平定云南,大户统筹功莫大矣!如今备战台湾,仍需充足的军饷,大户统筹断不可废!”

皇上仍回炕上坐下,摆手道:“大户统筹朕无废止之意,不要再说。眼下钱法受阻,则民生不便;民生不便,则无处生财;无处生财,则库银难继。最终是军饷难以筹集,备战台湾就会流于空谈!因此说,眼下最大的事情就是顺理钱法!”

钱法议了多时,仍是莫衷一是。陈廷敬奏道:“启奏皇上,臣有三计,请皇上圣裁!一、理顺钱法,改铸轻钱,杜绝奸商毁钱鬻铜;二、轻徭薄赋,与民休息,让天下百姓安居乐业;三、调整盐、铁、茶及关税,防止偷漏,以充库银!”

皇上点头道:“听上去倒是头头是道啊!朕命明珠召集九卿会议详加商议!”

明珠俯首领旨,心里却颇为不快。皇上若依了陈廷敬改铸轻钱,就等于打了明珠的嘴巴。

陈廷敬又道:“臣还有一言奏明皇上!京省铸钱,户部管着宝泉局,工部管着宝源局。臣以为,积弊皆在户、工二部,应避开这二部另派钱法官员督理!”

萨穆哈听了陈廷敬这话,立时火了,道:“陈廷敬,你事事盯着户部,是何居心?!”

皇上拍了龙案怒道:“萨穆哈,你在朕面前公然与人争吵,殊非大臣之体!”

萨穆哈忙跪下道:“启奏皇上,臣因参劾过陈廷敬,他记恨在心,处处同臣过不去!”

皇上闭上眼睛,不予理睬,只道:“钱法之事,你们再去议议,朕以为陈廷敬所说不无道理,不妨一试。朕还有个想法,命陈廷敬任钱法侍郎,督理京省铸钱之事。”

明珠明白了皇上的意思,再开九卿会议就只是过场了。陈廷敬便兼了钱法侍郎,督理京省铸钱大事。萨穆哈是个憋不住的人,找上明珠,满肚子委屈,说:“明相国,皇上准了陈廷敬铸钱之法,我们就得打落了牙往肚里吞啊!”

明珠却说得冠冕堂皇,道:“萨穆哈,我们身为朝廷大臣,心里不要只装着自己的得失荣辱,要紧的是国家钱法!只要陈廷敬在理,我们都得帮着他!”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