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相国 《大清相国》第七部分 《大清相国》:第40章(1)

王跃文大清相国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size][/URL] 《大清相国》:第40章(1) 40 陈廷敬兄弟奉旨回京,轻车上路。一日赶到太原,已是黄昏时分。不愿惊动督抚等地方官员,顺路找了家客栈住下。翌日早起,匆匆吃过些东西就要起程,不想大顺为结账的事同店家吵了起来。原来路上用光了铜钱,只剩银子了。店家找不开,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


《大清相国》:第40章(1)


40

陈廷敬兄弟奉旨回京,轻车上路。一日赶到太原,已是黄昏时分。不愿惊动督抚等地方官员,顺路找了家客栈住下。翌日早起,匆匆吃过些东西就要起程,不想大顺为结账的事同店家吵了起来。原来路上用光了铜钱,只剩银子了。店家找不开,道:“客官,您这银元宝十二两,抵得小店整个家当了,我哪里找得开?”

大顺一脸和气,说:“店家,我们的铜钱用完了,您给想想办法找开。”

店家却横了脸,道:“我没办法可想,反正你得付账,不然就不得走人。”

大顺听了很生气,道:“你这人怎么不讲理?”

店家却说:“我怎么不讲理?住店付钱,天经地义!”

大顺也来火了,说:“不是我不付,是你找不开!”

店家越发刁泼,说:“别寒碜我了,小店虽说本小利薄,银子还是见过的!”

陈廷敬听得外头吵闹,出来看看。那店家脾气不好,越是好言相劝,他调门儿越高。这时,进来个穿官服的人,后头还跟着几个衙役。那人见了陈廷敬就拱手而拜:“太原知府杨先之见过陈大人!”

陈廷敬忙还礼道:“不想惊动杨大人了!”

杨先之说:“卑职昨日夜里才听说陈大人路过敝地,却不敢深夜打扰!”店家见到这等场面,早就缩着脖子站到旁边去了。

杨先之回头骂道:“这是京城的陈大人,你怎么不长眼?”

店家忙跪了下来,叩头道:“请大人恕小的不知之罪。”

陈廷敬忙叫大顺扶店家起来,说:“不妨不妨,你并没有错。”

店家从地上爬起来,慌忙招呼伙计看座上茶。陈廷敬同杨先之礼让着,就在客栈堂内坐下喝茶聊天。陈廷敬又叫来陈廷统同杨先之见过。杨先之恳请陈廷敬再留一日,他好尽尽地主之谊,还得报与总督大人跟抚台大人知道。陈廷敬只道奉旨还京,不敢耽搁,请杨先之代向总督大人跟抚台大人请安。

大顺在旁插话:“杨大人,店家找不开银子,我们身边又没有铜钱了,请杨大人帮忙想想办法。”

杨先之说:“这个好办,你们只管上路就是了。”

陈廷敬忙摇手道:“那可不行!”

杨先之笑道:“陈大人两袖清风,卑职向来敬仰。您不妨先上路,这客栈的花销下官代为垫付,陈大人日后还我就是了。”

陈廷敬便要先放些银子,杨先之硬是不肯接,只道日后算账就是了。陈廷敬想想也只好如此,就谢过了杨先之。难免说起铜钱短缺的事,店家便倒了满肚子苦水,只道再这般下去,小店生意没法做了。杨先之说他也觉得奇怪,怎么会见不到铜钱,朝廷得早日想想办法。陈廷敬便问太原这边可有奸商毁钱鬻铜之事,杨先之只道暂时尚未闻晓。

陈廷敬日夜兼程回到京城,才知道皇上上盛京祭祖去了,尚有二十几日方能回銮。不用即刻面圣,陈廷敬专心在家写了份《贺云南荡平表》,每日便读书课子,或同岳父诗酒唱和,日子很是消闲。

皇上回宫途中,有臣工奏闻民间制钱短缺,多有不便。皇上便召诸臣询问:“去年朝廷铸钱多少?”

萨穆哈奏道:“回皇上,去年铸钱两亿八千九百十二万一千零五十文,同上年持平!”

皇上又问:“朝廷铸钱并没有减少,如何市面上就缺少铜钱呢?”

明珠道:“启奏皇上,臣已着人查访,发现症结在于钱价太贵。朝廷定制,一两银子值铜钱千文,而市面上一两银子只能兑换铜钱八九百文。钱价贵了,百姓不认,制钱就死了,走不动,市面上就见不到了。”

皇上刨根究底:“什么原因让钱价贵了?”

明珠又说:“旧钱、新钱并行,自古各朝都是如此。但因百姓不喜欢用顺治旧钱,尤其是顺治十年所铸旧钱太轻,百姓不认。旧钱壅滞,新钱太少,市面上铜钱流通就不方便了。铜钱少了,钱价就贵了。”

皇上道:“铜钱少了,难免私铸,最终将祸害朝廷跟百姓。你们有什么好法子?”

明珠奏道:“臣以为应改铸新钱,更改一文重一钱的定制,加重铜钱的重量。”

皇上略加思忖,道:“自古铸钱时轻时重,都视情势而定。朝廷正备战台湾,理顺钱法至为重要。制钱壅塞,则民生不便,天下财货无所出也,最终将危及库银跟军饷!”

明珠道:“臣等已经商议,新铸钱币以一文重一钱二分五厘为宜。”

皇上道:“好吧,你们既然已经细议,朕准奏。萨穆哈,着你户部火速敦促宝泉局加紧鼓铸,发往民间!”

不几日,萨穆哈便将新母钱进呈御览,皇上细细看过,准了。飞马传旨宝泉局,新铸铜钱很快上市了。但新钱才在市面上现身,旋即不见了踪影。原来全都叫奸人搜罗走了。

京城西四牌楼外有家钱庄,叫全义利记,老板唤作苏如斋,干的便是毁钱鬻铜的营生。这日黑夜,有三辆马车在全义利记钱庄前停下,门左走车马的侧门轻轻开启。马车悄悄儿进去,侧门马上关闭。苏如斋从游廊处走过来,轻声问道:“没人看见吗?”

伙计回道:“我们小心着呢,没人看见。”

苏如斋努努嘴,伙计打开马车上的箱子,满满地装的都是新铸铜钱。苏如斋问:“多少?”

伙计说:“三千六百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