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相国 《大清相国》第六部分 《大清相国》:第30章(4)

王跃文大清相国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size][/URL] 《大清相国》:第30章(4) 高士奇感激得痛哭流涕:“臣虽肝脑涂地,当牛做马都不足以报效皇上!” 皇上又道:“朕昨日写了两个字,平安。今日朕把这两个字赐给你。” 说话间,张善德捧出皇上墨宝。高士奇跪接了,谢恩不止。 召见完了,几位大臣退出乾清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


《大清相国》:第30章(4)

高士奇感激得痛哭流涕:“臣虽肝脑涂地,当牛做马都不足以报效皇上!”

皇上又道:“朕昨日写了两个字,平安。今日朕把这两个字赐给你。”

说话间,张善德捧出皇上墨宝。高士奇跪接了,谢恩不止。

召见完了,几位大臣退出乾清宫,免不了向高士奇道贺。

袁用才拱手道:“高大人,皇上赐大臣宅院于禁城之内,可是开千古之例呀!恭喜恭喜!”

高士奇笑道:“我皇圣明,他老人家开先例的事可多着呢!以十四岁之冲龄登基御极,威震四海,自古未有;十六岁剪除鳌拜,天下归心,自古未有;削藩平乱,安定六合,自古未有;《圣谕十六条》教化百姓,民风日厚,自古未有!”

这时,张善德追了上来,悄声儿喊道:“陈大人,皇上叫你进去说句话呢!”

陈廷敬心里不由一惊。今儿皇上对他甚是不悦,这会儿又有什么事呢?陈廷敬随张善德往回走着,小心问道:“总管,皇上召我何事?”

张善德说:“小的哪里知道,只听得皇上不停地叹气。”

陈廷敬不再多问,低头进了乾清宫。皇上正在西暖阁背手踱步,陈廷敬上前跪下,叩谢的客套话没说完,皇上就嘱他起来。陈廷敬谢恩起身,垂手站着。

皇上站定,望了陈廷敬半晌,才说:“朕知道你心里憋气!人命关天,不是小事,但原告已经死了,凶犯杀了就是!难道你真要朕为这件事情处置那么多的大臣?”

陈廷敬说:“臣向来与人为善,并未借端整人!”

皇上坐下说道:“高士奇只是个六品中书,你是从二品,你要大人不计小人过!高士奇出身寒苦,为人老实,朕确实对他多有怜惜。他当差也是尽心尽力的,你就不要同他计较!”

陈廷敬道:“臣不会同他计较!”

皇上长叹一声,似有无限感慨:“自古都把官场比做宦海。所谓海者,无风三尺浪。朕却以为,治国以安静平和为要,把官场弄得风高浪急,朕以为不妥。用人如器,扬长避短。你有你的长处,高士奇有高士奇的长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求全责备,则无人可用。”

皇上这番话自然在理,但眼下这案子却是黑白颠倒了。陈廷敬心里还有很多话,也不敢再啰唆半句,只好拱手道:“皇上用人之宽,察吏之明,臣心悦诚服!”

高士奇盘坐在炕上,抽着水烟袋。夫人喜滋滋地把玩着皇上赐的绸缎,问:“老爷,皇后娘娘和那些嫔妃们用的都是这些料子吧?”

高士奇把水烟袋吸得咕噜作响,说:“往后呀,皇后娘娘用的料子,你也能用!这些都是江宁官造,专供大内。”

夫人大喜,说:“老爷,咱皇上可真是活菩萨,我得天天替他烧高香,保佑他老人家万岁万岁万万岁!”

高士奇哼哼鼻子,说:“你不是担心陈廷敬会整倒我吗?都看见了?怎么样了?陈廷敬当面讽刺我,说我高某三千年才出一个!算他说对了!”

夫人更把自家男人看成宝贝似的,道:“我得赶紧做几件衣服,赶明儿住到紫禁城里去,也别让人瞧着寒碜!”

这会儿高大满进来说邝小毛来了,高士奇脸色阴了下来,只叫他先到书房等着。高士奇故意吸烟喝茶半日,才去了书房。

邝小毛见了高士奇,慌忙跪下:“谢高大人救命之恩,贺高大人大喜大喜!”

高士奇故意拿着架子,淡淡地说:“我有什么可喜的?你起来说话吧。”

邝小毛站起来说:“高大人蒙皇上恩宠,在紫禁城内里头赐了宅子,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呀!”

高士奇全不当回事似的,说:“我在皇上跟前二十多年了,这种恩宠经常有的,倒是别人看着觉得稀罕。”

邝小毛低头道:“高大人,蒙您再造之恩,小的自此以后,就在您跟前当牛做马!”

高士奇说:“小毛,我知道你的一片忠心。我是个讲义气、够朋友的人。我原本打算这三十万金,我八,你二!今儿我一琢磨呀,还不能让你一下子就暴富了。俞子易就是个教训!”

邝小毛愣住了,问:“高大人您意思?”

高士奇笑道:“富贵得慢慢的来,不然你受不起,就像俞子易那样,要折命的。这三十万金,原本就是我的,俞子易不过是替我打点。俞子易原先给你月薪五两银子,我给你加到十两!”

邝小毛想不到高士奇如此出尔反尔,心里直骂娘,却只好再次跪下:“高大人,小的怎敢受此厚爱?小的今后如有二心,天诛地灭,九族死绝!”

高士奇哈哈大笑道:“小毛何必发此毒誓?我知道你会对我忠心耿耿的!”

这时,丫鬟春梅进来说:“老爷,夫人说了,老爷明儿还要早起,请老爷早些歇息了。”

邝小毛听得这话,忙起身告辞了。高士奇走进卧房,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对夫人说:“外头只知道我们做官的作威作福,哪知道我们也要起早贪黑?赶明儿住到宫里去,就不用起那么早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