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相国 《大清相国》第六部分 《大清相国》:第29章(4)

王跃文大清相国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


《大清相国》:第29章(4)

陈廷敬哈哈笑了几声,仿佛万分感慨,说:“士奇呀,我佩服您,您真把我算死了。但是,我告诉您,我不会把这事捅到皇上那里去,不是因为怕,而是不值得。”

高士奇问:“如何说?”

陈廷敬长舒一口气,说:“不过就是几张假字画、几个假瓷瓶,误不了国也误不了君。我犯不着揪着这些小事,坏了君臣和气。”

高士奇又把哈哈打得天响,说:“陈大人忠君爱国,高某钦佩!不过反正都一样,我知道您不会说出去。”

陈廷敬笑笑,又道:“我现在不说,不等于永远不说。世事多变,难以预料呀!”

高士奇问:“陈大人说话从来直来直去,今儿怎么如此神秘?该不是有什么事吧?”

陈廷敬说:“士奇,我想帮您。”

高士奇道:“陈大人一直都是顾念我的,士奇非常感谢。可我好好的,好像没什么要您帮的呀?”

陈廷敬说:“您是不想让我帮您吧?”

高士奇有些急了,道:“陈大人有话直说。”

陈廷敬说:“您那钱塘老乡俞子易,他会坏您大事!”

高士奇故作糊涂:“俞子易?高某知道有这么个人。”

陈廷敬笑道:“士奇呀,您就不必藏着掖着了,你我彼此知根知底。那俞子易公然游说廷统向您行贿,他是在害您!”

高士奇明知陈廷敬早把什么都看破了,嘴上却不承认:“原来是俞子易在中间捣鬼?”

陈廷敬说:“事情要是摊到桌面上说,就是您高士奇索贿在先,拒贿在后,假充廉洁,陷害忠良!”

高士奇假作惭愧的样子,说:“陈大人言重了!我也是蒙在鼓里啊!既然如此,银票您拿回去就得了。唉,我早就让您把银票拿回去嘛。”

陈廷敬笑笑,说:“不,银票您还是自己拿着。反正是您自己的银票,何必多此一举?您只把廷统立下的借据还了就得了。廷统有俸禄,我陈家也薄有家财,不缺银子花,不用向别人借钱。”

高士奇说:“原来陈大人故意提起《匡庐图》,是想给我个下马威,让我别把廷统行贿的事捅到皇上那里去。犯不着这样嘛,我当初就不愿意把事情闹大。”

陈廷敬说:“不,事情别弄颠倒了。廷统本无行贿之意,是有人逼的!”

高士奇忙点头说:“行行行,我让俞子易还了借据,再把这银票还给俞子易!”

陈廷敬笑道:“我只要借据,银票您是自己拿着,还是交给俞子易,不干我的事。”

陈廷敬说罢告辞,高士奇依礼送到大门外。两人笑语片刻,拱手而别,就像两位要好不过的朋友。高士奇目送陈廷敬轿子走进黑暗里,脸色慢慢恨了起来。回到客堂,高夫人迎了上来:“老爷,奴家在隔壁听着,这位陈大人挺厉害呀!”

高士奇道:“呸!他厉害,我比他还厉害!他陈廷敬学问比我强,文名比我大,官职比我高,可又怎么样?我比他还先进南书房!我就不信斗不过他!”

高夫人劝道:“老爷,您别着急上火的,先把事儿琢磨清楚。奴家听着,陈大人好像还得找俞子易的碴儿,怕是对着您来的呀!”

高士奇说:“你当我是傻子?陈廷敬口口声声只说俞子易如何,其实就是想整我。他查呀?我就是要他查!”

高士奇突然高声喊道:“来人!”

高大满进来,问:“老爷有何吩咐?”

高士奇说道:“叫俞子易过来。”

没多时,俞子易同邝小毛进来了。高士奇闭上眼睛说:“子易,连夜把陈廷统的借据还了,再把该办的事办了!”

俞子易点头称是,便同邝小毛出去了。

高士奇回到书房,仍旧把玩他的那些宝贝儿。高夫人过来看看,见老爷没有歇息的意思,也不敢劝,悄悄儿退回去了。三更天时,高大满打着哈欠来到书房,说是邝小毛来了。高士奇甚是烦躁的样子,说:“天都快亮了,他来做甚?”

高大满说:“邝小毛说是老爷您吩咐他连夜回话的。”

高士奇说:“我几时要他回什么话了?这个狗奴才,让他进来吧。”

邝小毛让高大满领了进来,跪伏在地:“回高大人话,事情办妥了。”

高士奇诧异道:“什么事情办妥了?”

邝小毛说:“小的按高大人吩咐,把朱启杀了!”

高士奇大骇不已,一怒而起:“啊!你真是胆大包天!我什么时候让你去杀人了?来人!快把杀人凶犯邝小毛押去报官!”

高大满跑出去吆喝几声,没多时拥进几个家丁,三两下就绑了邝小毛。邝小毛吓得面如土色,胡乱喊了半天高大人,说道:“俞子易说这是您的吩咐!”

高士奇怒气冲天:“大胆!你杀了人还敢血口喷人,诬赖本官!”

邝小毛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高大人,小的对您可是忠心耿耿呀!您就饶了我吧!”

高士奇正眼都不瞧他,只道:“你杀了人,本官如何饶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