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相国 《大清相国》第五部分 《大清相国》:第25章(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


《大清相国》:第25章(4)

陈廷敬恍然大悟:“难怪大户人家都爱戴他们的巡抚大人!有些督抚只是专门讨好豪门大户,只有那些豪门大户的话才能左右督抚们的官声!”

张汧继续说道:“正是这个道理,小户人家的话是传不到朝廷去的,督抚就可以完全不顾小户人家的死活。就说富伦,到了分派税赋的时候,他的办法又全部反过来了。他说什么,普天之下,共沐皇恩,税赋均摊,理所当然。结果,税赋却按人头负担。又是大户沾便宜,穷人吃亏!廷敬,我写个折子托您代奏皇上,一定要把富伦参下来!”

陈廷敬摇头半日,说:“张汧兄,富伦,你我目前是参他不下的!”

张汧很是不解,说:“他简直罪大恶极呀!这样的官不参,天理不容!”

陈廷敬悄声儿说:“您还记得富伦醉酒说的那两句胡话吗?那可不是胡话!富伦喝酒是有名的,可以一日到晚不停杯,在京城里号称三日不醉!”

张汧惊问:“富伦他娘真是皇上的奶娘?”

陈廷敬神秘地摇摇头,说:“这话您不该问。另外,富伦还有明珠罩着!”

张汧叹息不已,竟有些伤心。两人良久不语,似乎各有心事。张汧忽又说:“不参富伦,您自己如何向皇上交差呀?”

陈廷敬说:“我是来办事的,不是来办人的。张汧兄,行走官场,得学会迂回啊!”

张汧想不到陈廷敬会变得如此圆滑,但碍着亲戚情分,不便直说。陈廷敬似乎看出他的心思,却也顾不上解释,反而说:“我不仅不会参富伦,还会帮他。”

张汧更是吃惊,问:“不参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帮他?”

陈廷敬摇头说:“日后再同你说吧。”

次日,张汧辞过陈廷敬回德州。张汧心里有很多话,都咽了回去。他想尽量体谅陈廷敬,看他到底如何行事。珍儿也要回陵县,正好同张汧同路,便骑马随在他的轿子后面。

陈廷敬送别张汧和珍儿,应了富伦之约,去城外千佛山消闲。两人乘轿上山,清风过耳,满眼苍翠。上了半山腰,望见一座七彩牌坊,上书“齐烟九点”四字,陈廷敬不禁连声赞叹。富伦听得陈廷敬嘴里啧啧有声,便吩咐轿夫歇脚。大顺、刘景、马明等并富伦的随从都远远地跟着。回首山下,村庄、官道、田野,小得都像装在棋盘里。

陈廷敬极目远眺,朗声吟道:“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

富伦听了,拱手道:“陈大人果然才学过人,出口成章啊!”

陈廷敬忙摇摇手说:“巡抚大人谬夸了,这是李贺的名句,写的正是眼下景色。”

富伦顿时红了脸,自嘲道:“富伦虽说读过几句书,但是在陈大人面前,却是个粗人,哪知道这些啊?倒是听说这里是上古龙潜之地。舜帝为民时,曾躬耕千佛山下。我刚来山东时,专门上山祭拜了舜帝,以鼓励百姓重视农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