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相国 《大清相国》第五部分 《大清相国》:第25章(1)

王跃文大清相国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size][/URL] 《大清相国》:第25章(1) 25 第二日,陈廷敬约了富伦同游趵突泉,两人都是常服装扮。大顺、孔尚达和陈廷敬的几个亲随跟在后面。 富伦说:“钦差大人,不是您来,我还真难得如此清闲。” 陈廷敬点头说:“官场上的人哪,清闲不清闲,就看头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


《大清相国》:第25章(1)


25

第二日,陈廷敬约了富伦同游趵突泉,两人都是常服装扮。大顺、孔尚达和陈廷敬的几个亲随跟在后面。

富伦说:“钦差大人,不是您来,我还真难得如此清闲。”

陈廷敬点头说:“官场上的人哪,清闲不清闲,就看头上是否顶着官帽。今日如果依着您,我俩官服出游,就算是把趵突泉的的游人全部清走,也是清闲不了的!”

富伦点头不止:“钦差大人高论,高论!我在山东可是一日不得清闲,也就一日都没脱过官服呢!”

陈廷敬笑道:“朝廷就需要您这样勤勤恳恳的好官啊!”

富伦不无感慨的样子:“我来山东赴任前面辞皇上,皇上对我耳提面命,谆谆教诲,我时刻不敢忘记啊!”

陈廷敬说:“巡抚大人如此繁忙,拨冗相陪,陈某真是过意不去!”

遇有小亭,两人坐下。陈廷敬说:“趵突泉真是造化神奇啊!”

富伦微笑道:“是啊,趵突泉三眼迸发,喷涌不息,浪如雪雾,不论冬夏,冷暖如一。”

没多时,下人端上酒菜,两人对饮起来。陈廷敬举杯道:“美景美酒,人间至乐呀!巡抚大人,我借贵地美酒,敬您一杯!”

富伦哈哈大笑:“不敢不敢!再怎么着也是我敬您哪!同饮同饮!”

两人碰杯,一仰而尽。陈廷敬说:“您把山东治理得如此好,就是皇上在此,他也会赏您酒喝啊!”

富伦说:“还望钦差大人回京以后在皇上面前多多美言!”

陈廷敬点头道:“廷敬自会把眼见耳闻,如实上奏皇上。”

这时,大顺过来同陈廷敬耳语几句,富伦不由得有些紧张,却装得没事儿似的。孔尚达也有些着急,望望富伦。他昨夜派去的人没有杀死珍儿,生怕露了马脚,心虚得很。

陈廷敬同大顺密语几句,回头对富伦说:“巡抚大人,那个行刺我的女子,终于肯开口说话了。我属下已把她带了来。”

富伦怒道:“如此大胆刁民,不审亦可杀了。”

陈廷敬说:“我看此事颇为蹊跷。对了,忘了告诉巡抚大人,昨儿夜里有人想杀死这姑娘,好在我的人手上功夫还行,没让歹人下得了手。”

富伦非常吃惊的样子:“竟有这种事?”

说话间,珍儿被带了过来。陈廷敬冷冷地说:“招吧!”

珍儿低头道:“我想私下向钦差大人招供。”

陈廷敬假言道:“你既然愿意招供,还怕多几个人听见?”

珍儿也说得跟真的似的:“大人要是不依,小女子死也不说。您现在就杀了我吧。”

陈廷敬显得无奈的样子,对富伦说:“抚台大人,您看怎么办呢?回去审呢?我又实在舍不得这无边美景。”

大顺在旁插话道:“老爷,那边有一小屋,不如把人犯带到那里去审。”

陈廷敬拱手道:“巡抚大人,对不住,我就少陪了。巡抚大人要是不介意,我就让大顺侍候您喝酒。大顺是我家里人,我这里就失礼了。”

富伦甚是豪爽:“好啊,大顺请坐。”

大顺忙说:“不敢不敢,小的站着陪巡抚大人喝酒。”

陈廷敬带着珍儿进了小屋,匆匆嘱咐:“珍儿姑娘,你待在这里,什么都不要怕。外头看着的,都是我的人。我有要紧事办,从后门出去了。”

原来陈廷敬早就派马明寻访张汧下落去了,自己这会儿假扮恒泰记的王老板,去同朱仁见面。他从小门出了趵突泉,外面早有快马候着。

刘景同恒泰记伙计们早对好了口风,这会儿正陪着朱仁喝茶。刘景见陈廷敬半日不来,怕朱仁起疑心,便道:“朱老爷,您请喝茶。实在不好意思,让您等这么久了。”

朱仁知道自己要等的人被巡抚请去游园了,哪敢生气,忙说:“不妨不妨!你们王老爷同巡抚大人交情可是非同一般啊!”

刘景说:“这个自然。巡抚大人还是京官的时候,就同我们王老爷亲如兄弟了。”

朱仁说:“我同巡抚大人虽然没有交往,可我同孔尚达先生是好朋友。孔先生说,巡抚大人从不同商人往来,济南这边很多商人都想贴着巡抚大人,人家巡抚大人就是不理睬。孔先生在巡抚大人手下当差,同我交往起来,自然也格外小心。百姓心里有杆秤,都说巡抚大人就是治理手段严酷了些,人倒是不贪。”

刘景笑笑,说:“朱老爷,咱们也谈得投机,您同我私下说句良心根儿上的话,巡抚大人到底贪还是不贪呢?”

朱仁说:“贪这个字,说起来难听。咱们换个说法。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可是古训哪!是人,他就得爱财!”

刘景点头道:“有道理,有道理!我们做生意,说得再多,不就是一个字?财!”

朱仁突然小心起来,说:“刘景兄,我说的只是人之常情,可没说巡抚大人半个不字啊!这话,说不得的!”

两人正说着,陈廷敬到了。刘景马上站了起来,喊道:“王老爷,您可来了!这位是朱家商号的朱老爷。”

朱仁忙站起来,两人拱手过礼。陈廷敬笑道:“朱老爷,幸会幸会!”

寒暄完了,两人开始谈正事儿。陈廷敬接过合同看了,大吃一惊:“义仓的粮食,我怎么敢要?”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