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


《大清相国》:第24章(4)

陈廷敬回到行辕,也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小女子从德州跟着他到了济南,居然向他行刺!一路上多的是机会下手,她为什么偏要赶到济南来呢?陈廷敬正踱步苦思,突然听得外头一阵哄闹,不知出了什么事情。不多时,大顺跑进来回话,原来是那小女子抢下衙役的刀要自杀,被人救下了。

陈廷敬更觉奇怪:“啊?她要自杀?伤着了没有?”

大顺说:“那倒没有。”

陈廷敬问:“她说什么了没有?”

大顺说:“从抓进来那会儿起,她一句话也没说,饭也不肯吃,水都不肯喝一口。”

陈廷敬沉吟着:“真是怪了。带她进来。”

大顺走到门**代几句,过会儿衙役就带着小女子进来了。小女子很是倔犟,怎么也不肯跪下。两个衙役使劲按住,她才跪下了。

陈廷敬语气平和,道:“姑娘,你真把我弄糊涂了。年纪轻轻一个女子,平白无故地要行刺钦差,行刺不成又要自杀。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子低头不语。

陈廷敬笑道:“世上没人会闲着没事干就去杀人。说吧,为何要行刺我?”

小女子冷冷地白了一眼陈廷敬,又两眼低垂,拒不说话。大顺忍不住喊叫起来:“钦差大人问话你听见没有?你是聋了还是哑了?”

陈廷敬朝大顺摇摇手,对小女子说:“我初来乍到,在山东并无仇家,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看你不像个平常人家女子,倒像个大家闺秀。”

小女子仍是不吭声。

大顺说:“老爷,看来不用刑,她是不开口的。”

陈廷敬摇头道:“我相信她要行刺我是有道理的。我只想听她说说道理,何必用刑?”

问了半日,小女子却是只字不吐。

陈廷敬很有耐心,说:“你应该知道,杀人是要偿命的,何况是行刺钦差?假如要治你的罪,不用审问,就可杀了你。可我不想让你冤枉了,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这时,马明突然推门进来,陈廷敬便叫人把小女子带下去,等会儿再来审问。大顺递上水来,马明顾不上喝,便把德州所闻如此如此说了。

陈廷敬略加思忖,提笔写了封信:“马明,辛苦你马上去趟恒泰记,请他们看在老乡面上,到时候暗中接应。”

马明带上陈廷敬的信,匆匆出门了。大顺问:“老爷,再把那女刺客带来?”

陈廷敬摇头说:“不忙,先把向大龙和周三叫来。”

大顺带了向大龙和周三进来,陈廷敬目光冷峻,逼视着他们,良久,嘴里才轻轻吐出两个字:“说吧!”

两人脸都白了,面面相觑。向大龙壮着胆子问:“钦差大人,您……您要我们说什么?”

陈廷敬冷冷说:“你们自己心里明白。”

向大龙小声说:“钦差大人,您可是我们百姓爱戴的钦差呀!我们百姓爱戴好官,这难道做错了吗?”

陈廷敬说:“你俩跟我好几日了,见我没问你们半句话,就以为自己碰上天下头号大傻瓜了是吗?”

向大龙仍是糊涂的样子:“钦差大人,小的真的不知道您要我们说什么呀!”

陈廷敬怒道:“别演戏了!你们早已知道我是钦差了,还要巧言欺诈,就不怕掉脑袋?”

两人“扑通”跪下,把什么都招了。原来两人真的是德州府的衙役,路上场面都是巡抚衙门那位幕僚孔尚达派人安排的。德州连年灾荒,富伦却不准往朝廷报灾,要的是个太平的面子。德州这边百姓便四处逃荒,还闹了匪患。富伦知道张汧同陈廷敬是亲戚,就先把他请到济南去了。

陈廷敬听罢,气愤至极,骂道:“哼,我就知道你们是衙门里的人!你们想想,你们都是做的什么事呀?花钱买了东西,雇了百姓来做假,百姓背后会怎么说你们?我不想当着百姓的面揭穿你们,是顾着你们的脸面,顾着朝廷的脸面,也是顾着我自己的脸面!你们不要脸,我还要呢!”

审完向周二人,陈廷敬又让人把那送粮敲鼓的朱七带了进来。那朱七是没见过事的,吓唬几句,就倒黄豆似的全招了。原来义仓里的粮食,既有官府里的,也有朱仁家的。那朱仁同二巡抚孔尚达是把兄弟,凡事全听巡抚衙门的。

事情都弄清楚了,陈廷敬警告说:“朱七你听着。你受人指使,哄骗钦差,已是大罪。如果再生事端,那就得杀头了。你好好在这里待着,如果跑出去通风报信,后果你自己清楚!”

朱七叩头如同捣蒜:“小的知罪!那是要杀头的!”

大顺在旁吓唬道:“要是不老实,当心钦差大人的上方宝剑!”

朱七被带下去了,大顺替陈廷敬续了茶,说:“老爷,俺头回见您审案,您可真神啊!您怎么就知道他们是假扮的百姓呢?”

陈廷敬笑道:“我神什么了?看他们的神态、模样儿,就知道有诈!不是有人指使,哪会有这么多百姓自己跑来迎接官员?哪会有百姓敲锣打鼓送粮食?只有底下人把上头当傻子,上头的又甘愿当傻子,才会有这种事儿!还有书上说的,什么清官调离,百姓塞巷相送,一定要送给清官万民伞,这大都是作假作出来的!”

大顺纳闷:“那我打小就听人说书,百姓送万民伞给清官,皇上知道了,越发重用这个清官,那都是假的呀?”

陈廷敬说:“历朝历代,也有相信这种假把戏的皇上。”

大顺问:“那老爷您说,那些皇上是真傻呢?还是装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