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相国 《大清相国》第四部分 《大清相国》:第24章(3)

王跃文大清相国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size][/URL] 《大清相国》:第24章(3) 百姓们都跪下了,有人竟哭泣起来,说:“巡抚大人,我们都听您的,我们这就回去!” 大家都跪着,只有陈廷敬和他左右几个人站着。他抬眼望去,又见那位骑马少年,脸上露着一丝冷笑,掉马离去。 陈廷敬小声嘱咐大顺:“看见了吗?注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


《大清相国》:第24章(3)

百姓们都跪下了,有人竟哭泣起来,说:“巡抚大人,我们都听您的,我们这就回去!”

大家都跪着,只有陈廷敬和他左右几个人站着。他抬眼望去,又见那位骑马少年,脸上露着一丝冷笑,掉马离去。

陈廷敬小声嘱咐大顺:“看见了吗?注意那个骑马少年,他从德州跟到济南来了。”

次日,富伦陪着陈廷敬查看义仓。粮房书吏打开一个粮仓,但见里头麦子堆积如山。接着又打开一个粮仓,只见里头堆满了玉米。

富伦说:“皇上未恩准,我们不敢敞开口子收,不然仓库会装不下啊。”

陈廷敬笑道:“有粮食,还怕仓库装不下?”

富伦笑笑,回头对书吏说:“义仓务必做好四防,防盗、防火、防雨、防鼠。最难防的是老鼠,别看老鼠不大,危害可大。仓库都要留有猫洞,让猫自由出入。一物降一物,老鼠怕猫咪,贪官怕清官!”

书吏低头回道:“巡抚大人以小见大,高屋建瓴,小的牢记巡抚大人教诲!”

富伦嘿嘿一笑,说:“你一个守仓小吏,别学着官场上的套话。好好地把自己分内的事情一件一件儿做好了!本抚最听不得的就是官场套话!陈大人啊,这官场风气可是到了除弊革新的时候了!”

不等陈廷敬说话,随行在后的孔尚达接了腔:“巡抚大人目光高远,居安思危,真令庸书感佩呀!”

富伦朝陈廷敬无奈而笑,说:“陈大人您看看,我才说了守仓小吏,他又来了。老夫子,本抚请你这个幕僚,就是见你是个读书人,点子多。你呀,多给本抚出点好主意。山东治理好了,百姓日子一年好上一年,也不枉你我共事一场!”

孔尚达顿时红了脸,说:“庸书谨记巡抚大人教诲!”

突然,一只飞镖“嗖”地直飞陈廷敬。大顺眼疾手快,推开陈廷敬,那飞镖正中粮仓门框。众人高喊抓刺客,却不知刺客在哪里。出了这等事情,富伦慌忙赔罪。陈廷敬淡然一笑,只说没什么。

没多时,刺客被抓了回来,按跪在地。仔细一看,原来正是那位骑马少年。大顺手里提着少年的佩剑,回道:“老爷,正是一直跟踪您的那个人!”

富伦指着少年喝道:“大胆刁民,竟敢行刺钦差!杀了!”

陈廷敬一抬手:“慢!”又低头问那少年,“你为何行刺本官?”

少年狠狠横了陈廷敬一眼,低头不语。陈廷敬瞧着这人奇怪,让人掀掉他的帽子,看个仔细。少年挣脱双手,捂住脑袋。衙役们喝骂着掀掉了少年的帽子,众人顿时惊了!原来是个面目姣好的小女子。

陈廷敬也吃惊不小,问:“原来是个小女子。你是哪里人氏,为何女扮男装,行刺本官?”

小女子依然不开口。富伦说:“刺杀钦差可是死罪!说!”

女子仍不开口,只把头埋得低低的。陈廷敬吩咐道:“将人犯暂押本官行辕。一个小女子经不得皮肉之苦的,你们不可对她动刑。”

富伦道:“钦差大人,还是将人犯关在衙门监狱里吧,怕万一有所闪失呀!”

陈廷敬笑道:“一个小女子,不妨的。此事蹊跷,我要亲自审她。”

富伦只好点头:“遵钦差大人之命。钦差大人,让您受惊了。”

陈廷敬满面春风:“哪里哪里!我看到山东果然大获丰收,十分欣慰!”

衙役将小女子带走了,大顺随在后面。

富伦应酬完陈廷敬,回到衙里,心情大快:“皇上说陈廷敬宽大老成,果然不错。他不像个多事的人!”

孔尚达却说:“巡抚大人,我可有些担心啊!”

富伦问:“担心什么?”

孔尚达说:“看着陈大人那么从容不迫,我心里就有点儿发虚!”

富伦哈哈大笑:“你心里虚什么?这些京官呀,没在下面干过,到了地方上,两眼一摸黑!下面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下面设个套儿,他们就得往里钻!何况我山东一派大好,怕他什么呀?”

孔尚达沉默片刻,说:“庸书有种不祥的预兆,今儿那个女刺客,会误大人的事!”

富伦问:“怕什么?她是来刺杀陈廷敬,又不是冲我来的!”

孔尚达说:“庸书想啊,还真不知道那刺客是想杀陈大人,还是想杀巡抚大人您呢!如果她要杀陈大人,这就更加叫人纳闷!您想啊,她若是陈廷敬的仇家,就应该是从京城尾随而来的,沿路都有机会下手,为何要到了济南才下手呢?”

富伦听了这话,也觉得有些奇怪:“你怀疑那女子是山东人?”

孔尚达眉头紧锁,说:“如果她是山东人,就更不可思议了。陈廷敬在山东怎么会有仇家?”

富伦问:“你是说她可能是我的仇家?那她为何不早对我下手呢?偏要等到来了钦差的时候?”

孔尚达望着富伦说:“庸书也想不明白。我说呀,干脆把那女刺客杀了,就什么也不用担心了!”

富伦思忖片刻,点头说:“好,此人刺杀钦差,反正是死罪。你去办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