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


《大清相国》:第18章(7)

鳌拜没好气,说:“知道他是皇上!陈廷敬迟早会把这个皇上教坏的!先把陈廷敬从皇上那儿弄出来,再寻个事儿杀了他!这种忘恩负义的人,留着何用!”

明珠道:“明珠以为此事还需想周全些。”

鳌拜说:“老夫遇事不会多想,快刀斩乱麻!卫师傅也要换掉!”

明珠道:“先帝跟太皇太后都很是信任卫师傅,只怕动他不了!”

鳌拜道:“你不用多管!皇上身边的人,统统换掉!周如海你留个心眼儿,给他们寻个事儿!”

周如海点头说:“乾清宫那几个太监、侍卫,我已给他们把碴儿找好了!”

鳌拜忙说:“哦?快说来听听。”

周如海说:“侍卫倭赫等擅骑御马,擅取御用弓箭杀鹿,按律当如何?”

鳌拜惊道:“竟有此事?死罪!”

周如海又说:“张善德那几个太监把皇上的夜壶当痰盂使,往里头吐痰哪!”

明珠听着忍俊不禁,差点儿笑了起来,鳌拜却说:“大逆不道!该杀!陈廷敬这个人也该杀,给个罪名,就说他居心不良,妖言蛊惑,离间君臣!”

明珠忙道:“拿这个理由杀陈廷敬,只怕有些牵强。”

鳌拜红了眼,道:“管他牵强不牵强,先把他从皇上身边赶走再说!卫向书纵容陈廷敬,也不得放过!不管了,就这么定了!”

那日皇上仍是在弘德殿读书,听得外头吵了起来。索额图正好侍驾,忙跑了出去。只见鳌拜领着很多侍卫进来了。索额图忙问:“辅臣大人,您这是……”

鳌拜并不搭话,只领着人往里走。索额图见势不好,厉声喊道:“辅臣大人,你想弑君不成!”

鳌拜却反过来吼道:“索额图,休得咆哮!惊了圣驾,拿你是问!”

弘德殿的侍卫忙抽了刀,鳌拜带来的人却快得像旋风,立马把他们围住了。

皇上出来了,喝道:“鳌拜,你想做什么?”

鳌拜叩首道:“皇上,臣今日要清君侧!”

鳌拜领来的侍卫立即宣读文告:“乾清宫侍卫倭赫、西住、折克图、觉罗塞尔弼等,擅骑御马,擅取御用弓箭杀鹿,大逆不道!彼等御前侍卫在辅政大臣面前没有依制加礼,言行轻慢,大失国体。内监张善德等事君不敬,亵渎圣体,其罪耻于言表。陈廷敬居心不良,蛊惑皇上,离间君臣,十恶不赦!卫向书纵容陈廷敬,罪不可恕!”

皇上逼视着鳌拜,大声道:“鳌拜,你这是一派胡言!”

鳌拜见局面已尽在掌握之中,便跪了下来,道:“臣不忍看着皇上终日与狼狐之辈为伍!”

鳌拜手下的侍卫已把刀架在陈廷敬脖子上。陈廷敬想今日反正已是一死,便高声说道:“辅臣大人,我蒙皇上垂询,进讲历代兴亡掌故,何错之有?皇上十岁冲龄便懂得以史为鉴,有圣皇明君气象,真叹为神人!我身为人臣,万分欣慰。十岁的皇上尚且知道发奋自强,不赴刘衍后尘,难道真还有人想效法王莽不成?辅臣大人受先皇遗命,佐理朝政,辛勤劳苦,遇着这么聪慧的皇上,应感到安慰,何故动起干戈?”

皇上问道:“鳌拜,你告诉朕,谁想做王莽?”

鳌拜站起来,冲着陈廷敬吼道:“陈廷敬,死到临头,你还在调唆皇上!我这就杀了你!”

陈廷敬脖子上那把刀立即就举了起来。这时,卫向书大喊一声:“不可!”一把推开陈廷敬,那刀僵在了半空中。

鳌拜怒目横视,“卫向书,你不要以为老夫就不敢杀你!”

卫向书道:“杀了老夫,又何足惜!你要想想你自己!”

鳌拜哈哈大笑道:“老夫有什么好想的?老夫身为辅臣,今日是在清君侧,替天行道!”

卫向书说:“我担心你如何向十岁的皇上说清楚今日的事情!皇上要不是生在帝王之家,他还在父母面前撒娇哩!你却要他看着这么多人头落地!”

鳌拜道:“做皇帝生来就是要杀人的,还怕见了人头?书生之见,妇人之仁!”

听得卫向书这么一说,皇上大喊一声“卫师傅”,一头栽进老人家怀里,哭了起来。卫向书也老泪纵横,抱着皇上。

皇上突然止住哭泣,回头道:“朕不怕看见人头落地!鳌拜,我奏明了皇祖母,你的人头也要落地!”

索额图喊道:“辅臣大人,你吓坏了皇上,看你如何向太皇太后交代!”

皇上却喊道:“索额图,朕这么容易就被吓着了?朕命你救驾!”

索额图大声喊着救驾,可乾清宫的侍卫早换成了鳌拜的人,倭赫等御前侍卫已无法动弹。鳌拜吩咐手下侍卫:“留下几个人护驾,把所有的人都带走!”

鳌拜不管皇上如何哭闹,把卫向书、陈廷敬、倭赫、张善德等几十号人全部押走了。

鳌拜毕竟有些逞匹夫之勇,后边的事情还得往桌面上摆,不然他也难向太皇太后跟满朝文武百官交代。索尼等大臣急忙请出太皇太后,各方争来争去几个回合,倭赫、西住、折克图、觉罗塞尔弼等侍卫、太监十三人处斩,卫向书仍充帝师,陈廷敬不得再在皇上身边侍从,仍回翰林院去。张善德原是也要处斩的,皇上哭闹着保住了,仍回弘德殿遣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