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相国 《大清相国》第三部分 《大清相国》:第16章(2)

王跃文大清相国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size][/URL] 《大清相国》:第16章(2) 高士奇坐着不动,他是从不起身送俞子易的。这会儿高夫人出来了,道:“老爷,您总是帮他出点子赚钱,我们自己也得打打算盘呀!”原来刚才她一直在里头听着。 高士奇笑道:“你不明白,俞子易赚钱,不就等于我赚钱?” 高夫人听得似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


《大清相国》:第16章(2)

高士奇坐着不动,他是从不起身送俞子易的。这会儿高夫人出来了,道:“老爷,您总是帮他出点子赚钱,我们自己也得打打算盘呀!”原来刚才她一直在里头听着。

高士奇笑道:“你不明白,俞子易赚钱,不就等于我赚钱?”

高夫人听得似懂非懂,又道:“老爷,您这么成日价在家待着,奴家觉得不是个事儿。”

高士奇道:“我不每天都出门了吗?”高士奇话这么说着,心里也虚起来了。毕竟好些日子不知道宫里的事了。他闷头喝了会儿茶,突然起身出门。高夫人问他到哪里去,他只道我宫里的差事你就别多问。

高士奇原来是想到索额图府上去。赶到索家府上,他轻轻叩了门。门人见是高士奇,冷了脸说:“原来是高相公!你自己来的,还是我家主子叫你来的?”

门人说的主子指的是索额图,索尼大人高士奇是见不着的。高士奇忙道:“索大人叫我来的。”

门人不冷不热道:“是吗?进来吧。我家主子在花园里赏雪,你自个儿去吧。”

高士奇道了谢,躬身进门。门人又冲着他的背影道:“我家主子正高兴着呢,你要是败了我家主子兴致,吃亏的可是你自己,别往我身上赖!”

高士奇回过身来,只道高某知道,倒着退了几步,才转身进去了。高士奇穿过索府几个天井,又转过七弯八拐的游廊,沿路遇着下人就打招呼。进了索家花园,但见里头奇石珍木都叫白雪裹了,好比瑶池琼宫。高士奇还没来得及请安,索额图瞟见他了,便问:“高士奇,听说你在外头很得意?”

高士奇跪了下来,头磕在雪地上发出声声钝响,道:“奴才给主子请安,奴才不敢!”

索额图道:“你在别人面前如何摆谱我且不管,只是别忘了自己的奴才身份!”

高士奇跪着,又叩了头,道:“士奇终生都是索大人的奴才。”

原来索额图虽是处处提携高士奇,到底是把他当奴才使的。索额图道:“好好听我的,你或可荣华富贵;不然,你还得流落街头卖字去!”

高士奇道:“主子的恩典,士奇没齿不忘!”

索额图又道:“你是个没考取功名的人,我也是个没功名的人。”

高士奇听得索额图这么说,又连连叩头,道:“主子世代功勋,天生贵胄,士奇怎敢同主子相提并论!”

索额图黑着脸瞪了高士奇,说:“大胆!谁要同你相提并论?我话没说完哪!我是说,你这个没功名的人,想在官场里混个出身,门道儿同那些进士们就得不一样!”

高士奇不敢抬头,低着眼睛说:“只要能跟着主子,替主子效犬马之劳,就是士奇的福分了!”

索额图骂道:“没志气的东西!我还指望着你替我做大事呢!”

高士奇道:“士奇全听主子差遣!”

索额图道:“我会为你作个长远打算,慢慢儿让你到皇上身边去。你的那笔好字,皇上很是喜欢。”

高士奇听到皇上看上自己的字,内心不禁狂喜,嘴上却道:“士奇不论到了谁身边,心里只记住您是奴才的主子。”

索额图又道:“你得学学陈廷敬,心里别只有小聪明。当年皇上宁愿罢斥一个二品大臣卫向书,也要保住陈廷敬,可见他在皇上那里的分量。可那陈廷敬只跟着明珠跑,我瞧着就不顺眼!”

高士奇早知道索额图同明珠已是死对头,可他免不了哪边都得打交道,心里便总是战战兢兢。明珠看上去度量大得很,见了谁都笑脸相迎,索额图却成日龙睛虎眼,很是怕人。索尼早已是内务府总管,明珠最近也派去做内务府郎中。谁都知道明珠同鳌拜走得近些,而索尼同鳌拜偏又面和心不和。

高士奇虽然也成日身处禁宫之外,可宫里头的事情却比陈廷敬清楚多了。他这回拜访索额图,本是想听听宫里的消息,可索额图半句也没说,他也不敢问。这时,索额图眼睛抬得高高的,仍望着满园雪景,道:“起来吧,裤子跪湿了,你出门还得见人呢!”

高士奇爬了起来,拍拍膝头的雪块,笑嘻嘻地说:“不碍事的,裤子湿了外头有棉袍子遮着呢。”旁边下人听了高士奇这话,忍不住都封住嘴巴偷偷儿笑。

这时,有个下人飞跑过来,一迭声喊道:“少主子,主子从宫里送了信来,要您快快进宫去!”

索额图脸色大变,嘴里应了声,飞跑出去了。原来索尼最近成日待在宫里,日夜都没有回来。

高士奇在花园里呆立了会儿,自己出来了。只见索府的家人们个个神色慌张,高士奇朝他们打招呼没谁顾得上理会。他想肯定是宫里出事了。

高士奇骑在马上回家去,只觉着膝头阵阵发寒。刚才在雪地里跪了老半日,裤子早湿透了。他进门就大发脾气,嚷着叫春梅拿裤子来换上。高士奇换了裤子,坐在炕上仍是生气。高夫人忙喊春梅:“你这死人,老爷进门这么久了还不知道泡茶上来?!”

春梅早已端茶上来了,高士奇轻轻啜了一口,“呸”地一口吐掉,大骂道:“好好儿的贡茶,叫你泡成什么样儿了!”

春梅吓得抱着茶盘跪下,浑身直打哆嗦。高士奇骂道:“起来!别说话就跪下,跪坏了裤子,外头瞧着还不是咱们家寒碜!”

春梅忙爬起来,低头退了几步,站在旁边。高夫人猜着老爷肯定是出门受气了,却不敢问。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