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相国 《大清相国》第三部分 《大清相国》:第15章(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


《大清相国》:第15章(3)

高士奇道:“廷敬,这里不便说话,我家就在附近,不妨进去坐坐。我在石磨儿胡同买了个小房子,虽然有些寒碜,也还勉强住得。”

陈廷敬惊疑道:“石磨儿胡同?”

高士奇问:“廷敬去过石磨儿胡同?”

陈廷敬刚才听那位朱启说的房子正是在石磨儿胡同,买下那房子的也是个姓高的官人。他想不会这么巧吧?却说:“只是听着石磨儿胡同这名字有些意思,没有去过。士奇,改日再去拜访,这会儿人心惶惶的,我哪有心思去您家做客啊!”

高士奇道:“那就下次吧。下次我先预备了好茶,专门请您!天花是恶疾,朝廷也没有办法啊!廷敬你也不要待在外头了,回家去吧。”

两人打了拱,各自上马别过。陈廷敬想天花如此凶险,今年翰林院里封印之礼只怕也就敷衍了,便打马回家去。又想这几日很是清闲,难道就因皇上病了?

陈廷敬才出门不久又回来了,家人甚觉奇怪。月媛以为他是身子不好,正要问时,他却叫了老太爷,道:“爹,我有话同您老讲。”

月媛见陈廷敬神色慌张,不知出了什么大事。老太爷见这般光景,也有些慌了,跟着陈廷敬去了书房。陈廷敬把街上听的见的一五一十讲了,老太爷怔了半日,道:“我还没同你说哩,前几日我有位旧友来家叙话,说傅山到京城来了,暗自联络前明旧臣。难道这跟皇上出天花有关?”

陈廷敬又吃了一大惊:“傅山进京了?”

老太爷道:“消息不会有虚。傅山我也甚是敬佩,但时世已变,他是空有抱负啊!廷敬,你在翰林院只做自己该做的事,读书养望,万不可轻言时事啊!”

陈廷敬道:“廷敬知道。这几日外头不干净,家里人都不要出去。我去同月媛说,只告诉她外头闹天花,宫里的事不要让家里大小知道,胡乱说出去会出事的。”

夜里,陈廷敬正把卷读书,大桂进来说:“老爷,外头有个道士说要见您。”

陈廷敬心想,白日里说到傅山,难道就是他到了?便问道:“那道士报了道号没有?”

大桂说:“他只道你只要告诉你家老爷有个道士找他,他自然知道的。”

陈廷敬心想肯定就是傅山,便又问:“穿的是红衣服吗?”

大桂说:“正是哩,我心想奇怪哩,从来没有见过穿红衣服的道士。”

陈廷敬忙去找了老太爷,说:“傅山找我找到家里来了。”

老太爷做梦也不会想到傅山会到他家里来,这可真是大麻烦了。陈廷敬便把他中式那年傅山去山西老宅,后来又去五峰观拜访傅山未遇的事说了。老太爷思忖半日,道:“既然是故人,你不见人家怎好?只是说话万万小心。”

陈廷敬便同大桂到门口,迎了傅山进来。往客堂坐下,傅山道:“廷敬,四年前您去五峰观,贫道正好云游去了,今日才来还礼,恕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