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相国 《大清相国》第三部分 《大清相国》:第13章(5)

王跃文大清相国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3.html


《大清相国》:第13章(5)

索额图走了没多久,鳌拜着人把明珠叫到了府上。明珠听说索额图挑唆着鳌拜杀他,又惊又恨,道:“鳌拜大人,他们索尼家可没一个真正忠心朝廷的人哪!”

鳌拜点头道:“索尼这家伙我是知道的。他和我共同奉旨办案,现在得罪人了,他就诿过于我,还要我出面杀人。也只怪老夫平日逞能惯了,外头看着只要是我到场的事,都是我干的。索尼遇事可以诿过,我是没处可推。看来我不做做样子,过不了这一关的。”

明珠却道:“我看大人您做样子是给庄亲王他们看,庄亲王他们可是做给皇上看的!”

鳌拜对明珠立时刮目相看,道:“明珠,老夫没有看错,您果然精明过人哪!您说的这句话,老夫只敢放在心里,可不敢当人说出来!”

明珠道:“皇上幼年登基,长年依着那些王爷,日久成习呀!皇上亲政以后,天下人都仰望着皇上成就一代英主,可有些王爷不乐意!”

鳌拜叹道:“老夫身经百战,不知道什么叫怕字。一个贝勒杀了就杀了,怕什么?可我得顾及朝廷安宁!身为人臣就得替皇上着想,替大局着想。正是你说的意思,他们是想杀几个人告诉皇上,他们也是惹不起的,皇上不能想杀谁就杀谁。他们想让我替他们杀人,把人头都点好了,卫向书,陈廷敬,还有你!”

明珠撩衣而跪,慨然道:“鳌大人,您如有难处,请拿我开刀!只要换得君臣和睦,朝廷太平,明珠万死不辞!只是明珠请您放过陈廷敬!”

鳌拜好生奇怪,问道:“您如此护着陈廷敬,这是为何?”

明珠回道:“陈廷敬英才难得,皇上对明珠有过密嘱!”

鳌拜却道:“杀你自然就得杀陈廷敬。庄亲王他们知道是你从陈廷敬嘴里问出科场案的。”

明珠仍是跪着,脖子挺得直直的,说:“明珠的脑袋就在肩上扛着,现在即可拿下。鳌大人,陈廷敬可万万杀不得!”

鳌拜哈哈大笑,道:“明珠快快起来说话。我猜出来了,你如此死死护着陈廷敬,其实就是护着自己的脑袋。你知道自己的脑袋同陈廷敬的脑袋是连在一起的!老夫倒有个办法,只杀卫向书和陈廷敬,保你在庄亲王他们面前做个好人!”

明珠只当没听懂鳌拜的话,眼睛瞪得老大,听他慢慢讲下去。鳌拜说:“陈廷敬回到山西同前明余孽傅山打得火热,我们可以拿这个做点文章。你呢,则放出风去,叫人相信正是陈廷敬道出科场案实情。谁都知道当时是索额图奉旨捉拿陈廷敬。”

明珠听明白了,问道:“鳌大人意思是要让外头知道,这回查出科场案立下头功的是索额图?”

鳌拜点头道:“正是这个意思!”

明珠仍是不解,问:“可是陈廷敬交结傅山跟告发科场案,这两桩事风马牛不相及呀!”

鳌拜得意而笑,道:“我们要的就是风马牛不相及。谁敢拿科场案的事治陈廷敬的罪?问卫向书的罪好办些,我已收到告发他的折子了,正好上奏皇上哩!”

第二日,鳌拜去了乾清宫密奏皇上,道:“臣接密报,陈廷敬回山西时同前明余孽傅山过从甚密!”

皇上其实早就接到吴道一的密奏了,却故作糊涂:“是吗?朕怎么不知道这件事?真是那样的话吴道一应该密奏才是。”皇上原来对吴道一所奏将信将疑,只因去年太原秋闱案陈廷敬同山西巡抚衙门是有过节儿的。又想吴道一因了这桩公案如今戴罪听差,故意要找陈廷敬的麻烦也说不准。

鳌拜没料到皇上对这事不太在意,便又道:“陈廷敬天资聪慧,才识过人,皇上甚是赏识,这臣也知道。只是此人少年老成,深不可测,万一他交结前明余孽真属实情,就怕养虎为患呀!”

皇上倒是越听越起疑心,道:“鳌拜,你是朕的肱股之臣,朕最是信任。你就明说了吧,你的用意到底何在?一个刚刚进士及第的书生,犯得着你把他放在心上吗?”

鳌拜道:“我皇圣明,臣不敢欺君,只是如实上奏而已。臣这里还收到折子,正要进呈皇上,告的是卫向书身为会试总裁,忘天下之公而偏同乡之私,山西一省竟有八人中式。”

皇上这回完全明白过来了,笑道:“鳌拜,你还说不敢欺君!老实说,科场案办完了,有人找麻烦来了是吗?”

鳌拜暗自敬服皇上机敏过人,又想事情既然都挑明了,不如把来龙去脉说开算了。他原想顺了庄亲王的意,杀了卫向书几个人了事,自己往后也好行走。如今却想干脆让皇上自己出来了断,把庄亲王那伙人都收拾了,他日后做起事来更方便些。鳌拜打好了主意,便故意说道:“臣说句该死的话,庄亲王他们不是找臣的麻烦,是找皇上的麻烦!”

皇上听了果然大怒,直道真是反了!鳌拜忙跪下请罪,骂自己不该惹皇上生气,只是势不得已,非如实奏来不可。皇上发完了脾气,慢慢缓和下来,问道:“说吧,他们想怎么办?”

鳌拜回道:“他们想杀了卫向书、明珠、陈廷敬。”

皇上又问:“这几个人头是谁点的?”

鳌拜说:“索额图说是庄亲王他们的意思!”

皇上冷笑道:“朕想这是他阿玛索尼的意思!索尼想用这几个人头去讨好庄亲王他们!”

鳌拜想皇上真是神了,锱铢毫厘都瞒不过皇上那双法眼,便道:“皇上圣明,臣私下里也是这么猜度的。”

皇上说:“这事朕知道了。鳌拜,前明余孽蠢蠢欲动,不得不防,但也不必弄得风声鹤唳,杯弓蛇影。你下去吧。”

鳌拜谢恩出宫,心想只等着皇上决断了。皇上亲政以来,那些个王爷们,一会儿获罪,一会儿昭雪,一会儿褫爵籍没,一会儿追封复爵,威风都杀得差不多了。摄政王多尔衮功高盖世,他死后皇上都要追讨罪责,何况庄亲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