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乱大陆 第一卷 少年先生 7 潇洒杯具(上)

netflyhawk 收藏 5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


“唔,你这个新同学,蛮看事的,真乖哦,哈哈,有前途。好好跟我们混,哈哈,包你们没事。”刚才说话的男孩笑得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腰间的碧玉法杖便也随着他的晃动而晃晃悠悠。

剑,弓,杖。弓袭远,剑击近,杖能干啥哩?莫非是捣蒜用的。萧瑟恶毒的腹诽着,笑眯眯的谄笑道,

“哇,好厉害的潇洒三大侠啊,三位大侠,我们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可就全靠各位照顾了。三位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光辉而闪耀的名字啊。要知道我们俩都是第一次来这儿,真的什么都不懂。要是遇到事情,我们总得报出你们三位大侠的大名来撑腰啊。如果卡壳,可就不得了啊。我们俩吃亏赚便宜的都是小事,要是灭了三位大侠的威风,可就是大事了啊。”萧瑟此时,真是一脸白痴样,把铁柱直急得心痒痒的 ,脚尖交替踢着地面,手中还呆瓜似的提着那串玉币,收也不是,送也不是。

咦,好乖的新人啊。潇洒三人组左看看,右看看,今天的事情,不但不一般的顺利,还遇到个白痴哈。

还是法杖小子小子开口道:“不相干,你只要说我们潇洒三人组的名字就成了。”

“呃,可我们总得知道三位大侠哪个老大,哪个老二,哪个老三吧?”

“哪有这些鸟事事,麻烦。”弓箭小子皱着眉头,“你们,识相点,快放下玉币,该干嘛干嘛去。啰哩啰嗦,惹恼了我们,没你们好果子吃。你们要记住,在这儿,我们说了算。”

“我们不吃果子的,真的不吃,三位大侠要吃?我给你们买去?”铁柱脸几乎都要埋到地里了,老天啊,我怎么就认了这么个老大,老大唉,你可是来做先生的。有你这样的先生么?

“这小子有病吧?要不咱算了,弄到俩傻子,可灭了我们名头。”剑小子动摇起来。

“好不容各异碰到俩肉头,你少来了。”弓箭小子不乐意了。

“好了,好了。你们俩别吵。”法杖小子转过头来,“告诉你们也无妨,你们听好了。我姓范,叫范龙,是老大;拿剑的,老二,姓蔡,叫蔡天,剩下老三,叫汤彻。明白了不?小子们,以后只要在学校里,无论遇到什么,报我们名号,一切有我们做主。”

哈哈哈哈哈哈。

萧瑟指点着三人,“饭笼?菜田?汤匙?哈哈哈,真秀逗,笑死我了,我当是什么潇洒三人组,哈哈,原来是个饭菜汤啊。拿拐杖的,你怎么不姓波,非要姓什么饭啊。啊哈哈哈,要是姓波,你们三个不就是菠菜汤了吗?绿油油的一大盆,正好可以下饭哩。看什么看,没见过老子发飙么?也不张开你们的小眼睛看清楚老子是谁,就来张牙舞爪,你们算哪里埋的三棵葱啊。边上去,老子懒得跟你们三个白痴玩了。”

你找死,哇,啊,妈啊。救命啊。

潇洒三人组齐扯着嗓子尖利的嘶吼起来。

铁柱只觉眼前一花,老大貌似只是踢了三脚,怎么这三个倒霉鬼就一个接一个飞出去了呢?飞出去倒也罢了,怎么还朝着魔鬼花飞过去了呢?那,那可是魔鬼花啊。

不亏是俺老大呵,原来老大刚刚是扮猪吃虎啊。嘿嘿,原来老大不只是一脚就搞定铁柱,什么饭菜汤类的也是一脚一个啊。呜呜,好像校长也没挨过去老大的神来一脚哩。呼呼,老大,我崇拜你啊。快教教我吧。

叮叮当当一阵乱响,饭菜汤三人组已被魔鬼花缠紧,倒吊起来,怀里些小玩意落到了地上。

“你还傻站着干啥?还不把你这破钱收起来,过去看看都掉了些什么?”萧瑟抄着手,撇嘴道,“我怎么收了你这个傻大个,简直比猪还笨。”

铁柱呵呵笑着,揣起玉币,走近小心翼翼的捡了几张晶卡回来,他可不愿意变作倒吊的饭菜汤。“老大,他们还不少钱来,哈哈,竟敢打劫我们,……”

嘘。萧瑟忙将食指房子嘴上。这一阵动静挺大,学校里呼啦啦跑出一大堆人来,看着倒吊着的饭菜汤抱腹大笑。

三人本知魔鬼花秉性,已经小心硬挺着不挣扎了。魔鬼花也停止了收紧,吊着就吊着吧,至少还可以喘气。可是被这么多人当面一笑,三人神经般的一齐痉挛,略一动弹,魔鬼花登时魔鬼花还以颜色,又加了无数枝条,无数劲道,直勒得三个小子鬼哭狼嚎一片,惨淡愁云弥漫。

“你,你们三个捣蛋鬼,活该。”突然一声细腻的女声传来,萧瑟打眼一看,哟呵,美女哈。还是古装美女来。

就见这女孩细长挑,一袭水蓝色长裙,黑缎子也似的长发飘飘洒洒直到腰际,眉目精巧,小口微翘,凹凸有致,丰臀细腰,喔……。咦,铁柱怎么藏后面去了?猪就是猪啊,难道你藏我后面别人就看不到你了么?你可是牛高马大的肌肉男哈。

果然,美女眼神一瞄,耶耶耶,秋水长天,眼波泛滥……

“柱子呵,你才够资格啊,太~慢了吧,不过来总比不来强。”顿了顿,又蹙眉道,“不是你捣鬼吧?”

“大,大,大~,小,小,小~姐……,我……不,不~是我”咦,铁柱怎么抽风了?

”哼,料想你也没这能耐。“美女嘴角一动,又转过头去看那三个倒霉鬼,眼光从萧瑟身上掠过,虽无片刻停留,但萧瑟已经……。

耶,什么是如花美眷,什么是似水流年,呜呜,怎么对俺萧瑟就这么无视哩。嘿嘿,铁柱,等会让你尝尝什么事满清十大酷刑,哇,太卑鄙了,无耻,好像是说我自己啊,嘿嘿。

美女微蹙眉头,声若黄莺出谷,言语却相当的犀利,“你们三个,不要再挣扎了,已经派人去叫校长了,整天就知道胡闹,还几天就大比试了也不消停,不好好准备训练,活该你们遭这个罪。魔鬼花也是你们能玩的吗?白痴。”

呃,够爽快,我喜欢。萧瑟无耻的yy着,这个美女,叫什么呢?做什么的?莫非是高年级的学生?呼呼,貌似偶是来做老师的啊,嘿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