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特务 正文 三十八 狡猾敌人

梅戈 收藏 11 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size][/URL] 柳宣年从家里一走,黄铁成就感到心里有点儿不安:“这柳宣年是被吓唬住了,可万一他到了迎宾馆后又变了主意怎么办?现在的人,都被共产党忽悠的象吃了蜜蜂屎,这柳宣年现在看着乖乖地,可也不能不防他又豁出去变了卦!做事,不能不多留一手!可这手怎么留呢?……”黄铁成坐在柳家的堂屋里,望着屋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


柳宣年从家里一走,黄铁成就感到心里有点儿不安:“这柳宣年是被吓唬住了,可万一他到了迎宾馆后又变了主意怎么办?现在的人,都被共产党忽悠的象吃了蜜蜂屎,这柳宣年现在看着乖乖地,可也不能不防他又豁出去变了卦!做事,不能不多留一手!可这手怎么留呢?……”黄铁成坐在柳家的堂屋里,望着屋门外的蓝天,冥思苦想琢磨了一阵,也没想出一个稳妥的好主意,万般无奈,他就来到西屋找刘金苑和赵源盛几个人。

刘金苑几个人吃过早点,在西屋里柳宣年夫妻的床上睡的正香,不过毕竟是过惯刀尖上生活的人,黄铁成才开开门轻轻一叫,他们几个马上就跳起身来。

等听黄铁成把顾虑一说,赵源盛不等其他人说话,当时就指着崔福海道:“这事好办,既然黄大哥有这担心,好在姓柳的也是才走,现在就让福海再睡一会儿,一会儿等福海睡精神了,街上也有人走动了,就叫福海一边去街上把风,一边就在这附近再找一家合适的人家,咱们今夜就全挪过去,这里随便留两个人候着姓柳的就是了!”

黄铁成和刘金苑都明白赵源盛话里的意思,不禁都点了点头,刘金苑还补充道:“咱们白天原来不是只安排一个人在门里站岗吗?现在咱们给它改成双岗,咱们绝不能让共产党钻了咱们的空子!”

黄铁成又连连点头,捧了刘金苑一句道:“金苑老弟想的就是周到,咱们就这么办!有这两手准备着,咱们一定就能进退自如了!”

刘金苑听着黄铁成的奉承,几乎失声笑出声来,看着他的笑脸,黄铁成也陪着他干笑了两声。等几个人都收起脸上的笑容,黄铁成随后又向崔福海道了几声辛苦,崔福海笑道:“黄大哥您不用客气,谁让咱们是一家人?!你们的事,就是我们忠义会的事!”

黄铁成大拇指一伸,赞道:“好兄弟,等这件差事办完,咱们兄弟好好喝两杯,乐一乐!”

崔福海看赵源盛是微笑着不答话,那意思是认可了,就也笑着道:“兄弟一定奉陪!”


崔福海在街上转了大半天,哨也放了,合适的人家也找到了,就是在离柳家一百多米外的另一条街上的一家独门独户,一个六十多岁的孤老太太带着两个十来岁孙子辈的小孩子。这一家三口,没什么经济来源,就靠租出三间房外加老太太给人家浆浆洗洗过着半饥半饱的苦日子。可巧租那三间房的租户前两天搬走了,崔福海一看这家院门上出租房的启示,就假装是租房的进去看了看。

老太太看有人想租房,很热情,不但把房子的事跟崔福海说的明明白白,就连自己家的情况也跟崔福海说的是一清二楚,这让崔福海听后很高兴:“一个孤老太太,两个不读书、整天在外面瞎跑的半大孩子,……好,好,这样的人家,几天不露面也不会有人找!”

……

天黑后回到柳家,崔福海把探来的情况跟黄铁成一说,黄铁成乐的是嘴都合不拢了:“好,好,好,就这家了!”说完,他又对赵源盛、崔福海道:“一会儿咱们半夜前就动手,全转移过去后,你们二位就先回去,有什么话咱们过两天再说!”

赵源盛和崔福海全明白黄铁成的意思,一起点头道:“全听黄大哥的!”

黄铁成赞赏地对两人笑了笑,转头对刘金苑道:“老弟,一会儿行动,这人手还得你安排,今天咱们过去后,这里也还得留人,一切都不能露出马脚!”

刘金苑笑着点点头:“黄处长你放心,一切都按你说的办!”

黄铁成朝他一拱手:“老弟,多谢你捧场!”

刘金苑呵呵笑道:“这不都是为了党国吗?咱们兄弟谁跟谁?!那好,你们先聊着,我和弟兄们先去打个招呼!”说着话,刘金苑习惯性地摸了摸插在腰里的手枪,拉开西屋门大步向北屋走去。

北屋里,除了门口把风和看守柳家人质的特务外,其余的特务都是或躺或坐地在休息,一见队长来了,特务们全站了起来。

刘金苑也不愿多废话,把这几名手下都招呼到身边后,他就把今夜要做的事跟大家讲了一遍。一名小特务听完,偷偷地指着对面的房间小声问道:“队长,咱们干嘛不把这老太太一家子都宰了?反正那厨子也去迎宾馆了,咱们现在这不是受活罪么吗?”

刘金苑斜了这名手下一眼:“你知道什么?万一那厨子没得手之前又回来了怎么办?!咱们等这一回机会不容易,一定要有确实消息才能从这里走,何况上峰也有新命令,对一般老百姓还要尽量做到收买人心!共产党不就是靠这一套才占了上风的吗?!”

小特务听完,若有所悟地哦了一声。


对付那孤老太太一家三口,特务们简直是没费吹灰之力,等再把柳家娘儿几个弄过去,这时间就到了半夜。考虑到返回大屋在街上还是会随时遇到解放军的巡逻队,为了避免麻烦,赵源盛和崔福海两个人就在这孤老太太家又歇了一宿。到了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两个人告别黄铁成等人,早饭也没吃,趁着街上还没行人,两个人就偷偷溜出了云元里。

黄铁成和刘金苑把他俩送走后,给特务们分了分工,然后他们俩也分头休息的休息,值班的值班。到了晚上,两个人也都休息够了,黄铁成还看了看被绑的两家人,看他们虽然是精神萎顿,但身体却没什么大碍。

这天晚上,天气不太好,黄铁成看着这天总是要下雨,将近十一点半,他对刘金苑道:“刘老弟,这天气不太好,咱们是不是现在就让换班的弟兄过去?那兄弟俩也一天一宿了!”

刘金苑正喝着茶、抽着烟,听黄铁成如此说,就笑道:“对对对,是该换班了!”说着话,他就朝两名特务轻声叫道:“蔡七,阿荣,该你们俩去那边了!”

两名特务听见,忙应了一声是,收拾了一下他们的东西,两个人就向屋外走,黄铁成看见,有点儿不放心,跟过去叮嘱道:“千万小心!”

蔡七朝黄铁成点点头:“您放心,黄处长,保证不出岔!”一边说,两个人就走了出去。

刘金苑等黄铁成走回来,小声笑道:“这几个兄弟,都是跟了我多少年,风里雨里,经验都丰富着呢!”

黄铁成瞅着刘金苑笑道:“能跟着你老弟冲锋陷阵的还能差的了?这些兄弟我看了,要是放出去,都是能独当一面的大将!”

刘金苑呵呵笑道:“哪里哪里?!黄老哥是高抬我!”话虽如此说,他的麻脸上却满是得意之色。

黄铁成对这两天刘金苑对自己所持的态度是非常满意,看他嘴上客气,脸上却很兴奋,就继续捧着他道:“我这可不是恭维老弟你,就是郭主任也是这看法!对你,他也总觉得是大材小用了,可惜现在咱们是蛰伏羊城,不然老弟早高升几步了!”

最爱听奉承的刘金苑听到这话,眉毛梢儿都笑开了,可他刚想和黄铁成再客气几句,就听得街里去柳家的方向一连就响了五六枪,随即还响起了喝喊声,这之后就是枪声不断,刘金苑噌地跳起来,两支手枪已经抓在了手里:“怎么回事?”

黄铁成也抽出手枪,对屋里的特务们叫道:“可能出了情况,大家准备!”

刘金苑朝特务们一挥手里的手枪,厉声命令道:“准备打!”

特务们不等两位上司再下命令,全都纷纷抽出手枪,刘金苑第一个跳出了屋去。

把守院门的特务这时已经悄悄把门打开一条门缝,探出半个身子朝着街里响枪的地方瞭望着,刘金苑跑过去,喝问道:“怎么回事?”

特务收回身来答道:“好像是蔡七他们遇到麻烦了,……”他的话音还没落,蔡七两个已经嗖嗖嗖地跑了回来,看见门口处站着刘金苑,两个人一边向后射击,一边对刘金苑报告道:“队长,不好了,街里有共军,我们被发现了!”

门里的特务们听到这个消息,全都要向外冲,刘金苑瞪着眼睛问黄铁成:“黄处长,怎么办?这事你得拿主意!”

黄铁成手枪一挥:“这事肯定是暴露了,大家一齐冲出去!”

刘金苑用枪点着屋里问道:“那些老太太和小孩子呢?”

黄铁成想都没想的答道:“甭管他们了,那些东西杀了也没什么用,咱们冲出去要紧!”

刘金苑得了准主意,喊了一声:“好咧!”提着枪,领着院里的特务们他就冲了出去。

黄铁成看他们冲出去了,想起还有名手下在看守人质,赶忙回屋又去喊看守两家人质的那名特务,这时街里的枪声就如爆豆般响成了一锅粥。


刘金苑带着特务们冲出来,追击蔡七等两名特务的解放军也已经追到了这家门外十几米的地方。刘金苑见了,头也没回地喊了声打,和手下的特务们举起枪对着解放军们就乱射起来。追击而来的解放军看又冲出来不少人,也是毫不示弱,双方立刻就打成了一片。

等黄铁成和看守人质的特务跑出来,刘金苑瞅见了,朝着对面的解放军狠命打了几枪,同时对手下的特务们吩咐道:“边打边撤,掩护黄处长先走!”

特务们齐声答道:“是!”一阵齐射,掩护着黄铁成向云元里外跑。

黄铁成知道此地不可久留,也不是客气的时候,自己跑了,刘金苑和他的手下就也好撤了,所以他也没客气,朝着对面的解放军也放了两枪后,拔腿就向云元里外面跑去。

刘金苑看着黄铁成跑了以后,看解放军越来越多,枪声也越来越密集,他又连开了几枪,对特务们喊道:“弟兄们,咱们撤!”

特务们听了,互相掩护着向云元里外撤去。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