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皇这一年,风里有雪渐渐落地

熊猫大葵 收藏 0 145
导读:仓皇这一年,风里有雪渐渐落地。远处的群山和高楼,灯火闪烁得漂亮。 2009年元月,九楼小屋,一张小床一个人,楼下有糖炒栗子香暖,有人蹲在路边吃一碗盒饭,橙子鲜嫩如12年前某个黄昏的太阳。 摄氏十四度的天黑中,一辆白色宝马缓缓行过,车内独身女人年纪过了四十岁。 2008年的绿色风筝在楼顶飘摇。和你约定去丽江看烟火,迎风说话,睡在你左边。终因种种变更,延期而行,在各自的城市里,为彼此保重,说安好,并共同期许下一个春天。 漫长的15个月内,只相见一次。 2007年10月,

仓皇这一年,风里有雪渐渐落地。远处的群山和高楼,灯火闪烁得漂亮。


2009年元月,九楼小屋,一张小床一个人,楼下有糖炒栗子香暖,有人蹲在路边吃一碗盒饭,橙子鲜嫩如12年前某个黄昏的太阳。


摄氏十四度的天黑中,一辆白色宝马缓缓行过,车内独身女人年纪过了四十岁。

2008年的绿色风筝在楼顶飘摇。和你约定去丽江看烟火,迎风说话,睡在你左边。终因种种变更,延期而行,在各自的城市里,为彼此保重,说安好,并共同期许下一个春天。

漫长的15个月内,只相见一次。


2007年10月,遇见田野那棵孤独的香蕉树。火车疾驰,樟树叶翻卷,香蕉树笔直,散开。(距离我暴雨的家乡,越来越近了吧。)


那个阳台有两只凳子,俯身望去,楼下阴冷空气里,昏黄暗灯,人影模糊。这一年,从秋天到秋天,积攒了一年的时间,见这一回。狠狠拥抱,挥手离去。我看到你无精打采地背转身走远,继而无精打采地越走越快。而天,刚刚有一点点黑了。

回程的火车上一直在哭。一场凉雨拍窗,天暗得如同末日,雨点银亮,是你写给我的第一封信在记忆中的那种明亮。大雨中的植物,和大雨本身,同样茂盛,天空是奇异的苍蓝,微微倾斜。

大雨,10月的大雨。从深圳到长沙,再从长沙到深圳,用26个小时坐车,用9个小时相见。


2005年7月,关上房门,房子从此很空。我白底红花的被子上,趴着一串加菲猫,第八只戴蝴蝶结,第十二只会唱新年好。


我带走你写给我的全部的信件,你说它们和你血脉相连,我带着它们远走高飞。


2005年5月,季节仿佛有所偏差,太阳炽热,空气里有柳絮,渐渐多。华清池的水碧蓝蓝,我站在树下笑着,我知那是我最后一次和这五年来的同事集体出行。

我看到那个缴费站,两个巨大的字:未央。植物在风里弯下腰,但即使是大风,它们也安静得没有丝毫告别的意思。

我多想和你来到这北方,北方再北方,有相爱的情人隔着山唱情歌,有干涸的河,有雪白的馍,有千年的传说和黄土高坡。


2005年3月,长江边我穿黄色风衣,弹吉他,恍惚凛冽的芦苇像一幅素描画,杨树吐出新芽。带一本陌生人写的书,消磨一些下午,天早早地黑了,夜市张灯,一颗星子激坠。

或许那只是一朵烟花?(我只要这灯不灭,歌不停,请你为我倾耳听。)

挂灯笼的街,有美味的炒螺狮,加辣,加香油,加大葱,加姜。我却因此,想起童年的青石板,溪水荡漾。


这一年,开始恢复哭的能力,成功三次,感到幸福。

这一年,喝酸奶,酷爱沙拉酱。

这一年,临睡前给自己敷上水道入睡。

这一年,更加热爱黄耀明,并觉得林一峰也不错,何韵诗当然美。

这一年,换了包,鞋子,外套,但眼睛和心没有换,只是开始迟钝。

这一年,用掉很多钱,认识很多人,被善待。

这一年,经常沉默寡言,或者滔滔不绝,有人明白,有人不明白。

这一年,进步匮乏,但看到一些隐蔽的光。


这一年,我还是喜欢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