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冲之鸟”图谋若得逞 可阻中国战舰进出大洋

jiwuy 收藏 26 9684
导读: [img]http://img5.itiexue.net/1240/12405185.jpg[/img] 冲之鸟礁鸟瞰图 1543年,西班牙人贝尔南多途经日本东南海域时,曾发现一处海礁。他在航海图上做下标记,并将其命名为“Abre Ojos”(睁开眼睛看),提醒船只警惕此处“时隐时现”的数块礁石。 从经纬度来看,“睁开眼睛看”即为“冲之鸟礁”。 根据日本民间考察团2004年的实地勘测,这块岩礁退潮时东西长4.5公里,南北宽0.7公里,涨潮时仅露出北露岩和东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日本“冲之鸟”图谋若得逞 可阻中国战舰进出大洋

冲之鸟礁鸟瞰图


1543年,西班牙人贝尔南多途经日本东南海域时,曾发现一处海礁。他在航海图上做下标记,并将其命名为“Abre Ojos”(睁开眼睛看),提醒船只警惕此处“时隐时现”的数块礁石。


从经纬度来看,“睁开眼睛看”即为“冲之鸟礁”。


根据日本民间考察团2004年的实地勘测,这块岩礁退潮时东西长4.5公里,南北宽0.7公里,涨潮时仅露出北露岩和东露岩的两个尖顶,窄得连一对相扑选手都无法施展。不过,这个弹丸之地却拥有自己的邮编(110-2100)、电话区号(04998)以及一块“日本最南端的岛”的钛合标牌。


早在2009年9月11日,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就宣布,工作组已着手处理日本2008年11月提交的申请—审理其延伸南太平洋大陆架的议案。如果申请获批,日本将凭借面积不足10平方米的“冲之鸟礁”获得1550平方公里的领海以及43万平方公里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同时,委员会也表示,审理过程将着重讨论“不能以岩礁设定大陆架”的主张。


针对日方立场,2009年8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表示,中国政府在此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冲之鸟“是岩礁”,“日本无权设定大陆架”。


1月6日,新年伊始,日本政府就高调宣布将从2011年度开始在“冲之鸟岛”建造一系列设施,将其建成海洋资源调查基地。据悉,日本政府将在6年间斥资75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0亿元),打造150-200米长的码头供海洋调查船等大型船只停泊。此外,由于周围海域可能存有稀有金属等资源,日本政府今后计划将对此展开调查。


“日本此举的意图非常明显,就是要抗衡中国政府‘只不过是一块岩礁’的主张。”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张琏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也将预示着中日之间围绕海洋权益的争夺战将愈演愈烈。”


是礁,还是岛


按照《联合国海洋公约法》,冲之鸟如果是“礁”,日本资源开发和海洋调查的主权范围将局限于岩礁周围的40平方公里。但如果是“岛”,那么,以此为圆心的方圆200海里都将成为日本的专属经济区。因此,是“岛”还是“礁”成了冲之鸟问题的核心。


依据日方的史料,自上世纪20年代,日本测量船就对冲之鸟进行了多次勘测。曾参与1933年测量任务的水路部测量科科长田山利三郎曾在自己的论文中指出,冲之鸟既缺少中央岛也缺少泻湖,应该属于“准礁盘”。


日本“冲之鸟”图谋若得逞 可阻中国战舰进出大洋

冲之鸟礁鸟瞰图


但日本政府并不如此认为。2005年,著名右翼分子石原慎太郎登上冲之鸟,并 “指礁为岛”。他的依据是《海洋法公约》121条的第一款:岛屿是四面环水并在高潮时高于水面的自然形成的陆地区域。


对此,中国以该条法律的第三款予以驳斥。2009年9月15日,外交部发言人姜瑜重申中国立场:冲之鸟礁既不能维持人类居住,也无法维持经济生活,设定大陆架没有任何根据。中国希望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能够妥善处理日本的申请。


围绕“人类居住”和“经济生活”,学界一直有“从严”和“从宽”两种解读。2007年,中国台湾领导人马英九访日时,就声明了“从严”的立场。他认为,能够获得专属经济区的岩礁必须已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维持了人类居住,同时,自身资源也能够维持经济生活。


不过,美国学者乔纳森·查内则认为,人类居住并不是必要条件。岩礁只要确实具有社会经济价值和维持人类居住的能力,就可以“享受”岛屿待遇。日本东洋英和女学院国际法教授栗林忠男更是在相关报告中指出,“不能完全否定今后通过科技力量使该岛能够维持其经济生活的可能性”。


对此,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张琏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不管是从严还是从宽,日本人都在强词夺理。‘冲之鸟’上既没有淡水,也没有食物,其原始生态根本不适于人类居住,而且按照自然发展,该岩礁甚至有消失的可能。”


其实,有关“冲之鸟”礁是否能够享有岛屿待遇的问题,早已被欧美等国的国际法学者所否定。美国夏威夷大学海洋法教授乔恩·范戴克就认为,冲之鸟礁大小不过是一张特大号的床,由两个遭受侵蚀的隆起岩礁构成,根本不具备岛屿资格。


日本苦心造“岛”


日本政府很清楚,如果不是进行人为加工,冲之鸟可能连明礁都已经不是了。1996年,日本建设省再次对冲之鸟进行了取样调查。结果显示,该礁所在的礁盘大约形成于2.5万年以前,在地质构造上属于珊瑚礁,并且正以每百年1厘米的速度下沉。


据1933年的考察记录,当时这一带礁石中,约有5处能露出水面,但是到1982年,已减少至4处。目前,仅剩下2处。按照这种趋势,整块岩礁因海水冲刷而逐渐消失是迟早的事情。


对此,日本展开了全力抢修。早在1987年,“冲之鸟应急对策特别研讨会”就率先成立。此后的两年里,日本共耗资285亿日元,在东露岩和北露岩周围放置了9900个铁质防波块,并对露出海面的岩体浇铸了水泥防护层。1999年6月,日本政府又花费8亿日元为东露岩“穿”上了钛合金防护网。


日本“冲之鸟”图谋若得逞 可阻中国战舰进出大洋

日本在冲之鸟礁盘上的无人气象观测设施(资料图)


2005年3月,日本再次展开救礁计划,拨款1000万日元在礁石上设置门牌号码,架设灯塔以及气象观测设备。


然而,由于全球变暖等因素造成水位上升,冲之鸟礁被淹没的威胁并未消除。作为应对措施,据悉,日本官员把冲之鸟礁的珊瑚样品带回日本本岛,在实验室内加以培植,以期通过大量繁殖珊瑚重新种出一个“岛”来。


据日本《读卖新闻》披露,仅2008年,财政就拨款750余万美元,将5万只珊瑚分期分批移植到冲之鸟。日本水产厅官员表示,此举不仅旨在维持和巩固该岩礁,更是为了使其具有经济性生活,达到海洋法中的“岛屿”标准。据悉,目前每年用于维护冲之鸟礁的费用达两亿日元。


“有人,可生活”是“礁”变“岛”的关键因素,日本在这方面同样进行了大手笔投入。2005年,日本在礁上筹建海水温差发电设施,计划利用所发电力进行海水淡化处理。同时,财政拨款5亿日元,用于支持岩礁附近从事捕捞作业的日本渔民。二战前停顿下来的“冲之鸟灯塔”也重新动工,并已于2007年投入使用,记入国际海图。


2008年11月,日本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出南太平洋大陆架延伸申请,企图独占区内资源。2010年5月18日,日本众议院又通过了《低潮线保全和基地设施整备法案》,该法案要求在没有船舶靠岸设施的“冲之鸟岛”设立经济活动基地,借此向国内外宣传冲之鸟是一座岛屿。


有分析人士认为,从长远来看,日方最终可能在礁上形成发电、海水淡化、航行保障、渔业支持等多处设施,并达到“有人值守并生活”的要求。对此,张琏瑰教授指出,“为了扩张领土,日本的一系列做法是对国际法模糊空间的利用,同时亵渎了其权威性,必然招致各国的反对。”


争领土:变岛玄机


“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自明治维新伊始,日本就怀有雄霸蓝海之梦,而二战的惨败迫使日本回归岛国,由美国来接管“前庭后院”。但是,冲之鸟上上演的“人工造岛”一幕不免再次让人怀疑日本在领土以及地缘政治方面的一些谋划。


日本“冲之鸟”图谋若得逞 可阻中国战舰进出大洋

冲之鸟礁所在位置(资料图)


著名军事问题专家宋晓军就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冲之鸟礁附近海域是东亚大陆国家通过第一岛链水域进入太平洋的重要通道。一旦这一带海域成为日本的专属经济区,中国海军的舰艇和飞机将不能够自由出入,而必须事前向日方通报。


2005年3月,《读卖新闻》就曾声称中国海洋调查船近年来11次“违法进入日本经济海域”。文章默认冲之鸟礁附近海域专属于日本,并指出,中国若要进行海洋调查,须提前6个月向日本申请。


依据《联合国海洋公约法》,只要驶入日本的专属经济区,即便只是进行科学调查,中国也要向日本提供计划性质、目标以及船只名称、吨位、路线等资料。


从去年10月开始,日本政府开始研究制定新的法律对外国的资源勘探活动加以限制,从而保护日本专属经济水域(EEZ)的海底资源。据悉,正在研究的新法案将以外国人和外国企业为对象,禁止其进行以将来开发和生产为目的的资源勘探活动。关于惩罚规则,据悉该法很可能采用有期徒刑5年、1000万日元以下罚金的方案。


还有分析人士认为,冲之鸟靠近关岛、塞班岛、菲律宾和台湾,战略位置重要,同时又不像琉球群岛那样易受攻击,因而对控制台湾东海岸具有很大的军事价值。


对此,张琏瑰教授认为,“军事考虑是中国反对‘冲之鸟是岛’这一主张的因素之一。但更主要的是领土扩张的问题。”


日本“冲之鸟”图谋若得逞 可阻中国战舰进出大洋

冲之鸟礁所在的礁盘在地质构造上属于珊瑚礁,正以每百年1厘米的速度下沉。如果不是进行人为加工,冲之鸟可能连明礁都已经不是了。(资料图)


2003年,小泉内阁的国土交通大臣发表了《日本成为资源大国不是梦—大陆架调查乃国家的百年大计》一文,受到日本读者热烈的追捧。该文称,在日本的周边海域,估计和日本相连的大陆架面积相当于国土的1.7倍,其中埋藏着数十万亿日元的矿物资源。如果能证明大陆架和日本的领土相连,日本的权利就会被承认。


事实上,广袤诱人的海洋领土正是日本倾力造“岛”的主要动力。而且经勘探,冲之鸟附近蕴藏着丰富的渔业资源,其中鲣鱼、金枪鱼和墨鱼早已成为日本人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同时,其海底大陆架还储藏着丰富的锰、镍、铬、铜等矿产资源,这对资源匮乏的日本岛国来说,是一笔巨大财富。


“这种‘钢筋加水泥’索取经济区的手段如果被承认,将会对国际社会造成恶劣的影响。” 张琏瑰教授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如果日本把一个礁盘制造成岛屿,就能获得超过本土面积的海域经济区,那么太平洋沿岸国家很可能群起效仿,大家都去制造人工岛。如此一来,国际海洋秩序将面临重新‘洗牌’的危险,而东北亚的海域冲突也势必将进一步升级。”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