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师 正文 第二十七章:雪映战旗红

likangjiang 收藏 9 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URL] 五月十二日,中革军委的北上作战计划已经下达到我师。由于川西平原的周围敌情日益严重,敌“围剿”的先头部队与我军前沿部队已开始接火,中革军委开始实施北上与红四方面军会合的计划。经过近二十天的休整训练,再加之川西平原的富饶,中央红军的精神和身体状态已完全恢复到最佳水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五月十二日,中革军委的北上作战计划已经下达到我师。由于川西平原的周围敌情日益严重,敌“围剿”的先头部队与我军前沿部队已开始接火,中革军委开始实施北上与红四方面军会合的计划。经过近二十天的休整训练,再加之川西平原的富饶,中央红军的精神和身体状态已完全恢复到最佳水平,红军官兵一个个显得生龙活虎,精神饱满,意气昂扬。由于大量的缴获,部队的武器装备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弹药充足。部队的战斗力不但得到恢复,而且还有了提高。这次休整,红军各部还补充了6000兵员,各军团人数比整编时还略有增加,可说是兵强马壮。我师经过这次休整训练,每个官兵的思想素质、文化素质、身体素质和军事素质都有了一定的提高,战术动作更加熟练,战术配合更加默契;打敌骑兵的战术也亦基本掌握。全师满员编制,补充团人员达2600余人(包括1000新兵和伤愈归队的战士),全师总兵力已达28000余人。为了这次北上,我师已做好充分的物资准备。我知道北上征途,困难重重,经过的川西北地区,人烟稀少,物产匮乏,是一个半牧半农之地,少数民族众多,语言不通,补给十分困难,特别是粮食。因此,我对师后勤部及各单位特别强调,在尽可能的情况下多带粮食。后来出发时,我还特地下了一道命令:全师各部每到一地,第一要务是搜集粮食,要保证每个官兵粮袋里至少储备七天以上的粮食。正因为我的这道命令,使得我师官兵后来能较顺利地走出川西北。同时,还帮助了中央纵队和兄弟部队。

我师根据中革军委的命令,进行了行动部署:将汉源渡口的防务移交给五军团。一旅101、102团防守天全一带,阻击川军刘文辉的四个旅,保证红军主力西南方向的安全;100团防守宝兴。政委率第二旅掩护走邛崃山道的炮兵、辎重部队、医院、机关后勤及中央纵队大部。我率第三旅作为红军主力的先头部队,为翻越夹金山当先开道。临出发前,主席将我找去,向我通报了红四方面军的有关情况,四方面军已按中革军委命令,派出一支部队沿邛崃山的西侧,正向达维一带前进,接应中央红军北上。主席叮嘱我要尽快与红四方面军的部队会合,并注意搞好两方面军的团结。同时,又详细询问了部队过雪山的准备工作,强调要尽量避免或减少不必要的伤亡。我赶回部队后,传达了主席的指示精神,对各项物资准备及战士的行装进行了严格检查。次日,天刚露出鱼肚白,我率第三旅便出发了。

十三日,国民党追剿大军从东北、正东、东南、西南四个方向向中央红军发起全面进攻。摆在第一线进攻的是川军杨森的六个旅外加一个手枪团、潘文华部的五个旅及刘文辉的四个旅,声势十分浩大,枪炮声非常猛烈,但真正投入战斗的只有两、三个团,往往是一触即退,双方没有什么大的伤亡。原因很简单:双方对蒋介石的险恶用心都非常清楚,党中央采取主动措施,利用朱老总、刘总参谋长与四川各军阀的旧谊关糸,以二人的名义分别给刘湘、刘文辉、杨森、潘文华等军阀秘密写信,阐明红军北上抗日的主张,暗示红军不会久驻川西北,只是路过贵地而已。而川军各军阀之前普遍奉行刘文辉的“十六字方针”,即“只守不攻,尚稳不追,保存实力,避开野战”。但目前迫于蒋委员长的压力,不得不硬着头皮主动进攻。现接到红军来信,便心领神会。于是,双方心照不宣地合演一曲戏给蒋委员长看。我军每天按计划往后步步撤退,而川军则往前慢慢推进,各路指挥官纷纷向蒋委员长告捷:说什么“我军官兵奋勇作战,共匪被打得节节败退,伤亡惨重,正向北逃窜……”开始,蒋介石信以为真,大为高兴,不断嘉奖表彰,还拨给大量武器弹药及军响以资鼓励。不久,便得知真相,不禁怒火中烧,恨不得将这些阳奉阴为的军阀千刀万剐;而目前又无可奈何,不得不忍气吞声,只是严饬川军各部协力剿匪。

经过几天的辛苦跋涉,我率第三旅于五月十六日上午十时左右抵达夹金山脚下一个小村庄。我命令部队就地休息,便与罗旅长带领几个人去找当地村民打探消息。

夹金山,又名神仙山;是一座海拔高约4800米的大雪山。位于宝兴城西北,懋功之南,理县之西南。站在山下仰望,其山峰高不见顶;像一个披满白发的老人端坐在那里,团团云雾在它的山腰缠绕,夕阳的余晖斜照过来,白皑皑的冰雪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日落之后,温度更低,莫说人上山,就连鸟也飞不过去。当地村民听说我们要过山,\都好心地劝阻我们说,他们世代祖居在这里,从来没见过有谁活着翻过此山的。相传祖上曾留下话:“夹金山,夹金山,凡人不能过,神仙才能翻。”告诫子孙后代不要去翻那座山。

但是,我们英勇的红军岂能被眼前的困难所吓倒。不过,也促使我从思想上更加重视起来,以求万全之策,确保红军主力安全翻过雪山。于是,我又找年长的村民详细了解有关过夹金山的情况。最后从一个七十多岁的村民口中得知:夹金山从山脚到山顶约30多里,从山顶到那边山脚也是30多里。要过雪山最合适的时间是上午九时太阳升起之后和下午三时太阳将落山之前;而且要多穿衣服,带上烈酒、辣椒,好御寒壮气,手里最好再拄根拐杖……情况了解清楚之后,我们回到驻地,立即召开了营以上干部会议。在会上,我亲自进行动员和布署。首先进行思想动员,要求每个官兵必须在思想上高度重视,克服一切畏难情绪,把过雪山与一场战斗同等对待,稍有不慎,就会发生伤亡事故。并号召同志之间相互帮助。同时,我对过雪山进行具体安排:一是物资保障。由于中革军委的预先布置,所需冬衣、油布、酒、辣椒都已事先准备充足,所缺者拐杖,我命令每人准备一根四尺来长的木棍。二是各连组织救护队,帮助体弱与负重多的同志。三是严格执行过雪山时的几条规定:上山时不准打枪、大声呼喊等,避免引起雪崩;上山时不准抬头看天空或四下张望,防止晕眩;要低头走路,视线不要超过三米;不准坐地停留,避免冻伤冻僵;不准喝雪窝中的积水,渴了可以吃雪。我反复强调,要将会议精神传达到每个官兵,务必使每个官兵都记牢这四不准,并不折不扣地执行。

翌日上午八时,全旅在大硗碛村旁边的一块大平地集中,分团检查行装,严禁超重。九时许,部队浩浩荡荡向夹金山麓进发。行至山下,寒气扑面而来,果然不同凡响。脚下的路冻得梆硬,木棍着地发出“卟,卟”地声音。我令旅工兵排与特侦营在前探路开道,他们手执钢钎、铁铲、刺刀等工具,一马当先,杀向雪山。碰到坡陡路滑或危险的地方,他们利用手中的工具挖下了一个个的落脚孔,并将危险的障碍扫除。后续部队沿着他们开出来的曲折小路奋勇往上爬。队伍越拉越长,仰面看,头顶有人;低眼望,脚下也有人。一面面红旗迎风招展,雪映战旗,色彩分外鲜艳好看。

我跟随着106团的队伍,亦步亦趋地向前走。刚上山时的一段路还好走,但越往上爬,路就越来越窄,越来越陡;雪越来越深,空气越来越稀薄,气温越来越低。天空中的骄阳,似乎已失去它应有的威力,只是温柔地将白雪映照得格外晶莹透亮。而强烈的反光刺得我们睁不开眼。这点困难对于后世的特种兵我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但对于眼前的红军官兵来说,那确实是一种严峻的考验。我看着战士们努力地往上攀登,每走一步,都要花很大的力气。然而,战士们的情绪高昂,没有一个叫苦叫累的。有的不小心滑倒了,旁边立即有人前来搀扶;有的不慎失足,掉入几米深的雪窝,救护队的人员马上赶来,用绳子把他栓住,拽的拽,拉的拉,不一会就把人给救上来。被救的人随即拍去身上的雪花,又继续前进。

临近山顶的路又滑又陡,虽经工兵排一番修整,但行走起来还是十分艰难。跟在我身边的警卫员小铁柱,是我离开苏区时房东的儿子,今年刚刚十五岁。我看他咬紧牙在拼命坚持,心里不由一阵感动。“来!铁柱,将你的背包给我。等下你拉着我的马尾巴登上山顶,一定要坚持住!”“是!师长!我一定会坚持住!”铁柱一边喘息一边坚强地回答。我接过铁柱的背包栓在马背上,然后牵着马,步伐坚定地向山顶攀登,小铁柱拉着马尾巴摇摇晃晃跟在后面。这时,偏偏又搅起了阵阵大风,乌云比草原上奔驰的骏马还要快,顷刻间布满了天空。太阳悄然隐进了云层。只见那山峰上的千年积雪,一团团,一堆堆,直往下倒塌、翻滚,一泻千尺,撞击到坚硬的冰山上,激溅起无数的冰团、雪粒,犹如银龙狂舞。狂风又挟卷着雪粒扑打在我们的脸上、手上,叫人生痛。好在我们都带有油布制成的雨衣,便将它穿在身上,冒着暴风雪,艰难地一步一步地往上挪动。

好不容易爬上了山顶,还来不及喘口气,突如其来的核桃般大的冰雹,劈头盖脑地砸下来,躲又无处躲,弄得我们狼狈不堪。所幸冰雹持续时间不长,过后雾消云散,万里情空,太阳仍复高悬碧空中。举目环顾,只见千里冰雪,银峰迭立,好一派琼玉晶莹的世界。俯视山下队伍,像一条黄绿色的游龙,蜿蜒而上,将雪白的世界一分为二。犹如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煞是好看。

下山的路就好走多了,气越来越顺畅,气温也越来越高,战士们的情绪也越来越好。沉闷的队伍又开始活跃起来,不时爆发出欢声笑语。

“师长!你看!”缓过劲来的小铁柱又恢复了孩子般的天真,他指着左前方不远处的一座山谷,惊喜地对我说。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原来前面的那条山谷不见积雪?,两边的石壁上竟有了青苔、小草和绿葱葱的松树,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各种颜色的野花在迎风摇曳,呈现出一副春意盎然的景色。这使我们如同从冬天一下进入到春天,仿佛同时感受到两个不同的世界。

穿过这温暖如春的山谷后,再往下行,又是一幅奇景:路边的山坡上,绿草如茵,三五成群的野牦牛在悠然戏逐。也许是从未见过人的缘故,不但没有逃走,反而盯着我们红军的队伍好奇的打量着。我们也友好地望着它,让它自由自在的戏耍。

我们下到山脚,便被一条深沟挡住了去路,我们沿沟寻找继续北进的路。就在这时,沟口方向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我急忙上马,向前面跑去。不一会,随前卫106团行军的三旅罗旅长向我报告说:前锋部队三旅特侦营与一股川军遭遇了,这股川军约有一个团,从达维镇方向而来。旅特侦营动作迅速,先敌展开,抢占了有利地形进行攻击。他已命令106团从左右两侧迂迥过去,准备围歼这股川军。我听完汇报后,便登上一个山头,举起望远镜进行观察,发现这股川军正向后撤退,似有逃跑模样。我告诉洪旅长,想办法将这股川军歼灭或驱逐,但要尽量避免或减少部队伤亡。一个小时后,106团团长跑来报告说:这股川军狡猾得很,看见我军大部队包围上来,便撒了兔子,我们猛追了一阵,将其歼灭大半,残敌往北逃走了。

约下午五时,我随第三旅进驻了离山脚不太远的达维镇。达维,是一个两百多户人家的村庄,这里居民多是藏族,生活艰辛贫苦。村子里最好的建筑是喇嘛寺,金瓦红墙,还算得上雄伟壮观。除此之外,都是些木头搭的房子。村上还有几家店铺,在这人烟荒芜的地区,也算是方圆百里的一个繁华的集镇。

我将师指挥部设在达维镇原川军的团部,由于川军逃走匆忙,连桌上的作战地图也来不及带走。我军缴获川军的全部作战物资、弹药及储存的几万斤粮食。三旅旅部则设在离此几里远的一个小村庄。到了下午六时,笫三旅部队已全部到达达维镇周围地区驻扎。我立即命令各团清查过雪山的损失情况上报师部,我将这些连同过雪山的经验教训写成一个简短的总结,报告给主席与中革军委。但我们这次过雪山损失之小,与后世纪录相比简直可以忽略不计,的确令人惊奇。这全靠我们事先的充分准备和所采取的行之有效的措施,并为后续部队开辟了通道,提供了经验,受到了中革军委的通报表扬。与此同时,我又指示三旅要认真执行中央制定的有关经过少数民族地区的政策,并积极开展筹粮活动。

晚上,我与政委取得了联系,了解到走邛崃山道部队的情况:我原以为走邛崃山道会轻松一些,没想到也并不轻松。狭窄的山道,一边是面临山谷深沟,低的地方也有几米、十几米;高的地方有几十米,下面是荆刺丛生或乱石嶙立,人畜掉下去,不死也得脱层皮。山道另一边紧靠陡峭的山坡或石壁,很少有驳路停留的地方。路面尽是砂石,经过雨水的冲刷,显得凸凹不平,驮着重物或山炮的骡马,显得异常吃力;战士们前拉后推,非常辛苦。大量的辎重、骡马、火炮拥挤在这窄窄的山道上,行军速度则极为缓慢;红军官兵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每天前进不过六、七十里。碰到过桥,更得小心翼翼。有些小桥年久失修,虽经工兵营加固,但推拉着重炮走在上面,晃晃悠悠的,令人胆颤心惊。更为困难的是,部队几乎每晚都露宿在山道上。夜晚,山风大,寒气重,战士们便将油布铺在山道上,几个人相互挤在一起,取暖过夜。目前,先头部队103团与师特侦营已到达邛崃山道的出口,并控制了出口一带,掩护后续大部队向出口前进。出口距达维村约二十余里,我便派人与103团取得联糸,命师特侦营回归师部,沿途注意搜筹粮食。

随后,我又接到笫一旅的报告,他们在完成阻敌和滞敌任务后,便向夹金山脚转移,预计后天翻过大雪山与师部会合。

第二天,我从川军俘虏的嘴中得知:川军追剿军总指挥刘湘已得知红四方面军派部队南下,接应中央红军北上之事。于是,便命川军第28军军长邓锡候派出部队进行拦截,坚决阻止红一、红四两方面军会合。这一团川军就是邓锡候派出拦截的部队之一。上午八时,我接到中革军委的命令:命我师第三旅接应一军团及中央纵队一部翻越夹金山。我接命令后,一面派出一支部队到山脚下去等侯,一面做好准备迎接中央纵队一部及一军团的到来。通过翻译,三旅的后勤部与藏民及喇嘛庙的主持进行沟通商讨,购买了大量的粮食及500多只羊、二十几头牦牛。

下午三时左右,一军团的先头部队二师四团到达了达维镇。没过多久,中央纵队与一军团部也到达达维镇附近,我急忙率师部及三旅领导前往镇外迎接。见到主席、中央首长及一军团的领导,自然是分外高兴。我将主席、中央首长等领导迎进镇子里,边走边向他们介绍了达维镇的情况。此时,我已令三旅部队搬出了达维镇及周边的几个村子,我的师指挥部也迁到几里外的一个小村子里。这里全部让给中央纵队及一军团住。

晚上,我们宰了几只羊,招待主席、中央领导及一军团首长。席上,各位领导的兴致都很高,喝了不少青稞酒,大家都在谈论着即将到来的两大主力会师之事,对前途充满乐观,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唯独主席比较冷静,似乎有一种担忧偶尔流露出来。细心的周副主席早有觉察,便善解人意地说:“主席,两大主力即将会师,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好事,烦心的事先丢开才是。”

“恩来呀!前途未必太乐观。”主席慎重地说道。

“老毛,别太耽心了!两大主力会合,近二十万人马,革命力量大大增强,我看革命的新高潮马上就要来到!来!为革命新高潮的到来干杯!”意气风发的洛甫首长豪情满怀地说。于是,一片“干杯”声回荡在筵厅。

散席后,主席邀我到住处谈话。没多久,周副主席也来了。主席告诉我说,红四方面军西渡嘉陵江歼敌十二个团后,面对形势的好转,张国焘却擅自放弃了川陕根据地,之后又犹豫徘徊,丧失进击甘南的有利战机,使得建立川陕甘根据地的计划落空。目前,他又不派兵力控制松潘、平武一带,而是将全部十万人马西进。看来张国焘是不赞同中央的北上主张,而是要搞他的西进计划。两军会合之后,中央能不能说服他还是个大问题呢?周副主席对张国焘颇为深知的,估计要说服他很难,只有看情况尽力而为了。我听后心情亦非常沉重。随后我们又商讨了一些事情。临走,主席与周副主席都叮嘱我,要与红四方面军的同志搞好团结。我带着复杂而又沉重的心情返回驻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