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倾城


身边有个姐妹,原本有个对她死心塌地、忠心耿耿的建筑师男友,不但前途无可限量,且从各方面考察均属老实可靠之流,唯一的缺憾就是稍嫌沉闷了点,这玩意儿说好听点叫“憨厚稳重”,说难听点叫“老实木讷”。故此她没事总对我叹气,抱怨看来看去老觉得他身上缺了点什么。我说小心,你这可是的事的前兆啊!

果然没过多久,她就真出了轨。跟了一个比她小三岁的帅保安,那保安一无所有,唯一的优点就是长得倍儿帅,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痞子蔡般的浪子气息。

然而令人始料不及的是,等到她肚子一大,对方却突然奇迹般人间蒸发了。后来方知,原来那小子穷得光剩下了屁股,因为惧怕付堕胎费的缘故,神不知鬼不觉提前开溜了。伤心欲绝之际,还是她的前男友慷慨出面,以自己的名义带她去医院把那个孽种给打掉。

在我们周围,像这样的女子其实并不少见。如果要给个名称的话,那就是典型的“文艺女”。

文艺女们最大的特点就是常常对于围绕在身边如同老黄牛般踏实稳重、不善言辞的好男人视而不见,却无时无刻不在寻找能给她们带来新鲜浪漫及刺激快感的沧桑浪子或海盗型男。

一般来说,文艺女的一生情路,因着其心思的曲折迷离,往往总要比一般女子来得坎坷多桀一些。然而纵使心比天高,可惜却总是难逃命比纸薄的悲剧宿命。

那是因为她们一辈子都活在自我设计的幻梦当中。对于爱情,她们有着比一般女子更至高无上的理想与曼妙憧憬,对于既酷且帅,充满浪漫才情或偶像气质的白马or黑马王子,有着近乎偏执狂般欲罢不能的崇拜与爱慕。

事实上,每个女孩在她的成长历程中,都不可避免地经历过这样一段好高骛远、不切实际的爱情空想期。都曾经不止一次地幻想过自己是童话故事里出身高贵却不幸落难的公主,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被骑着白马而来的英俊王子所救,王子一个深情的吻唤醒了沉睡已久的公主,于是乎天雷勾动地火,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就此展开。不同的是,在迈过少女阶段以后,在现实的作用力下,有的人从既往的童话情结里幡然醒悟了,而有的人却迟迟不愿醒来。醒不过来的那一部分,便淬炼成了一朵朵绣着“文艺女”字样的奇葩。

更要命的是,在她们生命中,一旦遇上这样的“王子”(姑且不管是真是假),便足以激发出她们飞蛾扑火般的激情与牺牲奉献精神。文艺女们往往视金钱如粪土,对于“拯救浪子”这一崇高事业有着圣母玛利亚般庄严神圣的狂热情怀,必要之时甚至不惜以身殉爱。韦庄那首酸得要死的“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便是最早一拨古代文艺女的真实写照。

文艺女的这一腔浪漫与执着深情,若能遇上懂得欣赏并珍惜它的人,自然是花好月圆、皆大欢喜的美丽结局,然而,真实的世界往往事与愿违,纯情且痴爱的她们一旦遇人不淑,碰上个心术不正或心灵扭曲的负心汉,比如当杜十娘遇上李甲,苔丝遇上安吉尔,那么这一辈子的苦,就有得吃了。

可是文艺女们还有最后一个弱点,那就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如若真爱不遂,那么她们余下来的一生或许都将存活在未完的遗憾和记忆当中,纠结到死。对于文艺女而言,眼前的不是自己真正所爱的人,她们的真爱永远在别处。

或许这才是她们一生无法幸福的原因所在。因为在她们心中,早已给自己挖了一座坟,坟里埋着未亡人。

然而再是天崩地裂、电闪雷鸣的爱情,最终都要回归到朴实无华的泥土与尘埃里。

所以《手机》中那个七八十年代的文艺女代表吕桂花在看到中风的丈夫为自己下的面条时,才终于潸然泪落。因为直到最后一刻,她才明白,原来过日子靠的不是灰黄色的文艺梦,而是眼前人埋伏在面里的两个荷包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