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松山战役笔记 第6部分 十战松山 27、十战松山(25)

余戈松山战役笔记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5.html[/size][/URL] 不久又发现了一处沟壑里的隐蔽部,传令兵对着洞口用冲锋枪打了一梭子子弹,立即听见里面传来女人"哇哇"的尖叫,从里面跑出来一群穿着和服的女子。原来是一群慰安妇,计有11人,其中朝鲜人6名,日本女子4人,还有1名操南京口音的中国女人。   在马鹿塘北侧,荣3团团长赵发毕把"全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5.html


不久又发现了一处沟壑里的隐蔽部,传令兵对着洞口用冲锋枪打了一梭子子弹,立即听见里面传来女人"哇哇"的尖叫,从里面跑出来一群穿着和服的女子。原来是一群慰安妇,计有11人,其中朝鲜人6名,日本女子4人,还有1名操南京口音的中国女人。

在马鹿塘北侧,荣3团团长赵发毕把"全团"还活着的官兵集合在一起。想起一个多月前过怒江时全团三千多人,黑压压的一大片,如今却只剩下这寥寥二百多人,而且多数是头部、手、脚、身子有着不同的轻伤,缠着脏污的绷带,已难见昔日军威。他虽然久经战阵,这些天的冲杀更是看多了生死,也忍不住泪如雨下,哽咽着难以作声。

其他几个团也都伤亡很大,第246团团长田仲达、第307团长程鹏以及第308团团长文安庆、第245团团长曾元三都成了"连长"。可有的团却连"连"也编不成了。第309团的两千余人,是松山之战后期调上来攻坚的。攻克横股阵地后,第103师师长熊绶春打电话来问团长陈永思:"你们团还有多少人?"陈永思捂住他那还在作痛的伤口,低沉地回答:"20个人!"熊绶春先是惊愕,然后忍不住伤感地大哭:"天哪!怎么会只剩下20个人?"

据荣2团团长周藩回忆,松山守敌被全歼后,该团第3营官兵归还建制。他们走时有600多人,此时仅剩下18个勇士。这18人中,有一个排长、一个班长、16个士兵,全营牺牲600多人,营、连长全部为国捐躯。 荣3团第3营7连中尉副连长杨金继说,自己的7连原有官兵177人,这时连自己在内剩下17人--这是他带着弟兄搭乘飞机从芒市飞往昆明,在机舱里逐个清点的。

傍晚时分,在大垭口军指挥所,参谋向李弥报告:副军长,我们胜利了!李弥坐在指挥部外一块石头上一动也不动,像个木头人,眼泪扑簌簌地滚下脸颊……

关于李弥在日军覆灭日置身松山战场的心境,中方能找到的纪录寥寥。然而日本作家楳本捨三却在其《壮烈!拉孟守备队》一书中有一番奇异的描写。考虑到此人惯于以虚构之笔为日军涂脂抹粉,这段文字藉李弥之口褒扬日军的色彩也很明显,本不打算引用。但是仔细品味,这段来路不明的文字,倒也传达出作为战败一方对于中国将领品性、胸怀、风范的某些认识,不妨引来供读者咀嚼:

整个战场一片死寂。

李弥少将仿佛自言自语地低声问道:"你们还恨这些日本兵吗?"

"不恨。"参谋们齐声应道。

"我现在感到与这些对手作战很光荣,这是军人的幸福……"言罢停顿片刻,声音有些哽咽。某个参谋心想师长(日军似一直不知李弥已升为副军长,很多记述中仍以荣1师师长称之--笔者)可能是落泪了,却未敢去正视他的脸。

李弥没有称这些日本兵为"敌人",而是用了"对手"这个词。

"……这些日军官兵的父兄,曾热情地庇护过我们的国父孙文先生,而后才有我中华民国革命的成功。现在与他们厮杀我感到不可思议。这些士兵怎么会被驱赶着来参加这样愚蠢的战争呢?我真不明白,也没法想明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