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松山战役笔记 第6部分 十战松山 25、十战松山(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5.html


朴永心和李正早的见面,完全在意料之外,当时李正早在围观的人群中一眼认出了这个自己昔日救助过的朝鲜慰安妇,一时激动不已。马上,朴永心也认出了他。

"你还好么?"两位老人彼此问候着。李正早常年干农活的一双粗糙的手和朴永心老人的手紧紧相握,他激动地说:"当年我把你们领到我们家吃过饭,我还记得你当时是大肚子呢,我把你送到了卫生所,你咯还记得?"朴永心老人点点头,"记得,记得!"她激动得哭了出来。"当时,你给我们饭吃,我们才活到今天。"

朴永心:"让我们一起打日本人。"

李正早:"我们也受害,你们也受害。"

朴永心:"你的头发都白了。"

李正早:"白了,我也白了。前两天听说你要来,你能来到这地方我就高兴了。"

朴永心:"我和你能够活到今天,再能够见面,我很高兴。"

李正早:"高兴、高兴!我们活到今天不容易啊!如果没有中国军队,我们就要死掉了,日本人就把我们杀掉了。我们中国伟大啊!"

朴永心:"我们朝鲜也伟大!"

最后,两位老人紧紧抱在了一起。

在这次松山之行回国不久,朴永心就去世了。直到临终前,她还常常做一些可怕的噩梦,梦到日本兵在追她。每当讲到过去的事,就会想起那些噩梦般的悲惨生活,痛苦和愤怒就会涌上心头。

"……交通壕成了鲜血的河,尸体遍地。"战后,吉武为第56师团战友会撰写卫生队记录时写道,"这时听到有人在喊'吉武伍长',回头一看是小柳军医,他的大腿被击中,鲜血已经浸透军裤,再也坚持不了多久。他托付我说:'赶快到本队去报告情况!'说着取下腰间的军刀交给我,挣扎着撑起上身,右手握着手枪,对准自己的头部扣动了扳机。回头再看右边,户田军医和野田伍长身受重伤,躺在地上。户田军医最后也用手枪自杀了。还有剩下的三四十人,难道就这样喂给敌人的炮弹吗?大家喊起来:'冲出去!'"

此后,吉武等人分散开,从阵地斜面下去,向水无川方向冲去……吉武临离开还看了阵地一眼,没有发现一个军官。

据日军士兵早见回忆:

"下午2时(日本时间),大家作了最后的准备,军旗杆上的旗冠已经深埋在野炮兵仓库的入口处。敌人开始从松山阵地向横股阵地发起攻击。下午4时30分左右,真锅大尉下达了最后的命令:'健康的士兵都去追赶本队。'"

对真锅是否下过这个最后命令,笔者持怀疑态度:既然这时候让活着的人逃跑,何不早一些下令?因为早见后来是在逃跑中被我军俘虏,经我战俘营释放回国的。对于这个"不光彩"的经历,他需要一个说法,至少自己的出逃是奉了命令的。但是,第56师团显然并不认可这个所谓的命令。

据品野实《中日拉孟决战揭秘--异国的鬼》:"第56师团搜索联队副官穴井元喜曾说:'违反军令从拉孟战场逃回到原队的士兵有7人。当时,川道参谋长很伤脑筋,他对我说:'穴井,这些人返回原队来了,实在是个头疼的事啊!又不能通过军事法庭处罚他们。前方正需要一兵一足,给他们找一个去死的地方吧!'当时,我还迎合着答道:'这个办法确实不错!'……士兵的命运就是如此而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