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5.html


当日,第8军收到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申文诚金"电,云:"申江亥钊恭电悉,希于最短时期内,肃清残敌……" 显然,卫立煌已掌握第8军的状况,给予了充分理解。其实,对次日即可攻克松山卫立煌未必没有预感,这个稍显多余的电报,也许还有为9月2日的严厉电报缓和态度的因素。据说这天何绍周满腹怨愤地离开了松山,把一切事务丢给了李弥,其实也是估计到次日松山势在必夺,才撂挑子发泄一下。军中俗话说,胜利者是不应受指责的。倘若明天第8军拿下松山,一向为将宽厚的卫立煌自然不愿意在军中留下苛刻的印象。对此,第8军上下深为感动。据《第八军松山围攻战史》载:"军蒙宽限,宜增感愧。于转令之后,上下官兵决于明7日必灭此顽敌,以达长官之所望!"

9月7日:D+95日

对于敌我两军官兵来说,这天无疑都是一生中最漫长的一天。

天亮前,在我军合围逼迫下,全部松山日军已被锁定在横股阵地、松山(1、2号高地)和西山斜面这一三角形区域内。

凌晨,在被包围的横股阵地,日军重伤员和慰安妇缩在泥泞不堪的"ㄈ"型大战壕里。据后来活下来的卫生兵吉武和石田说,不少折断了腿的士兵都挣扎着从其他阵地爬到了横股阵地,认为这里位置低,处于死角,远征军观察不到,也许有生存的希望。

然而,他们得到的却是升汞片--按既定"处理"方案,由卫生兵给每人发放。石田说自己尽管同情这些伤兵,但除了口头安慰两句外,也别无他法。但许多重伤员都拒绝喝这些药片,宁愿自己用手榴弹自杀;有的喝了又吐了出来,嘴里一个劲地叫:"杀了我吧!"

后来活下来的里美荣伍长回忆,当时联队本部的一个下士官对自己说:"要把慰安妇杀掉!"并给了他十多粒升汞片,要他把它搅在饭团里,让慰安妇吃掉。里美说:"我不能做这种残忍的事,实在不行,就叫她们当俘虏吧。"那个下士官就对里美吼道:"你不这样做,我先杀了你!"这时,朝鲜慰安妇都哭喊着要去当俘虏。尽管当时有命令,要杀掉她们,但是谁都不愿意亲自动手。 后来木下昌巳也回忆道,当时听到有日本兵说:"这个地方被占领了才好,还可以保住命回国去!"

对此,品野实在《中日拉孟决战揭秘--异国的鬼》中说--"在最后一刻,残存日军士兵的精神终于崩溃了。"

凌晨3时,真锅邦人命令木下昌巳准备出逃,并给了他一张纸片,说:"你把这封信带出去。"事先,真锅已挑选会说中国话且熟悉地形的两名步兵里美荣兵长和龟川肇元上等兵与木下一起出逃,给了他们一人半张纸,上面写着命令,内容为:"脱出敌围,代表拉孟守备队全体兵员,报告战斗状况,呈出将士之功绩资料,并转告遗族(指阵亡人员家属)。"三人换上便衣后,将命令纸叠得很小,藏在袖口的夹层里。木下告诉两人:"到达本部后再拿出来给他们看。如果跑散了,谁先到达,要说明后面还有两个人。"

离开阵地时,三人都弯着腰,仿佛是做一件愧疚的事情。虽然没有被哨兵盘问,还是遇到了一帮态度强硬的人,他们质问道:"光你们逃跑是不行的,要带着我们一起走!"显然,在面对不同的生死选择境况时,很多人因心理失衡而恐慌了。当时,木下只好说:"这是上司的命令,我们没有权力带你们一起走,你们也不能跟着走。如果你们实在要跟着走,我们也没有办法。但以后我们要讲清楚,不是我们带你们走的。"但还是有七八个男女跟在了他们后面,其中三个是日本慰安妇,没有一个朝鲜慰安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