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松山战役笔记 第6部分 十战松山 19、十战松山(17)

余戈松山战役笔记 收藏 2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5.html[/size][/URL] 到天蒙蒙亮时,日军卫生兵石田探出战壕,发现10米之外已全是我军。一想我军很快就要用手榴弹,或是火焰喷射器发起攻击,日军都慌了。明知跳出去无疑就是送死,村上准尉还是爬出了战壕,却被飞来的一颗手榴弹炸伤,滚了下来,嘴里叫着:"快,快来给我包扎!"但战壕里迷迷蒙蒙,什么也看不清,伤口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5.html


到天蒙蒙亮时,日军卫生兵石田探出战壕,发现10米之外已全是我军。一想我军很快就要用手榴弹,或是火焰喷射器发起攻击,日军都慌了。明知跳出去无疑就是送死,村上准尉还是爬出了战壕,却被飞来的一颗手榴弹炸伤,滚了下来,嘴里叫着:"快,快来给我包扎!"但战壕里迷迷蒙蒙,什么也看不清,伤口在哪里也不知道。

在早见所在的战壕里,安置着无线电通讯机。战壕呈"ㄈ"字形,左右两个入口处,站着17个身体较好的日本兵。早见对他们说自己负伤了。但对方理也不理,只是让他也在右边入口处像哨兵一样站着。这个战壕挖在一个陡坡边上。此时我军已经来到山顶,扔下来的手榴弹在战壕前不断爆炸,到处是炸出的弹坑。

战壕宽3米,纵深20米。虽说点着蜡烛,但里面仍朦朦胧胧。壕内挤满了伤员,没了手脚的,流着脓血的,呻吟之声不绝于耳。不断有人哀叫:"水,给我点水!"

中午,命令给全体人员每人发了两包升汞片。这是一种无色结晶体,只要放在水里加上消毒氯化钾溶化,就成了盐化水银,可以致命,紧急情况时用以自杀。但是谁下的命令,早见又是讳莫如深,可以想见必是真锅邦人大尉,但这显然不是可堪夸耀的命令,对这类问题日本人总是表现出一种"集体无意识式"的暧昧,即便后来提到某人干的坏事,也不会点到具体的人头。参加过南京大屠杀的日军第16师团老兵东史郎,在日记中提到一个叫"西本"的士兵在南京最高法院前的水塘边,把我军战俘装入大邮袋,浇上汽油点燃,而后推下水塘用手榴弹炸死取乐。尽管文中用的是化名,还是被一帮旧军官撺掇着那个真名为桥本的老鬼子告上了法庭,最后竟输了官司,于2006年1月带着困惑和遗憾离世。

早见从炮弹坑里取来水,溶化升汞片,先拿给重伤员喝。那些呻吟着"给点水喝"的伤员,不知真情,接过去就一饮而尽,嘴里还说着"啊,真好喝!"留下这最后一句话,就一个个痛苦地抽搐而死。有两个伤兵意识到是毒药,坚决不喝,自己爬到战壕前的弹坑里,俯身在手榴弹上面自爆了。这样能立刻就死去,不用忍受折磨;爬进弹坑自杀,还可以避免牵连别人。后来想起这一悲惨情景,早见终生难忘。

夜幕降临后,由于能见度差,我军减弱了攻击。日军打算趁此机会,从我军警戒间隙溜到坡下的横股阵地。在石田所在的战壕里,先后爬出去3个活着的,石田有些羞惭地对躺着的人说了声:"我去报告!"也拿起负伤的村上准尉的手枪和军刀,爬出去了。悄悄爬出二三米后,他忽然站起来朝我军方向冲去。我军起初误以为是自己人,待意识到是日本兵,立刻举枪射击,却未打中。石田到达本部后,先爬出来的3个兵也到了,但都受了轻伤。

这时,在早见所在的战壕里,日军把无线电通讯机放在侧面地洞的仓库里,和大量防毒面具一起用火烧掉后,也开始向横股阵地转移。不料火光亮起后,立刻引来我军密集的弹雨,好几个日军被打倒了,其余的人都受了伤,跌跌撞撞地沿着交通壕向下面的横股阵地逃窜。早见当时心想:"如果再被打中哪里,干脆给我一枪了结算了。"

这时,石田等人见到了撤下来的真锅,向他报告了负伤的只松茂大尉等人在西山阵地被围困的情况,并上交了村上准尉的手枪和军刀。虽然上面战壕里还有负伤者没撤下来,但已经没有力量去解救他们,真锅只能下令用掷弹筒发射几枚榴弹作为声援。

在真锅邦人等人从西山阵地撤下来之前,横股阵地日军指挥官木下昌巳围着整个阵地转了一圈,发现本中队有战斗能力的只有8个人了。不久前,木下曾利用我军炮火停止的间隙,与战壕里的士兵试探性地交谈。当时他说:"大家都跟我一起死吧。"但所有士兵都低着头默默不语。良久,木下只好说了声:"那么,就拜托你们了,明天又是一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