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5.html


早见再往前走,看到两个人影在前面出现。他说了声"拉孟",对方回答"腾越",口令对上了,那两个人走了过来。正在这时,四周的我军士兵闻声包围上来,流星般的手榴弹一齐扔了过来。早见没有一颗手榴弹还击,正在躲避,忽然发现一个弹药箱,里面全是美式手榴弹。刚才那两个日军中的一个就拿出一枚,拔去保险销后藏在身后,没想到,手榴弹突然爆炸了,两人当即被炸死,只剩下早见一个人。原来,日造手榴弹扯下保险销后,在钢盔、枪身、靴底等硬物上撞击引信之后投出去才会爆炸;而美式手榴弹保险阀一张开,必须马上投出。这两个人不知道,白白送了命。

两个被炸死的士兵,让早见明白了美制手榴弹的使用方法。于是,他拿起美制手榴弹向我军投去,乘着我军躲避之际,他又向西山阵地奔去。突然,前面一团火光一闪,一颗手榴弹爆炸了,一块热辣辣的弹片扎进了他的膝盖。他倒在地上,挣扎着往前爬,爬到一个战壕边,见壕里有两个我军士兵,就用尽全力,用刺刀刺向一个士兵,然后一个翻身,滚进草丛中藏了起来。这时,空中升起了一颗照明弹,到处一片雪亮。听着旁边不远处有我军士兵的说话声,早见只能硬着头皮俯伏在草丛里。

不一会儿,又传来了讲话声,好像是日本兵的声音。早见正想看个究竟,突然,左边响起了机枪声,接着,听到有日本兵在叫:"我被打中了!"早见一边观察,一边爬出草丛。这才发现,战壕入口处倒着一个日本兵。过去一看,是真锅大尉的另一个传令兵中村种次郎。

早见把他拖进战壕里,只见子弹打中了他的大腿和膝下。早见用三角巾给他包扎后,仍血流不止。中村艰难地喘着气说:"我不行了,你如果回到日本,请代我向母亲问声好……"然后取下自己的手表,放在早见手里就断了气。

东方开始发白,早见上等兵将步枪伸出去,探头观察,突然发现两个我军士兵抬着机枪走来了。他马上推上弹夹,接连两枪,打倒了对方。他正想走出战壕,我军的手榴弹又扔了过来,他立即扑倒。手榴弹在壕外爆炸了。他又往前爬了一段,这才进入西山阵地的战壕。

当晚,在西山阵地的日军石田一等兵受了伤。当我军猛烈的炮火一停,他昏了头似的朝我军的方向跑了过去。这时一块迫击炮弹片钻进了他的腰部,他觉得好像被刀重重地劈了一下似的。当时,第4中队的大冢长平兵长腹部也被击中,他大叫了一声:"我被打中了!"虽说临时用绷带包扎了一下,可是不顶用,没一会儿就死了。

这时,西山阵地大部分落入我军(应为第245团及军搜索营第1连部队)手中,活下来的日本兵纷纷躲到野炮第9中队的一个"ㄈ"字形战壕里。负伤的第2机枪中队长只松茂大尉已躺在这里。如根据前面早见的记忆,他原是和只松茂同行,因为遭到我军的袭击后才走散的。那么,只松茂应是在那时受伤以后才来到这里的。另外,战壕里还有此前曾任崖阵地指挥的速射炮中队的村上正登准尉,加上不知名姓的下士官在内,共有12人。

那时,正面阵地的日本兵正忙着后撤,只剩下石田等12个人。一个掷弹兵跑过来说:"你们都耽误了,敌人已经上来了,撤不下去了!"他的到来,使战壕里又多一个人,可四周已经被我军团团围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