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松山战役笔记 第6部分 十战松山 7、十战松山(5)

余戈松山战役笔记 收藏 0 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5.html[/size][/URL] 9月4日:D+92日   4日拂晓,左、右两兵团接到军部昨夜9时发出的"怒战字第35号"命令,内容如下:"查各部队对于9月2日军部'怒战字第33号'命令仍未彻底达成,依限肃清松山附近之残敌殊有未合。兹再重申前令,务彻夜攻击,期于明(4)日内一举扫清,除呈报长官部请予宽限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5.html


第103师据此以作"命滇字第17号"命令,转饬各部遵照。其要旨为:师决于本(4)日黄昏前攻占黄家水井,并于奏功后续向松山尾1、2、3号目标攻击;程团(第307团)应不顾任何牺牲,以全力攻击黄家水井而确保之,成功后续一部向1、2、3号目标攻击;文团(第308团)应攻占寅高地东南角独立家屋,并将山腹小公路上敌两个小堡垒攻占之。

左兵团指挥熊绶春令第246团残部组成的加强连(彭剑鸣支队),及师部工兵连、搜索连,加强到第307团方向,各部分三路向黄家水井合力猛攻。鏖战终日,伤亡异常重大。至黄昏时,仅占领黄家水井南半部两个堡垒。师为扩张战果,另饬第308团派队由午高地向黄家水井东侧攻击,配合主力攻击。

在黄土坡北端,荣3团配属荣2团之第3营向1、2号高地反复猛攻,占领1号高地东端一座堡垒,兵员只剩下18名;又占领2号高地,兵员仅剩6名。由于兵力薄弱,也无力再扩张战果。

当日中午,前来代理指挥的王光炜在3号高地前与负伤的第309团团长陈永思交接指挥权。此二人均为何绍周心腹爱将,何如此安排也是深知他们能协力配合。

据方国瑜《抗日战争滇西战事篇》的记载,此后两人协力指挥攻击3号高地其余两座堡垒,至当日黄昏攻占,但当晚再次遭到日军夜袭。 王光炜本人对这一过程的描述显得非常拖沓,从编组敢死队、制定攻击方案、动员部署及投入战斗,似乎经历了两三天时间,而此时的战况显然不允许如此。"王外马甲"在《战场上的蒲公英》中,将王光炜代理指挥的时间从9月2日算起,但是笔者综合各种资料来看,2日之前第309团的战斗并没有什么可挑剔的,8月29日第3营在寅高地的反击战还是"堪与荣3团子高地争夺战相比美"的亮点,卫立煌没有理由发怒到要下令枪毙团长陈永思而导致临阵换将。笔者感到,应是王光炜对其一个昼夜的战斗经历,做了过于铺排的表述。因此,仅择其大要转述如下:

当时,陈永思对王光炜的到来表示真诚的欢迎,说:"你肯来团带部队作战,是我生死相交的好朋友,我决不下去,一定和你一起带部队战死!"王光炜听后很感动,说:"我们不仅不会死,还一定要打胜仗!"两人把部队集中起来清点人数,全团尚有400多人,3个营长和一些连长负伤下去了,没有负伤的只有副团长周志成 和几个副营长及连、排长。遂决定将现有人员编成9支突击队(一说是5支突击队),指定副营长和一些连长担任突击队长,并组编了3个爆破小组,在进攻时为突击队开辟通路 --第309团卫生员李文德多次回忆到这天的情景,他说,当时团长陈永思把全团的人集中起来清点,还剩下450人。陈永思什么也没有说,就用贵州话问了大家一句话:"勇敢前进不怕牺牲这种人咯还有?"当时150多人举起了手,李文德也举了。这批人,就是冲在最前面的敢死队。而后当场给每个敢死队员发了2000块国币,李文德说,当时在保山城吃一碗洱丝的价格是5块国币。

王光炜集合全体官兵讲解战斗要领:"这次我们组织的是敢死队,分成主攻部队和助攻部队,我和陈团长带6个突击队为主攻,周副团长带3个突击队为助攻。冲入敌阵地后,要求沿壕与敌人搏斗。距敌远时开枪射击;稍近就投手榴弹;靠拢敌人就拼刺刀、用枪托打。夺得敌人阵地的立即固守,改造工事,射击敌人。"又宣布了战场纪律:"在进攻前进中,我在中央突击队的先头指挥战斗。前进中,如果哪一位弟兄发现我离开了指挥位置,那就是我临阵退缩,你们任何人都可以开枪打死我。同样,你们在进攻前进中,如果有哪一位弟兄畏缩不前,那就要就地枪毙,决不宽恕。进攻前进中受重伤的,就找适当地点隐蔽,等待战场救护,但不要嚎叫,以免影响军心;轻伤要忍痛继续战斗!"

午后,我军炮兵一开始射击,王光炜就用信号弹令副团长周志成指挥他带的3个突击队向敌佯攻,日军果然被吸引住了。王光炜和陈永思趁机带着隐蔽在敌阵地右翼山脚下的6支突击队,接近敌阵地前沿,在破坏组的前导下,出敌不意,一举突入敌阵地内,与敌展开激战。佯攻部队随即也转为强攻,突入敌阵地,两队会合,与敌展开搏斗。这时,我炮火已延伸射击,敢死队员沿着敌壕向敌冲锋,手榴弹、机枪、刺刀都用上了,敌阵地内硝烟弥漫,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和杀声交织在一起……

王光炜对战斗过程的叙述一带而过,但在一线冲锋陷阵的老兵蔡智诚的记忆中,却是细腻非常。

时年22岁的蔡智诚是贵州遵义的一个名门富家子弟,跟第8军军长何绍周过继四弟何辑五的女儿何丽珠是中学同学。本来在抗战爆发后南迁至遵义的浙江大学电机系读书,因一名中央军校教官一事不顺用军棍暴打了自己的实验室主任,在"美国援华协会"当医生的亲姐姐也在街上被一伙兵痞欺负,一怒之下决定弃笔从戎,要参加刚刚组建、正在招兵买马的"青年远征军",想混出个名堂来"改造旧军队"。 这自然是一份书生意气。但正好遇到正为征兵发愁的王光炜,就把他带到了保山前线。毕竟是个"关系兵",王光炜本想让他先在第103师过渡一下,就推荐到昆明的"青年远征军"第207师,不料蔡智诚忽然改了主意,要跟当了敢死队长的王光炜去打松山。急着用人的王光炜只好同意,何况大学生蔡智诚因为能看懂英文兵器教范,在新兵教导队无师自通地掌握了美式火焰喷射器,成了人才难得的"喷火枪"射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