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5.html


在掩蔽部外,还备份了一套常规的导火索引爆装置。军工兵营第2连1排中士班长罗长庆奉命点火。他回忆说:"这是150公分长的缓燃导火索,每秒钟燃1公分,就是说,点燃火后,我有两分半钟飞跑着离开点火点,所以我不慌。我身后是我们连朱连长,他和何绍周军长对过表,分秒不差的。他背着电话机,随时待命叫我点火。我蹲在坑道里,一手捏着导火索,并把火柴头按在导火索上,一手捏着火柴盒(导火索只能借火柴头瞬间爆燃的能量才能点燃,明火无法点燃)。只待连长做一下手势,我就嚓地一下,叫狗日的日本鬼子化成一堆灰!"

9时15分,军长何绍周在竹子坡通过电话下令:"起爆!"老兵张羽富看到,工兵营长常承遂猛吸几口烟,然后扔掉烟头,手有些颤抖,狠狠摇动引爆装置。与此同时,荣3团团长赵发毕、崔继圣等人也用尽全身的力量猛摇手柄。 在掩蔽部外面,班长罗长庆也随着连长的口令点燃了导火索,而后转身向后跑。

老兵张羽富说,开始似乎没有动静,过了几秒钟,大地颤动了一下,接着又颤动几下,有点像地震,团指挥所掩蔽部的木头支架"嘎吱嘎吱"地晃动起来。站在外面的荣3团第3营7连中尉副连长杨金继看到,一股力量冲天而起,把主峰整个大碉堡托起数米歪斜地栽倒在山顶上。同时,一股浓浓的烟柱从子高地窜起来,烟柱头上戴一顶帽子,很像多年以后在电影里看到的原子弹爆炸的蘑菇云。浓烟中可见日军尸体、树干、汽油桶、枪炮以及无数的军用物资和装备,漫天飞舞。烟柱足足有一两百米高,停留在半空中,久久不散。声音传过来时,却不及想象的大,还没有飞机扔炸弹震耳,有点像远方云层里打雷那种闷响。

崔继圣说,这时掩蔽部内外的官兵爆发出激动人心的口号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通滇缅公路!打回老家去!收复祖国的一切失地!最后的胜利是我们的!中国胜利万岁!……"大家互相紧紧拥抱,每个人脸上都淌着热泪。

据荣3团第3营7连中尉副连长杨金继回忆:按预订方案,当日由荣3团担任主攻,第1营(营长陈岳峰)第2连为突击队,已进入起跑线匍匐待命,第4连跟进;第3营(营长陈载经)为预备队。在爆炸后爆音未落之际,第2连官兵不顾烟雾毒气,随着冲锋号声一跃而起,呐喊着急速冲上主峰,把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插上了子高地。其时烟尘滚滚,天昏地暗,虽然太阳才出来一竹竿高,但**的尘土遮天蔽日,像黄昏后一样。山顶上的土是松软的,开着许多大裂缝,有不少地方土还在往下落,已经不见敌人踪迹。

几分钟之后,被炸蒙了的日军才缓过神来,西北侧地堡的日军拼命打起枪来。据活下来的日军士兵石田富夫说,爆炸后有些没炸死的人拼命逃了下去,遭到了联队副官真锅大尉的训斥,他说:"我就是躺在担架上,也还要指挥你们战斗!"于是,这些日军士兵只好又调头向子高地反扑。 荣3团第1营与敌展开激战,约1小时30分后将其击溃。

荣3团在爆破后向子高地发起冲击的同时,南面的部队也同时发起了策应性攻击。第245团突击巳高地,受巳高地反斜面之敌猛烈火力所阻;另一部突击辰高地,遭到巳高地及午、未间无名高地之交叉火力所阻,步兵伤亡很重,未获得战果。

第307团向大寨门户小松林高地进攻,但因仰攻并受敌侧防火力猛烈射击,仅占领辛、未高地间敌炮弹库一座。第308团向未高地突进,至中午将未高地炮车路以左地区日军阵地完全占领,歼敌多名,缴获轻机枪1挺、步枪10支--但在未高地南端有一座堡垒,经我军用火焰喷射器喷烧后,查无敌人。但据《第八军围攻松山战史》载:数日后,凡通过此地近旁者,多数被射杀。复派人行严密之搜索,始发现该堡垒之下层有坑道式掩蔽部4座,有敌5人,携轻机枪1挺据守其内,于是又集中火力予以击毙 --松山战事所以如此艰难,就是因为日军多是这些顽抗到底、剿杀不尽的"地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