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松山战役笔记 第4部分 六战松山 10、六战松山(7)

余戈松山战役笔记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5.html


第8军工兵营第1连3排7班老兵张羽富,这天担任火焰喷射器副射手,当时的情景他至今仍历历在目。他说,他入伍后就分在第8军工兵营。该营是为反攻作战新组建的技术部队,由美国教官亲自训练,一个班的美国工兵示范操作。工兵最初学习架设浮桥、埋排雷、爆破,后来就专门学习使用火焰喷射器。工兵营配备火焰喷射器比部队稍早,技术也娴熟一些。8月1日这天,下小雨,山上风大,刮得呼呼响。担任正射手的是副班长,姓潘,河南人,脸上有麻子,绰号"麻皮"。"麻皮"管喷火,张羽富当助手,背补充气瓶--经部队前段使用发现,虽然火焰喷射器说明书上说可以喷射80米,实际射程只能达到40米;说标准射击能重复8到10次,而实际最多只能击发6次。大概是由于压缩气瓶不过关,造成压源的力量不够,所以,实战中需要配一个助手,背着补充气瓶跟着跑。补充气瓶也沉得很,二三十公斤一只,模样跟现在的泡沫灭火机差不多。步兵没见过这种洋玩意儿,稀奇得很,一个连长当场讲好,干掉敌人堡垒由他请客。"麻皮"参加过武汉会战,是个老兵油子,左滚右爬很快就进入喷火位置。张羽富紧随其后,硬着头皮往前爬,总算运气好,没有被子弹打中。待步兵的机枪把日军火力吸引开,"麻皮"就接上燃料管开始瞄准。日军地堡在三十多米外,从平日演练的效果看,应该万无一失。哪知道"麻皮"刚刚扣动扳机,就惨叫一声倒在地上乱滚。原来他只注意喷火角度,忽视了风向。一阵山风将喷出的600摄氏度高温刮回来,当场就把他的眼睛烤瞎了。幸亏张羽富躲在他身后两三步远的地方,否则难以幸免。但是"麻皮"射出的那股火龙却没有失效,日军地堡立刻就冒出许多浓烟来。张羽富听见鬼子在地堡里哇哇乱叫,有几个没烧死的钻出地堡逃命,浑身带着火,马上就被我们的机枪打倒了。

张羽富从此以后记住了喷射火焰时要选择风向。但是"麻皮"却很惨,被送到了保山后方医院救治,但战后却没有再看见他。张羽富说,火焰喷射器威力确实很大,在肃清日军地堡垒和据点的战斗中发挥了很大作用,一般在三四十米以内,瞄准了必定有效。但日军也非常顽固,往往地堡上层烧塌了,下层继续往外打枪,直到烧死或者把地堡彻底炸塌为止。这种办法虽然很彻底,但堡垒内被烧成焦土,很难清查战果,也无法缴获战利品。

在滚龙坡侥幸活下来的日军上等兵森本谢记得,黄昏时分,远征军的炮火又怒吼起来,数百发炮弹在本道阵地爆炸开来。300米外架起来平射的山炮威力很大,一发发炮弹射向本道阵地,许多被炸死的日军士兵尸体随着泥土一起飞上天空。有被炸断一只手一只脚的,血流满面还在痛苦呻吟的,谁也无法帮助他们。炮击一停,远征军又攻上来,肉搏战开始了。炮火的硝烟笼罩着整个阵地,敌我双方都看不清楚。本道阵地已经没有多少日军士兵了,但远征军还是不停地发起攻击,像蚂蚁一样爬近阵地。这种战术使敌我双方的阵地上都摆满了尸体。在阵地上,日军士兵有的头被炸得像裂开变黑的石榴,有的手足和内脏被炸得飞了出来,血把阵地周围的泥土都染黑了。尽管如此,在远征军的进攻下,日军士兵仍恍如在梦中一样,机械地挥动着刺刀,机械地搏杀着,好不容易才捱到了天黑……

第308团攻占乙高地后,我军即占据滚龙坡五分之四地域。此时,各高地溃败日军,均退入甲高地内做困兽之斗。这天午后,左侧支队第307团绕攻甲高地,向敌侧背威胁,并以迫击炮击毁大垭口敌营舍、仓库数栋,火焰冲霄,蔚蔚壮观。 夜晚,中央队第246团报告,本部所控制挖掘的交通壕,已经迫近至己高地60多米。若明天发起攻击,就连夜掘开三四十米,作为攻击出发线。军指挥部当即同意,并告知攻击时间为明日天气晴朗后。

明天,他们将是攻击的主角。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