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松山战役笔记 第4部分 六战松山 2、六战松山(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5.html


27日中午,第8军司令部下达了实施第5次攻击的怒战字第24号命令。次日,第103师以本师作命滇字第2号命令下达部队,其要旨为:以第308团(欠机枪一排)配属山炮、战防炮及喷火器组成攻击队,逐次攻略滚龙坡甲、乙、戊三据点。以第307团(欠机枪一排)附属师工兵连及防毒连一部,迂回攻击己、甲两据点,配合第308团及中央队第246团作战;以一部确保丙据点,并以火力协助第308团攻击。其余作为师预备队,集结于核桃箐附近。命令规定,攻击发起时间,军另以电话通知。

此期间,日军各级司令部发往松山守军的电报纷至沓来。27日,缅甸方面军司令官河边正三中将发来的是"打气"的嘉奖令:

"拉孟守备队驻守惠通桥之要点,与中国远征军对峙。以高度的胆识和策略,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坚守阵地。昭和19年6月,敌人渡过怒江大举进攻。面对强大的敌人,你们与兵团主力部队一道,屡次打败敌人的进攻,勇敢地完成了反攻任务,其后陷入敌人重重包围之中。但是,你们能以守备队长为核心,坚强团结,以坚韧的士气,毫不退缩,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用刺刀同敌人拼搏,保卫阵地,体现了勇敢战斗的精神,真不愧为敢打敢拼的楷模,为全军树立了榜样。为此,特发此嘉奖,并通报全军。"

此嘉奖状列举了拉孟守备队金光惠次郎少佐以下步、炮兵中队一级的详细番号, 后来成为日本公刊战史关于松山日军兵力统计的依据;但其中明显有所遗漏,但按日军惯例后来也就将错就错了。

28日,第33军司令官本多正材中将发来的赏词大同小异,不过是再次通告全体人员:援兵屡次努力失败,战局已经难以挽回。品野实说,电报只字不提最后时刻是否可以突围逃跑,"丝毫没有悔过和自责的表示"。此时,松山阵地日军的全部兵力,包括伤病员在内,只剩下300多人了。

第113联队联队长松井秀治大佐从龙陵发给真锅大尉的电令,则要"务实"得多。他再次念念不忘地提醒真锅:"要考虑到最坏的情况发生,在事前要尽快将军旗烧掉,将旗冠深深埋入地下,一切公文、个人日记和信件都尽快烧毁处理。"

全体日军士兵均预感到死亡即将来临。

超链接之十四:日军为何如此重视军旗

日军拉孟守备队在松山苦苦地垂死挣扎,其直接长官第113联队联队长松井秀治不但无力救援,反倒多次发电报要求在危机关头烧掉军旗;金光惠次郎和真锅邦人于焦头烂额之际,也将这件事作为头等大事,多次复电汇报处理情况。这一现象,是不了解日本军队的人所无法理解的。笔者以对旧日本军队的研究,深知兹事体大,可以说这是解读日本军队这只凶猛怪兽的秘密。

日本军旗,系明治三年(1870年)以"太政官布告"的最高法令形式发布定制,称作"陆军御国旗"。 它是从日本国旗--太阳旗演化出来的,有16道血红的光芒线,又被称为"旭日旗"。且陆军军旗三个边饰有紫色流苏,木制烤漆旗杆顶部,有一个三面体的镀金大旗冠,三面均为日本天皇家族的16瓣菊花纹浮雕族徽图案。据服部卓四郎《大东亚战争全史》:"自1874年1月23日,日本明治天皇对近卫步兵第1、第2联队亲授军旗为肇始,此后凡日军新编成之步兵及骑兵联队,必由天皇亲授军旗,以为部队团结之核心,将士对军旗之精神,举世无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