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松山战役笔记 第3部分 松山:兽军盘踞的要塞 10、松山:兽军盘踞的要塞(10)

余戈松山战役笔记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5.html[/size][/URL] 盘踞松山期间,日军还多次用捕获的中国远征军战俘进行活体解剖。这种由日本关东军第731部队首创的灭绝人性的战争犯罪行为,当时已经推广到了各个战场。   日军内部对此事的描述是:"用必须处死的敌军侦探来做实验,给他们注射麻醉药,一边观察身体反应,一边活生生地一点一点地进行解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5.html


在拉孟守备队,第113联队及所属步兵大队均配有军医。他们对用战俘进行活体解剖的态度积极,认为用活体解剖战俘来提高医术,是只有在战争中才能得到的难得机会。他们常以"这些战俘不是军医捕获的"、"反正他们总要被处死"等理由安慰自己。但他们心里明白这是严重的犯罪行为,于是对此往往讳莫如深,不愿意让外人知道内情。 据品野实《中日拉孟决战揭秘--异国的鬼》一书披露,平素有"清高人士"之称的第1大队军医大尉深川朔次,在得到解剖一名战俘的许可证后,在值班士兵的面前也露出了极为难堪的神色。

在拉孟守备队的军医实施活体解剖时,一些士兵经常躲在手术室外,透过玻璃窗往里偷看。在他们看来,这些军医的行为显示了一种不可思议的胆量。

当时,日军把在战斗中能消灭敌兵、能拿战俘做试验,称作"练胆量"。认为能割下俘虏的头,用刺刀捅入,这是颇有经验的人才能做到的。有些人还把俘虏盘做一团,塞进汽车轮胎里,再浇上汽油,点燃火,从松山上推到怒江里。在进行攻击时,有的士兵还干出了许多恶作剧,如在砍掉头的中国士兵尸体上安上牛头取乐。藤原拓士写的《外科医战场物语--南方战线秘录》 一书中,就记述了在缅甸北部拿中国士兵做解剖实验的事。有的日军还把战俘的肝脏挖出来烧焦。在腾冲,两个被俘的远征军侦察员,被日军在体内输入马血做实验。

有个见习军医还疯狂地用战俘做实验后再杀掉,简直是虐待狂。他们把俘虏从高处推下坑底,再从上面砸下大石头,观察研究怎样造成致命伤,以此获得实战中进行紧急救护的资料。这既说明这些人已经完全发疯,但也是在具体执行第15军司令官牟田口廉也中将的指示,他曾训导部属军官:"一个勇敢的士兵是在异常情况下培养出来的。"

当时透过玻璃窗看到解剖实验的日军士兵,都为那种疯狂的做法感到既惊讶又兴奋。事实上,日本军医给战俘注射麻药被看成是浪费,所以大多不给注射。品野实披露,一次士兵们在窗外听到悲惨的号叫声,透过玻璃窗看到,中国军队的一个侦察班长,结实的身体被剥光了衣服,手脚被紧紧地捆在手术台上。冰冷的手术刀闪着寒光,"嘶"地一声从胸口切开。那个中国士兵悲惨地喊叫着、呻吟着。刀切开身体某一部位后,日本军医都要久久观察那个部位的反应。胃被切开之后,那个中国士兵还活着。看到这些场面的日本士兵,个个目瞪口呆,事后谁都不敢吭声。至于是谁的命令,谁执的刀,多年以后谁也不愿意向任何人提起。

在这些杀人狂中,大尉军医陶山盘之助、深川朔次、松崎干雄,中尉军医内崛研一、芳川博保,见习士官军医小柳力等人,最后几乎全部丧命于松山。唯有一个叫高桥富的中尉军医,在1943年年底被调往密支那战场,在密支那守备队覆灭之际,他逃跑了。然而他最终也未能善终。当他抄近路逃至八莫北面60公里处的一个村庄,正在专心做饭时,遭到了中国驻印军的袭击。除3名卫生员活下来,高桥军医一行和其他十多个卫生兵,全部被击毙。这是1944年8月14日的事。这次逃出来的3个人,一个是曹长田中末喜,因大腿被打成重伤,不能行走,用手枪自杀了。还有一个是班长室园隆喜,到达八莫后感染疟疾,没多久也死了。唯一活下来回到日本的只有一个叫田中政美的士兵。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